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天书再次被盗

    经玄空道长与凌雨墨商议后决定,暂且将天书安放在天山灵塔内,设下结界,派弟子昼夜守护,在三日后月圆之时合力封印天书。  

  这一日晚间,流苏觉得甚是无聊,因为晚饭吃得有点多了,就想四处逛逛消消食,然后便出了房间,漫无目的闲逛着,走了一阵,便隐隐听到有袅袅的琴音,便寻着琴音继续往前走,声乐越来越清晰悦耳,慢慢走近,映入眼帘的景象与灵鹫宫完全不一样,茂盛葳蕤的竹林,怪石假山,一条小道,颇有曲径通幽的感觉,婉转悠扬的乐声就是从竹林里面传出来的。  

  流苏迟疑了下,会是谁在这弹琴呢?好奇害死猫,还是忍不住一探究竟。  

  远远看去,月光之下,一袭白衣,广袖飘飘,墨色的长发垂在背后,那么清冷绝尘,神圣不可轻犯,连坐姿都那么优雅飘逸,虽只是背影,流苏一眼就认出了那是她最敬爱的师父,流苏走近了一些,停在一颗竹子后面,远远地痴痴地望着。  

  “过来吧”凌雨墨淡淡地声音传来。  

  “师父”流苏回过神来,小步走到凌雨墨身边。  

  “来”凌雨墨突然伸手握住了流苏的,然后把她拉过来,坐在自己身边,他掌心的温度传来,流苏顿时觉得温度迅速蔓延至心间,像万年冰雪融化般。不觉间心跳加速,漏了一拍似的,不知所措,又隐隐觉得有一丝不对劲,师父的手什么时候由凉变暖了?还未细想,凌雨墨另一只手又搭上了流苏的肩,把流苏按向他的怀里,姿态像是要抱着流苏一般,此般亲昵的举动,流苏先是一惊,然后脑袋一片空白。  

  “你是谁?你不是我师父。”流苏随即便又反应了过来,一把推开了他,站起来,后退了两步。心下想到,自己跟了他这么多年,他是什么心性,自己最清楚不过了,师父绝对不会做出如此举动。  

  “居然被你发现了,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场景吗?为什么要拒绝呢?”眼前的凌雨墨发出的声音变成了女声,然后慢慢幻化成了一个红衣女子。  

  “是你?”流苏警觉地祭出淑女剑,原来眼前的凌雨墨是百里嫣然变幻而成的。  

  “你明明就是爱上了他,为什么你的情毒没有发作,我刚刚握你的手,为什么没有发现中毒的迹象?”百里嫣然百思不得其解,不可置信的问道。  

  “因为根本就不是你说的那样,是你自己胡说的”  

  “不可能,我的直觉不会错”  

  “你到底想干什么?”  

  “明天你就知道了”百里嫣然说完便抬起双手至胸前,嘴里念念有词,双手之间渐渐生出一束紫色的光,越来越大。  

  流苏反应过来,一跃而起,执剑便向百里嫣然刺去,只是还没到百里嫣然面前,突然光芒大盛,流苏就被投来的光定住了,流苏只觉得头疼欲裂,像是有什么东西进入自己的脑子里一般,思想也不由自己控制了,由开始的挣扎慢慢变得顺从,淑女剑掉落在地。  

  “把剑捡起来”百里嫣然吩咐道。  

  “是”流苏两眼空洞无神,幽幽的答应了一声,顺从的把剑捡起来,握在手上。  

  “跟我走”百里嫣然说了一声,便拉着流苏御风而去。  

  “不好了,仙尊”玄空道长急急赶到凌雨墨的住处。  

  “发生了何事?”  

  “天书被盗了”玄空道长一脸焦急又无奈的表情。  

  “是何人所为?”凌雨墨问道,心下想到,自己在灵塔内设下结界,如果有魔教人士闯入,必定惊动他,可如今却没有丝毫异象,八成是自己人所为。  

  “守护的弟子都遭毒手,唯独剩下一个,也受了重伤至今昏迷,不知是何人所为,只能待明日他醒了之后再做打算。”  

  “灵塔内有结界,若是魔教必会触动结界,此番……”凌雨墨欲言又止。  

  “仙尊是说是自己人所为?”玄空道长恍然大悟般。  

  “你去召集门中所有弟子,盘查每个人事发之时去了何处,有何人可以证明。”凌雨墨点了点头,然后说道。  

  “好,我这就去”玄空道长说完立马带着凌雨墨往灵鹫宫方向而去。  

  不一会儿功夫,所有弟子都在灵鹫宫大殿内集合了,一听说天书被盗,还有可能是自己人所为,一时四下皆议论纷纷。  

  “都到齐了吗?”玄空道长看着其门下的大弟子问道。  

  “师傅,都到齐了,只是仙尊的弟子流苏姑娘却不在房间里,不知去了何处?”那弟子拱手道,一边偷偷瞄了凌雨墨一眼,似乎是怕冒犯了他一般。  

  “是啊,流苏这丫头去哪了?”上官瑞也反应过来,一副睡眼惺忪的样子。  

  “你先逐个排查”凌雨墨反应过来,四下看了一眼,孤中正,宁无尘,袁洪,上官瑞都在场了,唯独没看到流苏,只交代了玄空道长一句,便起身出去了。  

  凌雨墨来到流苏的房间,没找到人,屏息凝神,却也没有发现她的气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腾空而起向夜空飞去。  

第二十二章 天书再次被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