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小女初长成

    “呜呜呜,师傅”,这日一早房间里面传来流苏的哭声。  

  凌羽墨一惊,当即推门而入,只见流苏蜷缩在床边的角落里,一脸的惊恐,见到他之后便稍微缓和了一些。  

  “师父,我是不是要死了,呜呜呜”,流苏满脸的泪水,还粘着几丝头发,一手捂着肚子。  

  “怎么了?肚子疼吗?是不是昨日吃不该吃的东西?”凌羽墨两手握着流苏单薄的肩头,微微蹙眉,眼睛之中有着急,有担心,还有一丝心疼,这是流苏从没见过的表情。  

  “哇哇哇,”流苏见他这副表情,以为自己真的要死了,所以哭得更伤心了,自己想去人间的愿望都还没实现呢,怎么就要死了呢!不由得抱着凌雨墨的脖子哭得更大声了。  

  “来,为师扶你到床上休息”凌羽墨准备搀扶流苏。  

  流苏摇头,坐在地上不愿起来,眼睛望向床上。凌羽墨这才看到床单上的殷红,拉过流苏的手,修长的手指附于流苏的脉搏,若有所思的样子。  

  “师傅,我是不是要死了,我不要死,我还去人间看看呢!”流苏见师父不说话,更加惶恐起来。  

  “不会的,没事,不必担心”凌羽墨安慰道,轻轻擦去流苏脸上的泪。  

  凌雨墨一时也失了分寸,也没见过这样的病症,脉象正常,只是有些虚弱,只得先扶流苏先躺着休息。  

  藏经阁内凌雨墨把所有的医术翻遍,终于在一本古籍中找到了关于爱“病症”的记载:“肾气全盛,冲任流通,经血渐盈,应时而下,天真之气降,与之从事,故云天癸也。女子,二七而天癸至,任脉通,太冲脉盛,月事以时下,故有子,七七任脉虚,太冲脉衰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坏而无子也……”  

  凌雨墨看完不禁有些窘迫,没想到自己活了这么多年,竟然连这都不知。  

  “快把这杯黑糖水喝了吧!”凌雨墨一手端着碗,一手喂着流苏喝。  

  见流苏的恐惧仍旧未消除,只得安慰道;“你不用担心,过几日便好”  

  “只喝糖水便可好了?”流苏有些疑惑,流了那么多血,不用药,却只喝糖水。  

  面对流苏的疑问,凌羽墨一时竟不知如何与她开口,略微有些尴尬,欲言又止,语气也不尽自然。  

  “此症世间女子人人皆有,一月一次,不用医治,七日之内自行痊愈”  

  “啊,不会吧,一月一次,那得多麻烦啊!”流苏虽然嘟囔着,但内心的恐惧已然消退,心想着既然师傅都说没事了,那肯定就没事了,师傅从来不说假话,立马就云开见日了。  

  “你先休息吧”,凌雨墨说完便退出去了。  

  流苏躺在床上胡思乱想着,那日仙剑大会时那个叫师父师兄的女人是谁?既然叫师父师兄,想必也是蓬莱弟子,其他几位师叔师伯都见过,怎么从没见过她呢,也没听师父提起过,隐约觉得她对自己似乎怀有敌意,自己也没有得罪过她啊,一时想不通,便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凌羽墨来到香薰阁,与司徒若梦说明缘由,司徒若梦也是哭笑不得,尴尬难当,想来他一个大男人面对这样的事也是难为他了。  

  司徒若梦也是蓬莱三大长老之一,也是凌雨墨的师妹,只不过隐退了。说来也怪,那一年蓬莱发生了三件大事,凌雨墨接任掌门,长老百里嫣然带着所有女弟子一夜之间消失,司徒若梦也从此隐退,这么多年一直闭关修炼,不问世事,外界传闻司徒若梦和百里嫣然都爱着凌雨墨,可是凌雨墨接任蓬莱掌门,就意味着从此摒弃七情六速,二人无法接受,所以一个选择消失,一个选择退隐。  

  凌羽墨带着司徒若梦来到流苏的房间,此时流苏正在做着美梦,还笑出了声,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恐惧感。  

  “七七”流苏睁开眼睛,看到师傅旁边站着一个女人,很美很美的女人。定了神才认出是那天唤师父师兄的女子,只不过今天换了一身淡红色衣裳,发饰也不一样了,差点没认出来。  

  “师父,我是在做梦吗”流苏有些不相信,师傅从来不带任何人到忘忧殿,更别说女人了。  

  “七七,这是你若梦师叔”  

  凌羽墨自觉地退出去关上门,坐在花园里等,约摸过了半个时辰,司徒若梦带着流苏一起出来的,流苏已经像没事人似地了,只是没有像平时一样师父长师父短地叽叽喳喳个没完,原来自己已经不是小孩了,已经是个大人了,若梦师叔说来了葵水之后便可嫁人生子,想到这里,流苏的脸不禁红了起来。一想到刚才自己的窘态,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自己以后也会嫁人生子吗?不,不行,若嫁人了就要离开师父,这忘忧殿本就冷冷清清的,那师父怎么办,自己永远都不要嫁人,只想陪在师父身边,陪着他守护着蓬莱山,守护着天下。  

  司徒若梦和凌雨墨并排走在前面,一边聊着些什么,流苏看着他们并排而行,突然觉得鼻子酸酸的,却有一种被遗弃的感觉,自己已经是个大人了,以后再也不能如以往般无所顾忌的亲近师父了。暗暗发誓自己也要向师父那样强大,这样才能永远陪着他守护苍生。  

  “七七,这几日就不要练剑了”凌雨墨突然转身,看到流苏一个人在枫树下练剑,有些心疼地说道。  

  “淑女剑?”司徒若梦有些不敢相信的死死地盯着流苏的眼睛,看得流苏心里直发毛,怔怔地不敢乱动,刚才在屋里对自己温柔说话的女子似乎瞬间消失了,仿佛跟现在不是一个人。  

  “是我送给她的”凌雨墨轻描淡写地说道,似乎毫不在意情绪激动的司徒若梦。  

  “伏羲琴你送给她就算了,你连这淑女剑也给她了?你可知这剑不止威力罕见,这寓意也是……”司徒若梦似乎越来越激动了。  

  “够了,不要再说了,这淑女剑放着也是无用,所以才给了七七当佩剑的,你若没事便回去吧!”凌雨墨打断司徒若梦,一脸严肃,语气更加冷了几分。  

  司徒若梦围着站在一旁微低着头的流苏转了一圈,充满敌意地打量着流苏。  

  “想不到这一眨眼的功夫已经十多年过去了,当年的那个小女孩已经长得这么大了,没想到还是个美人胚子……”  

  “师妹”凌雨墨有些微怒,打断了司徒若梦的话,做了一个逐客的手势。  

  司徒若梦见凌雨墨逐客,也知道他的脾性,若再不识趣离开恐怕以后都不得再踏进这忘忧殿。  

  “七七”  

  “师父”流苏一脸无辜不解地抬头望着凌雨墨那张平静的脸,眉头微蹙,眼睛明亮深邃,似乎藏着很多的故事,背负着很多。  

  “好了,没事了,不要放在心上,去休息吧”凌雨墨轻轻地拍了拍流苏的肩膀,以示安慰,并没有多说什么。

第三章 小女初长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