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月仙灵传星海无垠

邪月仙灵传星海无垠

雨浚傲霆

本书由言情小说吧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邪光神教,再起风云

    灿烂的宇宙星河之中,一颗流星真的微不足道,并不孤单的它释放出蓝色的火焰坠落到了自己向往的神土大地之上,而等待着它的则是一个清美的梦的开始。  

  在傲宇剑派之中,他们的掌门人,也就是六剑天盟的盟主叶苍松将一把紫蓝色的星剑交到了诺光霞的手中,诺光霞接过剑后便诧异道:“盟主,您何故将‘神剑祈星’交给我呢,明天是我退隐江湖之日,您这样做教我如何……”叶苍松并没有让诺光霞把话说完,他以最快的速度抽出了剑,在诺光霞面前挥舞出了太宇剑法中最厉害的一招,此时整个傲宇神殿都震动了起来,几缕蓝光聚集于剑中,他似乎想以剑上的蓝光来击破前方的星宇石,但他并没有做到,一口鲜血喷出后,他倒在了地上。“啊,盟主!”诺光霞急忙扶起了叶苍松。“唉,一个人的武功即使再高他也始终躲不过岁月的摧残啊,诺庄主,刚才的情景你都看到了吧,过了今天老夫就八十八岁了,可以说自己的半身已经入寝在了陵墓之中,萍踪他年纪尚轻,而含风又是一个沉不住气的人,真不敢想像在我百年归老之后这傲宇剑派会变成一个什么样子,现在魔教的势力日趋壮大,如果连你都归隐了的话,那我们六剑天盟可就真的是走到末路了啊。”叶苍松捂着自己的胸口在诺光霞面前长叹了一口气,而诺光霞则慢慢的将叶苍松扶到了床椅之上,他有意的将自己的“朝霞剑”放到了一边,让叶苍松可以看到,然后用亲和的语气说:“盟主,六剑天盟中人才济济,能对付魔教的大有人在,相信少了我一个诺光霞也不会给天盟带来多大的损失的,‘朝夕双灵剑’是我和玉婷的定情之物,在双剑之中雄为‘朝霞’,雌为‘夕月’,它们已经跟随我们夫妻俩近三十年了,我们曾今以此剑在天星皓月之下盟誓,彼此向对方承诺说等到了残夕之年一定抛开所有的世事云游天下,做一对真正的神仙眷侣,我不想背弃对她的这份承诺,盟主,请你原谅我。”“诺庄主,难道你就真的忍心看到六剑天盟这样败落下去吗?”叶苍松尽力挽留诺光霞。“败落?盟主,六剑天盟现在已经包容了整个武林,势力远在云星教之上,他们根本就没有翻身的机会,不会再对傲宇剑派的江湖地位有丝毫的影响了,您又何必赶尽杀绝呢?更何况他们的教主已经死了,而在江湖上也并未传出有云星教作恶的消息,您为何还要去担心他们呢?”诺光霞依然去意坚决,而此时叶苍松也稍微的好了一些,他拄着神剑祈星站起来对诺光霞说:“云星教的教主虽已死,但他们的势力却并没有因此而减弱,在云星圣女的掌权下云星教的教众已经达到了百千之数,常此下去这必是我们六剑天盟的一个威胁,所以……”叶苍松的话还未说完诺光霞便插话道:“盟主,如果您只是担心这个的话,那就大可将这神剑祈星赐予含风兄或者萍踪贤侄他们了。含风兄他剑术超群,而萍踪贤侄则少年老成、足智多谋,两人的优点正好弥补了彼此的不足,相信六剑天盟在他们的带领下一定会比现在更加兴盛的,到那时又何惧魔教的侵扰呢?”“优缺互补?诺庄主你也太抬举他们两个了吧,总之六剑天盟没有你的帮助是绝对不行的,这把祈星神剑已经跟了我六十余年,你就看在老夫忍痛割爱的份上收下它吧。”叶苍松对诺光霞的话不以为然并且再次的将神剑祈星交到了他的手中。“盟主,这把‘朝霞剑’也跟了我近三十年,我不能弃它不用,请恕诺某接受不了您的好意,‘清雨山庄’最近宾客众多,我也不能离庄太久,告辞了。”诺光霞放下神剑祈星后便站起身准备离开。“诺庄主……”叶苍松用近乎哀求的眼神看着诺光霞,从表情之中可以看出他是多么的无奈。“盟主,对不起。”但诺光霞却还是毅然的离开了傲宇神殿。  

