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九道天雷

    关于流苏是罗刹后裔一事传得沸沸扬扬,闹得人心惶惶,各派闻言,都大惊失色,匆匆赶往蓬莱以商量对策。  

  “仙尊居然把一个罗刹留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到底是为什么?”岳千秋冷笑道。  

  “师弟此前并不知她是罗刹”孤中正抢先一步接话道。  

  “前些天还信誓旦旦地说相信她的人品,如今已成事实,不知仙尊打算如何处置啊?”  

  “此番请各位前来就是商议该如何处置那孽障”孤中正见凌雨墨冷冷地不说话,只得替他回答道。  

  “我觉得应该用灭魔剑杀了她”月千秋说着瞟了一眼凌雨墨的反应,见他不动声色,看不出任何情绪。  

  “对待这样一个小姑娘真的需要用灭魔剑吗?就不能放她一条生路吗?”宁无尘道。  

  “小姑娘?她是罗刹,你难道想让那场浩劫再来一次吗”月千秋反驳道。  

  “她虽是罗刹的后裔,可是生性善良,定不会为祸苍生的。”  

  “你如此为她说话,我看她在青山养伤的那段时间跟宁掌门关系非同一般啊?”  

  “你……”宁无尘被孤中正气得说不出一句话来。  

  “上天雷台,引九道天雷毁其形神”凌雨墨看了宁无尘一眼,然后一字一句地说,声音冷得吓人,散发出一种让人畏惧的气息。  

  众人听了皆不敢再说话,没想到凌雨墨居然要用天雷极刑来处死她。虽说被灭魔剑杀的人,必死无疑,但是也不用受多少痛苦和折磨。可是这九道天雷却是比灭魔剑更加重,天雷打在身上,不会立马就断气,所承受的痛苦也是世间绝无仅有,一般人熬不过三道,就算熬过了也是经脉具断如同废人,这九道天雷足以让她形神具毁。都相信凌雨墨此前并不知道她是罗刹后裔,如今得知所以才会如此气愤。  

  此时流苏被关在仙牢里面,对外面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孤中正下令严加看守,任何人不得探视和靠近仙牢。南宫锦急得团团转,却没有丝毫办法,只好上忘忧殿去求凌雨墨,刚上忘忧殿就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  

  “仙尊,您真的相信她与魔教勾结盗取天书?”  

  “我信不信又能如何?”  

  “枉费她那么相信你,就算被你关进仙牢,还是相信你是相信她的”南宫锦大步朝凌雨墨和宁无尘走过去。那个平时如孩子一般胡闹贪玩的南宫锦,此时却带着皇家的威风,生出一丝凌厉,他就那样站着,迎着凌雨墨的目光,丝毫没有胆怯。  

  “如此,众人才能放过她”过了半响,凌雨墨叹了一口气,幽幽说道。  

  “九道天雷下来,以她目前的修为,定是挨不过的”宁无尘道。  

  “劫后才能重生,到时你带她走吧,去人间,再也不要回来”凌雨墨看着南宫锦道。  

  “可是……”南宫锦还想说什么被宁无尘拦下。  

  “走吧,既然我们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选择相信他”宁无尘说完便转身出了去了。  

  蓬莱后山  

  “凌雨墨不会真的杀了她吧”上官令说道。  

  “不会,十年前他都没有做的事,如今更不会”一个蒙着面的男子坚定地说道。  

  三日后,各派齐聚蓬莱广场,偌大的广场上站满了人,鸦雀无声,看着那份瘦弱的少女被人押着缓缓走来,最后跪在凌雨墨面前。  

  “罪徒夏流苏,勾结邪魔盗取天书,杀害天山弟子,现判其上天雷台,受九道天雷极刑”孤中正的声音响起,下面的人都倒吸一口凉气。  

  流苏缓缓抬头,仰望着坐在上面的师父,依旧如神邸一般不可侵犯。可是,自己明明没有做的,为什么要判她的罪,就算他们不相信自己,难道连师父也不相信自己了吗?师父真的要用天雷打在自己身上吗?  

  “师父,我没有,没有勾结魔教,我为什么要偷盗天书?”流苏看着凌雨墨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  

  “你还狡辩,你早就知道了自己是罗刹的后裔,所以才勾结魔教,盗取天书”孤中正道。  

  “你说什么?什么罗刹的后裔?”流苏只觉得有一丝懵。  

  “师弟若知道你的身份,定不会留你到今日,不要再废话了,拉上天雷台”孤中正一声令下,流苏被拖上天雷台。

第二十六章 九道天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