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八章 逆天改命

    九道天雷下来,流苏已经不知人事了,南宫锦扑过去,抱起气息微弱的流苏痛哭流涕,平时跟流苏交好的的弟子看着南宫锦撕心裂肺的哭声也都忍不住潸然泪下。  

  “求仙尊让我带她走,我上蓬莱拜师学艺原本就是为了她,如今她怕是活不成了,求仙尊和师父成全”南宫锦跪在地上朝凌雨墨磕了个头。  

  “走吧”凌雨墨点了点头,嘴唇微微颤动,天雷剑“咣当”一声掉落在地上,一副恍然若失模样,然后转身往忘忧殿走去。  

  众人看了看他淡漠苍凉离去背影,然后又看着流苏,皆叹惋;就算没死,也还不如死了痛快。  

  孤中正见凌雨墨已同意让南宫锦带流苏走,也不再说什么,其他人见如此惨烈的场景也都无异议,都知道这九道天雷下来,就算侥幸活下来了,也是废人一个,对任何人都造不成任何威胁了。  

  南宫锦他抱着流苏缓缓的走下天雷台,穿过广场,顺着台阶一步一步地往山下走去,无限地落寞凄凉。  

  “把她给我,你出去等着吧”一间无人居住小破屋里,凌雨墨轻轻接过南宫锦怀里的流苏,动作温柔得生怕弄醒一个睡着的人一般。此时流苏身体已经开始冰凉,气息极为微弱,凌雨墨眼里满是怜爱与疼惜。  

  南宫锦转身出去了,这破旧不堪的屋子根本就没有门,南宫锦只好走到院子外面去,背对着屋子。  

  凌雨墨把流苏放平了躺在一堆铺满稻草的炕上,凌雨墨来不及顾忌什么非礼勿视,男女有别,毫不迟疑地一件一件脱了流苏身上所有的衣物,雪白光滑的皮肤,表面上看不出一丝伤痕,实际上经脉尽断,五脏六腑俱损,凌雨墨立即运功,使用蓬莱禁术给流苏疗伤,先修复即将停止跳动的心脉,由于此法极耗内力,心脉修复完之后凌雨墨额头已微微出汗,然后是修复已残废的四肢,然后是每一寸经脉,半柱香过后,流苏的伤势基本修复完成了,最后对着流苏的头顶投入一束光,这是封印流苏此前所有的记忆的秘术,此后,她再也不会记得任何人,包括他这个师父,师徒情分从今天起就彻底断了,从此天涯陌路,再不相见,想到这,凌雨墨突然生出一丝心痛,由于消耗了大半功力,体力不支地后退了一步,扶着墙才勉强站稳。  

  凌雨墨替流苏穿好衣服,自己坐在炕上,扶起流苏,让她的头靠在自己怀里,凌雨墨一手环过流苏的肩,一手抚摸着流苏的头。  

  此时流苏的身体已经转暖,苍白的唇也有了颜色,凌雨墨揉了揉流苏的后脑勺,喃喃说道;“对不起,师父没有照顾好你,以后师父也不能再照顾你了,只愿此生你能平安的活着,像你爹爹期望的那样,做一个平凡快乐的女孩。”  

  凌雨墨哽咽着,眼中充盈着泪光,似乎在下一秒就会滑落。  

  南宫锦在外面守了约莫一炷香的时间,还是不见凌雨墨出来,实在有些着急了,生怕出了任何差错,无奈之下只好扯着嗓子大声喊,却又不敢回头看。  

  凌雨墨听见南宫锦的声音,从无限的沉思中转醒,抱着流苏缓缓走出来。  

  “仙尊,您没事吧?”南宫锦见凌雨墨脸色惨白,一副虚弱的样子,知道他为了救流苏肯定损耗了很多内力,心里似乎也不那么恨他了。  

  “好好照顾她,到了人间,给她换个名字,重新开始”  

  “我会的,仙尊保重”南宫锦说完便抱着流苏离去,他没有看到身后的凌雨墨轰然倒下。  

  “你醒了?”百里嫣然面露欣喜,下一秒却又陡然一冷。  

  凌雨墨起身,环顾了四周一眼,然后看着百里嫣然,自知已身处绝情谷无疑了。  

  “为了救她,你几乎耗尽千年修为,这么做真的值得吗?”百里嫣然情绪有些激动。  

  “没什么值不值得,只不过从此心罢了”  

  “从心?你问问自己的心,她真的只是你的徒弟吗?为了她你不惜使用蓬莱禁术,逆天改命,再一次骗了所有人。你说罚他九道天雷,看起来是比灭魔剑更加心狠绝情,实际上你只不过是想留她一命罢了!你如此费尽心思,还说只当她是徒弟吗?”  

  “我是他师父,她是我徒弟,这是永远不可能改变的事实,我不知你在说什么”  

  “不知?哈!哈!哈哈哈”百里嫣然冷笑道,拂袖而去。

第二十八章 逆天改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