  水中的幻影是清还是明呢?也许它永远都是那样的朦胧,在一个清晰而又明爽的早上,诺星寒正在门口等待着自己父亲的归来,而他的妹妹诺清仪此时也走了过来,她将自己亲手做的糕点递给了诺星寒:“哥哥,这是我做的糕点,你尝尝看,爹他应该快回来了吧。”“明天是他金盆洗手的大日子,他不会在傲宇剑派待太长时间的,哇,清仪,你在这糕点里面放了什么,我怎么吃的不对味呢?”诺星寒咬了一口糕点觉得不对味。“喂,星寒哥哥,这糕点我做了一个早上了,不对味,不可能吧,真的有那么难吃吗?”此时一位白衣少女从树旁走了过来,她也拿起了一小块糕点放在自己的嘴里尝了尝。“哇,真的好难吃啊,太咸了,对不起呀,星寒哥哥,这糕点是我做的。”白衣少女急忙向诺星寒道了歉。  

  “啊,云霜,这糕点是你做的呀,其实它们也不是那样的难吃,只是有点咸罢了,我的确尝出了我娘做的味道,它们比你以前做的好吃多了,看来我娘她没有白教你呀。”诺星寒硬是忍着把手上剩下的半块糕点给吞下去了。  

  “真的吗?”云霜放下糕点问。“那还有假,我娘的手艺那可是全天下独一无二的呀,只要她再教你一阵子,我保证你能做出美味佳肴来,相信下次你不用借我的名,我哥哥都会将你做的东西吃得一干二净的,是吧,哥哥。”诺清仪也插话进来并且给诺星寒使了个眼色。  

  “啊,对对对。”诺星寒急忙应了诺清仪一声。“星寒哥哥,那这些呢?”云霜望着诺清仪手中的糕点。“诶,云苍雪很喜欢吃咸的东西,云霜姐姐,我们就让它饱餐一顿吧。”诺清仪向云霜提议道。  

  “啊,清仪,你说把这些给苍雪吃呀?”云霜问。“对呀,苍雪它也和我们是一家人嘛,啊,哥哥。”诺清仪又给诺星寒使了一个眼色。“喔,对,清仪你不说我差点忘了,苍雪它特别喜欢吃云霜做的东西。”诺星寒又应了诺清仪一声。  

  “哦,是这样呀,那好吧,我就把这些糕点给苍雪送去吧。”云霜说完便接过诺清仪手中的糕点走进了清雨山庄之中。  

  “呼,总算又逃过一劫了,妹妹,谢谢你啊。”诺星寒呼了口气。“唉,看来苍雪它是要遭罪了,咦,哥哥,你看门外,是爹回来了!”诺清仪看见了庄外诺光霞的身影。  

  “啊,爹。”诺星寒急忙跑过去接诺光霞。“星寒呀,明天你就是清雨山庄的庄主了,而爹和娘也会离开你,没有我们在你身边,你可要学会照顾自己啊。”诺光霞一看到诺星寒过来便止住了自己的脚步叮嘱道。  

  “爹,山庄外面冷,您先随我进庄内再说吧。”诺星寒并没有在意诺光霞的话,只是和诺清仪一起扶着诺光霞进入了庄内。  

  而在清雨山庄之中,裴玉婷正忙着招呼来访的宾客,而诺星寒则被诺光霞叫入了自己的房间中。“爹呀,明天您和娘真的要离开这里吗?”诺星寒问。“这是我和你娘的约定,就算是天塌下来它也不会改变的,星寒,你掌管清雨山庄之后做事情可要处处谨慎,不要再像现在这样大意了,知道吗?”诺光霞再次叮嘱道。  

  “爹,孩儿会牢记的,不过有件事孩儿想问一下,您能回答我吗?”诺星寒有事情要问,而此时诺光霞从座椅上站了起来走到了诺星寒的跟前:“星寒,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爹,大哥他年长我十一岁,又是北海庭‘泉海剑派’的掌门人,江湖经验远比我丰富,你为什么不将庄主之位传给他呢?”诺星寒问。  

  “这是我对你的一种考验,因为我相信你一定会比你大哥做得更好的。哦,对,你不说我差点把你大哥给忘了,明天我就要退隐江湖了,怎么他今天还没有到山庄里来呢?”诺光霞这才记起了诺青云。  

  “爹,因为北海庭那边有点事情,所以他不能来参加您的金盆洗手大会了,这是他命弟子送来的信,他还送了很大一支千年雪参给您……”诺星寒拿出一封信递给了诺光霞,但还没有等他交代完诺光霞便发起了火来:“哼,这个不肖子,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有什么事情比自己亲生父母的事情更重要的嘛!”诺光霞生气的将信笺扔到了地上。  

