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上官瑞找遍了四海八荒都不见流苏踪影,越来越觉得心慌,他好怕流苏真的就这样消失了,好怀念与流苏一起在蓬莱的日子,这么多年,他为了给父亲报仇,为了完成父亲统一六界的遗愿,为了不辜负三叔上官令的期望,未雨绸缪,忍辱负重,活得实在太累了,再也不想这样了。在遇到流苏之前,他甚至都不知道何为快乐?何为幸福?从不曾为自己而活。  

  上官瑞派出去的手下打听到凌雨墨自上次罚过流苏之后,就一直闭关不出,虽说蓬莱对外宣布流苏已处死,但他不相信,也不愿意相信,决定发兵讨伐蓬莱,一定要找到流苏。  

  “瑞儿,此时万不可贸然出兵,那丫头虽死,若要攻打蓬莱,我们还得长计议”上官令阻挠道,他不能在没有任何把握的情况下,让上官瑞带着千机洞上上下下几万人去送死。  

  “三叔,她没有死”  

  “那你也不能为了她枉送了性命”  

  “没有她我们根本没有办法对付凌雨墨”  

  “瑞儿啊,你骗不了我,自从她失踪后你就魂不附体,她的心里没有你,不值得你这么做”  

  “就算她心里没有我,我也不能不管她”  

  “出发”上官瑞给三叔磕了个头,一挥手便带着大军向蓬莱而去。  

  “当!当!当!”蓬莱紧急集合的钟声响起,不一会儿所有弟子都齐聚大殿广场,与上官瑞身后黑压压的魔教大军相互对峙着。  

  “孽徒,你来做什么?”孤中正本就对上官瑞恨的咬牙切齿,如今他居然找上门来,心想定不能饶他。  

  “把流苏交出来”  

  “她当日被九道天雷赐死,人尽皆知”  

  “我今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上官瑞眼底泛起一丝怒意。  

  “那你也得先过了我这关才行”孤中正呵斥道。  

  “给我上”上官瑞一声令下,拔剑而起,剑气袭人,天地间充满了凄凉肃杀之意,身后的大军纷纷蜂拥而上。他在蓬莱的这几年一直韬光养晦,锋芒不露,孤中正并不知他这个昔日的徒弟到底有几斤几两,倒是他在蓬莱的这几年,又是自己的徒弟,想必已经把自己出招的习惯和剑法都摸得透彻,如今凌雨墨闭关未出,孤中正自知万不能轻敌,反手拔剑,平举当胸,以不变应万变。  

  “嗖!”上官瑞挥出浴火刀,此时刀上已燃起熊熊火焰,立刻化作了一条火龙般向孤中正袭去,孤中正化作疾风后退,说时迟,那时快,孤中正一个回转,长啸一声,冲天飞起,铁剑也化做了一道飞虹,他的人与剑已合而为一。  

  逼人的剑气带着狂怒,直向上官瑞逼去,上官瑞周身瞬间祭起紫色的光晕,硬是把孤中正给弹了回去。  

  “她的尸体已被南宫锦带走,恐怕早已变成一堆白骨,今天我就送你你去冥界找他”孤中正长啸一声,凌空倒翻,一剑长虹突然化做了无数的光剑,向上官瑞射去。  

  “啊”上官瑞被飞来光剑击中,嘴角溢出了鲜血,右手握的浴火刀朝下,勉强支撑着勉强站稳。  

  就在孤中正执剑慢慢靠近上官瑞的时候,上官令突然出现,给了孤中正一掌,便带着上官令仓皇而逃。  

  千机洞里,上官瑞咬着牙坐起来,准备出门,正好撞上上官令。  

  “你的伤还没好,这是要去哪?”上官令冷冷地问道。  

  “三叔,她的尸体被南宫锦带走了,想必是去了人间,无论她是生是死,我都要去看看。”上官瑞说完便头也不回地御风而起。  

  “给我,给我”一处别院里,流苏欢快地叫道,已经过去二月有余,伤已经完全恢复了,又变回那个活蹦乱跳的姑娘了。此时她正与南宫锦还有几个小丫头在玩球,清脆的笑声如银铃一般悦耳。  

  “你果然还活着,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上官瑞眼里含着泪花,摇着随从的肩膀,激动得语无伦次。  

  “主,主上”上官瑞异常的举动把随从吓不轻。  

  上官瑞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赶忙抽开搭在那随从肩膀上的手。  

  转而看着流苏,她那无忧无虑欢乐的笑声传来,上官瑞如沐春风一般,不知不觉也露出了笑意。  

  “主上,您为何不下去跟她说说话?”随从大概是见他今天心情好,忍不住多嘴道。  

  “还是不了,我为了报仇差点害死了她,哪有颜面再出现在她面前,我的出现只会给她带来痛苦而已”上官瑞眼里流露出无尽的怅然若失与落寞。那年蓬莱初见的场景又浮现在上官瑞眼前,不禁感叹道,人生若只如初见,该多好?

第三十章 人生若只如初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