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桃之夭夭

    "师父,师父"流苏迷迷糊糊的,受伤已有五日,逐渐好转,想是那天被吓到,梦里都喊着师父。  

  "七七,醒醒!"出尘子不忍她受梦魇惊吓,轻声唤道。  

  "师父"流苏迷糊之际听到有人喊"七七"便以为是凌羽墨,条件反射般坐起身来抱着眼前的人,却没想到是出尘子,因为除了凌羽墨其他人是不会叫她七七的,出尘子被她这么一抱顿时尴尬不已,愣了一下。虽说流苏心性还是个孩子,但毕竟是十六岁的少女了,自己活了这些年,却是从沒有与女子这般亲蜜接触过的,一时心跳加快了几分。  

  "宁,宁掌门,对不起啊!"流苏很快清醒过来发现不是凌羽墨,立即羞愧的放开手,脸上泛起红晕。  

  "无妨,怎么样,伤还疼吗?"出尘子略微顿了下说道。  

  "多谢宁掌门关心,不疼了。"流苏一边说道,眼睛却打量着陌生的房间。  

  "这是冰室,你中了百里嫣然的至阳之气需靠寒冰床调养身体。"出尘子解释道。  

  "我师父呢?"  

  "魔教近日扰乱百姓,你师父组织仙界弟子去对抗魔教了,暂时留你在此休养,待身体调养好自会来接你回去。"  

  流苏有些失望的点点头,不再说话。  

  "我带你出去走走吧,躺这些天想必都麻木了。"出尘子说着便伸手,作出要扶流苏之势。  

  流苏没有拒绝,任由出尘子扶着。  

  "好多桃花啊,好美啊!"流苏被眼前的花海所震撼,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桃花,漫山遍野的红,远远望去,交错的桃枝如同此起彼伏的波浪,仿佛置身于一片粉红的海洋,完全忘却了心中的不快。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流苏不知不觉脱口而出。  

  "喜欢这里吗?"  

  "喜欢,好像做梦一样,不,是做梦也没见过这么美的地方。"流苏张开双臂,感受着微风轻轻地从身上掠过,花辨随风飘撒,衣襟随之飞舞起,盈盈一握腰肢,单薄瘦弱的身躯仿佛随时会随风吹走,不禁让人有想去保护的感觉,出尘居然有片刻的愰惚。  

  "这里有十里桃花,花开常年不败,因为此处气候与别处不同,四季如春,只因山底里藏着古老的岩火,使得这里的温度不受自然影响。"  

  "原来如此,忘忧阁也有桃花,"流苏说着突然想起师父,不勉有一些伤感,毕竟长这么大第一次离开忘忧殿,离开师父,流苏倚靠一棵桃树坐下,流苏双手抱膝,把下巴放在膝盖上,小脸浮现淡淡的忧伤,出尘子也没有再说话,只在一旁坐下。  

  蓬莱大殿里,凌雨墨孤中正等人正在商讨如何对付魔界。建安城中最近许多健壮男子陆续失踪,凌雨墨打算派几名弟子下山查看,顺藤摸瓜,寻找绝情谷的具体位置。  

  孤中正点了点头,表示同意凌雨墨的看法,然后吩咐上官瑞带领新一届弟子下山,也正好让他们历练历练,上官瑞带领一众弟子隐藏在建安城中,隐去仙力,悄悄打探。  

  流苏在青山的日子倒过得清闲,出尘子无事之时总是陪着流苏,或是在桃花林里聊天,弹琴,舞剑,不知不觉中,日子过得飞快,流苏在青山也有一段时日了,伤势也渐渐恢复。  

  这日出尘子处理完派务后照常到桃林找流苏,刚去桃林,便看到流苏单薄的身子坐在涯边的大石头上,一动不动,只是受托下巴,痴痴地望着远方,白色的衣袂随风飘飘,瘦小的身子仿佛随时会飘走一般,不由得让人生出一股怜爱之情,脑海里居然飘出一个奇怪的念头,希望她的伤好得慢些,再慢些……  