  “爹,现在北海那里冰河塞川而且又有贼匪滋事,大哥不能来也是情有可原啊,您就不要再生他的气了。”诺星寒拾起了地上的信。  

  “唉,你就会替别人着想,如果你大哥年少时能有你一半这样听话的话那就好了。”诺光霞叹了口气。  

  “爹呀,还有一件事孩儿想问您,这叶盟主明知您要退隐江湖了,为何他却还想将这对付云星教的事情交给您呢?”诺星寒问。  

  “爹是他唯一信得过的人,他不找爹还能找谁啊。”诺光霞又坐回了椅子上。  

  “也是,喔,对了,爹,您不是要我去动灵仙岛为您办一件事吗?我什么时候可以走啊?”诺星寒又问。  

  “等我将庄主之位传给你后你就立即启程,这南宫映雪是动月仙府的第四十六代掌门人,你跟她说话可要注意点呀。”诺光霞又叮嘱道。  

  “这是当然了,爹,从【天星预世图】里真的能看到武林的未来吗?”诺星寒继续问。  

  “这是盟主要的东西,至于它是否真的有传说中的那样神奇我就不得而知了,好了,星寒,今天在大厅里面坐着的个个都是你的前辈,你多去和他们交流一下吧,日后你要他们帮忙的地方还多着哩。”诺光霞叫诺星寒去见一下来访的宾客们。  

  “好,那孩儿告退了。”诺星寒看着诺光霞。  

  “去吧。”诺光霞点了点头。  

  第二天,在清雨山庄的院子里已经坐满了来参加诺光霞金盆洗手大会的武林人士,他们个个都是六剑天盟中有头有脸的人物,在人群中心位置的红台上,诺光霞正向众人表达着自己退出江湖的决心,而当他正准备用金盆来洗手时,叶萍踪却带着傲宇剑派的弟子们急匆匆的走进了山庄内。  

  “且慢!”叶萍踪叫住了诺光霞并且飞到了他的跟前。  

  “侄儿叶萍踪参见光霞伯父。”叶萍踪向诺光霞行了礼。  

  “萍踪贤侄,你有什么事情吗?”诺光霞问。  

  “光霞伯父,您看这把剑。”叶萍踪把神剑祈星拿了出来。  

  “是你爷爷叫你把他送给我的?”诺光霞问。  

  “爷爷他病重,这是萍踪自己的意思。”叶萍踪看着诺光霞。  

  “你的意思?萍踪贤侄你也看到了,现在洗完手的我已经不再是武林中人了,云星教之事你还是请别人帮忙吧。”诺光霞推辞道。  

  “光霞伯父,萍踪此行并非是为了这云星教之事,在西域的邪冥城那里有一股新的力量正在滋生,具体的事情您看了这封密函之后就知道了。”叶萍踪将一封密函递给了诺光霞。  

  “什么?西域那边出事情了,好,让我看一下。”诺光霞接过密函后便把它拆开看。  

  “啊,邪光神教……”诺光霞没把话说完并且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伯父,现在您愿意接剑了吧?”叶萍踪问。  

  “你把剑给我,让我跟在场的武林好友们说几句话。”诺光霞从叶萍踪手中接过了剑并且面对着众人。  

  “诸位武林同道们,诺某今天请你们来本是想在各位面前一表我退出江湖的决心的,岂料西域那边却有魔教的势力在滋生,他们已经攻下了玄清派,我和内子都是在西域那边长大的,而玄清派又对我们夫妇两个恩重如山,这个忙我不能不帮,所以我的金盆洗手大会就只能暂时压后了,请诸位见谅!”诺光霞向众人道了歉之后便和叶萍踪一起去了内堂,而裴玉婷则和诺星寒兄妹俩则继续留在院子里招呼这些到访的武林人士们。  

  “光霞伯父,您能接受爷爷的这把剑我真的是太高兴了,相信爷爷知道这件事之后他的病情一定会大有好转的。”叶萍踪显得很高兴。  

  “萍踪,其实我是迫于无奈才接受这把剑的,邪光神教已经在江湖上销声匿迹六十年了,他们的历史我也只是在师父的口中得知少许罢了,如今他们重现江湖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的去应对,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他们壮大起来的话那整个武林到时必定又会来临一场灾难,而我和玉婷退隐后也过不上安闲的日子,明天我就会跟她一起赶往西域,去和玄清派的弟子们共同对抗邪光神教,但不知六剑天盟会派多少人与我们随行呢?”诺光霞问。  

