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奇缘之夏流苏

仙剑奇缘之夏流苏

四海求凤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无忧无虑

    夏流苏从五岁起就跟着师父上了蓬莱山,上了忘忧殿,他是她的师父,却又像父亲,他给她取名——夏流苏,却唤她的小名——七七。  

  她从小都只能呆在忘忧殿之上,从没有接触过外面的人,她没有朋友,没有亲人,只有师父。所以她唯一的愿望就是去人间看看,万一实现不了,那去蓬莱大殿看看也是好的。  

  只是当时的她不知道多年以后,那些呆在忘忧殿上的日子成了她最美的梦。  

  过几日便是她十六岁生辰了,她打算在那天请求师父带她下殿去看看,就算惹来师父的责罚,她也一定要去。  

  “师傅,尝尝我新研制的茶。”流苏把茶盏递到凌雨墨面前,睁着大大的圆溜溜的眼睛,期待地看着他的脸。  

  凌羽墨接过杯子,轻轻抿了一口,嘴角分明漏出久违的一抹微笑,待流苏仔细看时却又隐去了。  

  “师父,怎么样,好不好喝?”  

  “嗯”  

  “真的,太好了,只要师父喜欢,以后我每天都给师父泡。”流苏高兴地跳起来。  

  凌雨墨淡淡地点了头,接着低头看书。流苏看师傅又不说话了,便想到逗逗他,他总是这样,很少说话,除了平常对她的一些教导以外,说的话少的可怜。  

  “师傅,是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好玩吗?东林师兄说外面的集市上有冰糖葫芦吃,有糖人,还有很多好玩的”流苏欢快的说着,眼里充满了无限的向往。  

  凌雨墨抬头看着流苏,没有说话,这个孩子五岁起就跟着自己上了忘忧殿,再也没有出去过,想必是真的很想出去看看的吧,他知道总有一天她是要飞出去的。或许自己把他禁足在这小小的忘忧殿之上是错的吧!  

  “师父,你下次下山的时候可不可以带上七七一起去?”流苏摇着凌雨墨的胳膊撒娇道。  

  “让你背的《心经》可背熟了?”  

  “师父,都背熟了。”  

  “那你可否理解?”  

  流苏摇了摇头,一副对不起我错了的表情,自知本次请求又失败了。  

  “现在不能理解也没关系,你还小,能熟背就可以了,以后自会慢慢领悟。”  

  “嗯,那师傅我回房练琴去了。”流苏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躞蹀而去。  

  流苏刚行至门口,准备关门,就看到东林师兄进了师父的书房,他是负责忘忧殿上书信往来和一些琐碎杂事的。流苏正思忖着要不要过去问问有什么自己可以帮忙的,就看到凌雨墨向大殿飞去。  

  “难道是什么事呢?”流苏挠了挠头,嘟囔道。  

  蓬莱的琐事一般都由两位师伯打理,有大事才禀报师父定夺。流苏从小就跟着师父,很少见他去大殿,也不去别的地方,就呆在忘忧殿之上,有时在书房看书练字,有时在亭子里弹琴,有时在园子里练剑练功。  

  蓬莱大殿里,掌门凌羽墨,师尊孤中正,尊者文曲阳及各位长老正在议论一年一度的仙剑大会。蓬莱自始以来每年举办一次仙剑大会,除了本派弟子,也会有其他一些门派弟子参加,因为除了试验各位弟子的修为及一年的成长,也是展示门派实力的时候,所以大家都比较重视。蓬莱在仙界各派之中一直处于主导地位,凌雨墨又是仙界之首,其中不乏某些门派不服气,所以想借此机会提高自己的声望。  

  “那好,就这样吧,十日之后举行仙剑大会,个中事宜有劳各位师兄了”,凌羽墨说完便往忘忧殿飞去。  

  “哎,你这就走了啊?”文曲阳望着凌雨墨的背影道,一脸的无奈,自己还真是操心的命,这些琐事总是归自己负责。  

  凌羽墨刚到殿前,便看到流苏躺在门口那颗大枫树的树杈上,胸前还放着一本书,却是睡的正熟,还一边喃喃的说着什么,从嘴角流出的哈喇子来看,想必是梦到吃什么好吃的了,凌雨墨不自觉的露出一抹会心的微笑,如春风拂面,那般温暖。  

  “啊!”流苏突然从树上掉下来,惊得大叫一声。  

  凌羽墨以最快的速度瞬移过去,从空中把她接住,书已掉落在地。  

  “呵呵,师父,你回来了?”流苏原本吓了一跳,下一秒看到师傅又傻乎乎的笑。  

  “嗯,困了就回屋睡”凌雨墨放下流苏,说完便转身往殿里走。  

  “师傅,发生什么事了吗?”  

  “十日后举行仙剑大会”  

  “师父,能带我去看看吗?”  

  “你真的那么想去吗?”  

  “师父,我是真的很想参加,你就让我下去看看吧,我都十六岁了,从来都没有出过忘忧殿,也没有的朋友,我保证,下去之后绝对听师父的话,不给师父添麻烦,我只是看看,好不好?”流苏望着凌羽墨,眼神里有哀求,有企盼,却又是那样的坚决。  

  “好,十日之后,你便随我一同去”声音听不出来是高兴还是不高兴,只是轻轻地,走进书房,关上了门。  

  “啊,哈哈哈……师父同意我下殿去了,师父同意我去参加仙剑大会了”流苏欢快地围着老枫树跑着,跳着,是那样的兴奋不已,衣裙飘飘,仿若翩翩起舞的蝴蝶。  

  凌羽墨站在门后,听着她欢快的笑声,是那样的无忧无虑,感到一丝安慰,当初的决定是对的吧!所谓的善恶只是一念之间,只要有正确的指引与教导,即使行差走错也不会大奸大恶,她已经十六岁了,在人间,已是笄之之年了,但愿她可以一直如此快乐,无忧无虑,但愿自己可以改变她的命格。  

  三日后,是七月七日情人节,也是流苏的生辰,往年都是平静的一起吃顿饭,喝一杯小酒,今年却不同,凌雨墨送了一支梅花簪子给流苏。  

  “七七,今天是你十六岁生辰,在人间已是笄之之年了,为师也没什么可送给你的,就刻了这支玉簪给你。”凌雨墨把簪子插到流苏的发间,是那样的温柔,修长的手指,洁白无暇的皮肤,在阳光的照射下,手指与美玉一样精美。  

  心猛然静止,又骤然狂跳,恍惚间,流苏都分不清手指与玉簪了,只是怔怔地看着他。  

  “怎么了?”  

  “啊?没,没事。”流苏回过神来,脸有些微红,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  

  “谢谢师父,七七很喜欢,师父,你的生辰是什么时候呢?”流苏好奇的问道,每次问他都不作答,可是他不说,她就越好奇,师父活了几千年,是太久了,久到连自己的生辰都忘了吗?  

  “为师也不知道,我七岁起跟着师父修道,师父没有跟我说过,或许他也不知道,七岁以前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凌雨起身站在那瀑布旁的忘忧石上俯瞰着大地,一动不动,只是望着远方,目光没有焦点,他不知道这茫茫苍生自己到底守了多少年?还要多少年?  

  长这么大,这是师父第一次送自己东西,所以格外珍惜,生怕一不小心就摔碎了。流苏把簪子取下来,双手小心翼翼地捧着梅花簪子,仔细端详着眼前光洁而半透明的玉簪,那是一支羊脂白玉簪,簪头雕刻而成的一大一小两朵依偎在一起的梅花,心里有说不出的欢喜与幸福……

第一章 无忧无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