  出尘子微怔,被自己无意识的念头吓了一跳。自从流苏住进桃林,出尘子每日处理完派中事物,都去桃林陪伴流苏,日子久了,似乎觉得有一个人在等他,自己活了上千年,孤身寡人,来去无牵无挂,从来没有为任何事情羁绊过,洒脱于天地之间,凡事顺其自然,从不刻意强求什么,何时多了这样一丝执念。出尘子没有再往前走,转身离开了桃林,他没有注意到远处有一个落寞的身影正静静地看着他。  

  这日夜间,流苏被人从背后突来的一掌振得几尺开外,口吐鲜血。虚弱的趴在地上,看着眼前的女子,淡绿色的素雅长衫,外面披着一层白色薄纱,宽大的衣摆上锈着紫色的花纹,三千青丝撩了些许简单的挽了一下,头上插着镂空飞凤金步摇,随着莲步轻移,发出一阵叮咚的响声,只是蒙了白纱,看不清长相。  

  流苏一脸茫然不解,自己在此从未得罪人,却不知眼前女子为何伤她,流苏咬牙扶着窗棂颤颤巍巍地站起来。  

  “你是谁?为何伤我?”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你抢走了本该属于我的东西,你就不该来到这里。”那女子说完,便又是一掌打向流苏,流苏身体本就未完全恢复,刚受了一掌,元气大伤,使出全身力气去接掌,却根本不敌,只得往外跑,蒙面女子步步紧逼,流苏步步后退,却没有注意身后的万丈悬崖,只觉脚突然一空,便跌落下去……  

  “姑娘,你终于醒了”只听见一声清朗的声音,欢快平和。  

  流苏睁开眼睛,打量了四周,然后定睛看着站在旁边的陌生男子,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卓尔不群的英姿,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不凡之气,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  

  流苏看得有一丝发愣,突然反应过来,下意识的打开被子的一角,看了看身上的衣服。  

  “姑娘放心,你的衣服是客栈的老板娘给你换的。”男子见流苏的反应连忙解释道。原来这南宫锦是人界皇子,此次微服私访也是为建安附近一带有妖魔作乱,百姓莫名失踪案而来,路过此地,手下在河边发现了流苏,因为有要事在身,只好把昏迷的流苏一起带到建安城中。  

  “谢谢,是你救了我?”流苏提起的心终于放下了。  

  “不客气,敢问姑娘芳名?”  

  “夏流苏。”  

  “很好听的名字,姑娘怎会在水里呢?”  

  “我……”  

  流苏的话被一名小厮打断,只见小厮附在南宫锦耳边说了些什么,便恭敬地退去。  

  流苏撑着坐起来,胸口有些疼痛,眉头微蹙。  

  “姑娘是哪里人,待伤好了我差人送你回去。”  

  “不用了,谢谢!”流苏说完便起身,准备离开,脚刚着地便一个趔趄,被南宫锦连扶起。  

  “姑娘脚伤未愈,暂时行动不便,不如过几日再走。”  

  “谢谢!”流苏无奈只好坐回床上,然后想起昨晚追杀自己的女子,怎么也想不明白她为何要杀自己,那句‘你不该来这里’是什么意思?难道说那女子的青山派的弟子?  

  流苏看了看窗外的天,已经是下午了,出尘子若找不到自己定会通知师父他们的,师父一定会很快就来带自己回去的,流苏这样想着便也安心了不少,自己以前总想着出来,如今愿望实现了,却没有想象中的高兴,或许人就是这样,总是对得不到的东西情有独钟。  

  “咕咕……”流苏瞬间面红耳热,低眉垂眼。  

  南宫锦看到流苏的样子忍俊不禁,只好假装咳了两声。  

  “姑娘想必是饿了,我让店小二送点吃的过来。”南宫锦说完便出去了。

第五章 桃之夭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