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人间四月

    百里嫣然见凌雨墨如今的这幅样子,居然有些恨不起来了,又或许从来都不曾真的恨过,只是得不到不甘心罢了,自知留不住他,便放他回去了。  

  凌雨墨离开绝情谷回到蓬莱,把门中一切事物都交代给了孤中正,自己回忘忧殿闭关了,并交代没有重要事情不要来打扰自己。孤中正知道这各与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师弟,并非外人说的无情无心,此次虽说他亲自动手处罚了那丫头,可其实他比谁都心痛,此番选择闭关,多半也是因为此事,毕竟修仙之人不可为这些俗事所扰,所以闭关静心修炼是除去内心魔障的最好方法,也就不再多加过问此事。  

  转眼间,流苏到人间已经快一个月了,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由原先的整日昏迷,到后来的只能卧床休息,如今已经可以由丫头扶着下床走动了,南宫锦给还她取了新的名字——四月。  

  “姑娘,睡了这半日,起来走走可好?今日天气好,院里花也开得正浓,我扶您出去透透气?”一个叫灵儿的丫头说道,见四月掀开被褥,便伸手去扶。  

  “好,二皇子呢?”四月点点头问道。  

  “才一会儿不见就想了我?”  

  四月话音刚落,南宫锦就走了进来,满脸春风得意地调侃道。  

  “才不是呢”四月羞红了脸,娇嗔道。  

  “是二皇子想姑娘了吧?”扶流苏的丫头灵儿也忍不住一笑,打趣道,见南宫锦过来,便把这伺候人的活儿交给了他这个二皇子,她知道这个二皇子可乐意的很呢。  

  “灵儿,尽会胡说”四月听丫头灵儿如此一说,脸更加绯红了,吵着就要去打她。  

  “四姑娘,您就饶了我吧!我说的可都是真话,我服侍二皇子多年,还从未见他对任何人如此上心呢,就单说您刚来那会儿,他是没日没夜的守在这”灵儿见四月吵着要来闹自己,怕一时不知分寸动四月了旧伤,只好求饶道。  

  “谢谢!”流苏听了灵儿的话,望着南宫锦说道。  

  “要说谢啊,姑娘还是赶紧养好身体,到时候以身相许嫁了我们二皇子才是”灵儿笑道。  

  四月咽住话,红了脸,低下头,显出一点莫名其妙的拘束与惊慌。  

  “她开玩笑的,走,咱出去赏花去”南宫锦爽朗的声音打破了那一瞬间的拘束。  

  南宫锦扶四月在花园的小道里走着,鸟语花香,四周是大片的牡丹,五彩缤纷,妖艳至极。  

  南宫锦扶四月在一个倚水的亭子里坐下,又命丫头上了茶水糕点。  

  “这些是什么花?好美啊!”四月感叹道。  

  “牡丹,都说这人间的四月是最美的,在我看来,你就是我的人间四月。”  

  “我们是怎么认识的?为什么我都想不起来了?”流苏故意岔开话题,这些天她一直觉得奇怪,自己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而且自己还受了这么重的伤。  

  “想不起来就别想了,我会照顾你一生一世的,过去那些不开心的想不起来也好”南宫锦看着流苏的眼睛坚定地说。  

  “可是,我的梦里总有一个白色的影子,我不知道他是谁,我看不清楚他的脸”流苏避开南宫锦的目光,转而趴在靠背的栏杆上眺望着远处的湖面。  

  “傻瓜,那白色的影子就是我啊”南宫锦假装不经意地说道,其实心里陡然一颤,她忘了自己是谁,甚至忘了自己的名字,忘了所有人,却唯独记得他……  

  魔君上官瑞自从那日受伤被上官令带回到千机洞,就再没见过流苏,也感觉不到她的气息,他四处寻找,甚至冒险偷偷回过蓬莱,却依然感觉不到一丝她的气息,他开始有一丝心慌,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流苏明明就只是自己用来对付凌雨墨的一颗棋子罢了。“禀告魔君,还是没找到人”一个男子拱手道。  

  “接着找,找到为止”上官瑞大吼道。他不相信,不相信流苏就这样死了。难道真的是自己低估了凌雨墨,以为他不会动手杀她,可是天书上面明明不是这样说的,所以流苏一定是被他藏起来了。

第二十九章 人间四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