  “只要伯父您肯帮忙,那这六剑天盟的弟子们就任由你号令,您想带多少去都没问题。”叶萍踪回答得很爽快。  

  “嗯,这就好。”诺光霞略微的点了下头。  

  晚上,诺光霞取消了金盆洗手大会之后便为自己第二天的出发做准备,在闲暇之际他将云霜叫进了自己的房间里。  

  “光霞伯伯,不知您叫云霜来有何事呀?”云霜问。  

  “呵呵,云霜,想我和你爹当年一起闯荡江湖的时侯被武林中人称作【西域双侠】,仔细想想从那时到现在已经过去三十年了,只可惜他死得早,要不然他看到你现在这样一定会很欣慰的,对了,你是什么时候拜入天域派的呀?”诺光霞笑了笑后问。  

  “光霞伯伯,是你在十年之前将我从西域那边接过来的呀,难道您忘了吗?”云霜反问诺光霞。  

  “喔,对对,我太健忘了,云霜啊,在这十年里你只要是下山就一定会要来清雨山庄找星寒,看来你们很合得来呀。”诺光霞看着云霜。  

  “光霞伯伯,要不是有您的帮助我也进不了天域派,您可以说是我的大恩人,而且您又和我爹是世交,我过来看您也是应该的呀……”云霜急忙替自己辩解,但没等她把话说完诺光霞便又笑道:“呵呵,难道这学做糕点也是为了我吗?”“这……”云霜不知该说什么好。  

  “哎呀,行了,我也是从你这个年纪过来的,你在想什么我会不知道吗?不过细想一下星寒这个孩子还是挺不错的,除了有些时候会婆婆妈妈的没有主见之外他也再找不出其他的缺点了,如果今后他要是再娶了你……”诺光霞话没有说完云霜的脸便刷的一下红了:“光霞伯伯,您怎么这样说么……”“喔,唉,一不小心把自己心里的话给说出来了,总之我和你的玉婷阿姨明天就会离开这里,而星寒他也要开始一个人独立的生活了,在这段时间里你可要好好的照顾他呀。”诺光霞叮嘱道。  

  “啊,光霞伯伯,您让我去照顾星寒哥哥?”听了诺光霞的这番话后云霜虽然显得有些诧异,但她的心里却不知道有多高兴。  

  “对,有你照顾他,我绝对放心。”诺光霞看着云霜。  

  而在大厅里面,诺星寒正和诺清仪一起帮裴玉婷收拾着行李。  

  “娘,我真的很不明白,您和爹的誓言不是天毁不改、地灭不渝的吗,怎么这区区一件邪光神教的乱事就改变了你们呢?”诺星寒很疑惑。  

  “是啊,娘,我也很不明白,既然这云星教的事情爹可以推掉,那这邪光神教的事情爹不一样可以退掉吗,为什么他不这样做呢?”诺清仪也插了一句。  

  “唉,你们不知道,这邪光神教是真正意义上的魔教,他们的教念所到之处必会魔化群人,让群人的意识受到他们的控制,虽然这只是我从师父的口中听来的,但我敢肯定他们的复兴将绝对会是武林灭亡的开始,所以我和你爹才决定竭尽全力的去对抗他们。”裴玉婷向诺星寒两兄妹解释了一番。  

  “喔,看来这回你和爹还真的是遇到麻烦了,对了,那这【天星预世图】我还要不要去取得呀?”诺星寒问。  

  “当然要了,而且最好是明天启程,天星预测的结果是不会有一刻的偏差的,你要尽快把它拿回来才行。”裴玉婷叫诺星寒明天就启程。  

  “娘,那哥哥和你们不是同一天出发?”诺清仪看着裴玉婷。  

  “对呀,娘,明天我和你们都走了,那家里面岂不就剩下妹妹一个人了。”诺星寒担心道。  

  “放心,还有佟管家在了,他追随了你爹这么多年,我相信他能将这清雨山庄打理好的。”裴玉婷还是决定让诺星寒去动灵仙岛。  

  “喔,既然这样的话,那我明天就和你们一起出发吧,对了,这回应该不会是我一个人去吧?”诺星寒问。  

  “天域派也会派人来帮你的,相信这次有云霜在你一定会成功的,对了,云霜可是一个好姑娘,她对你的心意可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的,你可不要辜负了她呀!”裴玉婷想起云霜后便对诺星寒叮嘱个不停。  

  “哎呀,娘,你扯到哪里去了……”诺星寒听到这话之后便变得很不自在。  

  “是呀,哥哥,娘她说得对,我也觉得是这样的。”诺清仪又插了一句。  

  “唉,算了,不跟你们说了,我回房休息去了。”诺星寒不耐烦的走出了大厅。  

  “唉,这孩子……”裴玉婷看着诺星寒的背影叹了口气。

第一章 邪光神教,再起风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