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章 邪不压正

    泪水还不曾落下就已被迎面的风吹干,随着车辆渐行渐远,郝波、向阳、高原三人的身影与此同时也彻底从我的视野中消失,之后内心的波澜才逐渐的恢复了平静。  

  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车厢里的气氛都显得格外的低沉,相互之间更没有过多的交流,我转过头看了看璇滢和诗涵,只见她俩此时正对着手中的那几枚奖章在发呆,也许对于她们来说这些东西还比较新奇,因为以前从未接触过,所以才会将它们视为珍宝。  

  “喆源,你能和我们说说这几样东西所代表的含义吗?”也许是因为内心的好奇,诗涵便主动提出了疑问。  

  “你们真想知道这其中的意义吗?”  

  “当然,快说!”从璇滢回答的语气当中,我能感受到她内心对答案的那一种渴望。  

  “这三样东西通俗点说就是分别代表了经历、责任与荣誉,第一、国防服役章是在成为军人的那一刻起就佩戴在了自己的胸前,它会一直陪伴到你最后离开部队,它能见证你在部队的这段历史,同时也是虽说明你曾经是一名军人最有利的证明。第二、国徽一直都是戴在头顶,这也正是说明了身为一名军人,国家的利益应当高于一切,同时也代表着一名军人的责任与使命。第三、优秀士兵奖章是对每一名士兵最好的肯定,代表着一种至高无上的荣誉。你们俩也可以掂量一下这其中的份量”。在听完我的描述之后,璇滢和诗涵又再一次的陷入了沉默当中。  

  突然诗涵用着一种好奇的眼光看着我对我说道:“这些东西你都有吗”?  

  “当然啊,不光是这些,我家里还有很多,不过现在全都放在一个专门的柜子里珍藏起来了。”因为在当初退伍的时候,有些物品按规定是要上交的,如果不交一切费用将会在个人的退伍费中扣除,由于我的不舍,最终我选择了任性一次。  

  经过一个小时的奔波之后,我们到达了车站,此时站内的人并不算太多,所以整个进站的过程并没有耽误太多的时间,进到候车室距离上车的时间还差不多有一个小时,我便趁着这段时间去办理了行李托运,让相关人员把我们的行李先送上车,因为还帮旭明他们每个人都购买了一些当地的特产,所以也大大增加了我们的负担。  

  在一切手续都办理完毕之后,我并没有急着回去找璇滢和诗涵,看着时间还特别充裕,我便来到了吸烟室,在一根烟点燃抽了还不到两口的时候,我收到了璇滢发来的一条信息,而信息内容则显示着“我们遇到麻烦了,你快点过来”。  

  在看到信息的那一瞬间我立刻掐灭了手中的烟头,迅速向璇滢所在的方向跑去,一路上我脑海中还在猜想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会让璇滢如此惊慌失措。  

  等我跑到一看,只见此时两名染着黄色头发的陌生男子正围绕在璇滢和诗涵的旁边,而口中好像还在一直对她们说着什么,从璇滢和诗涵一直排斥的行为中我能看出她俩心中的那种嫌弃,与此同时我迅速走上前,站在了璇滢和诗涵的身前,当那两名陌生男子在看到我的出现之后便立即收起了他们的笑容,对我说了一句“你谁啊”,由于他们说的是当地的方言,以至于我当时并没能及时反应过来他们所说的意思,但我毕竟在这座城市也待过几年,所以在回想了一段时间之后我也就明白了他们所说的内容。  

  不知道是为什么,或许是因为在部队待过的缘故,只要每当我看到那种头发染成五颜六色的年轻人时,我心中的那种狂躁感就会莫名的增加,加上这两个人又再一次触碰到了我的底线,就不得不会让我感觉到更加的愤怒。  

  “我是谁和你们有关系吗?”我并没有选择好言以对,而是用强硬的态度告诉他俩在气势上我并不畏惧。  

  “还挺横,有种就在这里等着不要走”。  

  “好啊,我就在这等着”。在说完这句话之后这两名男子便消失在了人群中。  

  而我并没有把这发生的一切当做一回事,反观璇滢和诗涵却表露出了一丝的担心。  

  “喆源,等会不会有什么事吧”。  

  “是啊,要不我们到别处去等吧。”由于璇滢和诗涵的心里始终放心不下,才会一直在旁边不停的对我进行着劝说。  

  “不用担心,没事的,对于这种人根本没什么好怕的,我就不信他们还敢再回来。”也许是因为看到了我坚定的意志,以至于她俩之后也就没再提过离开的事。  

  “看样子我们以后出行还是不能选择乘坐火车了,似乎每次都能遇到不好的事情,上次去旅行我们遇到了小偷,而这一次又遇到两个流氓,不知道下一次还会碰到什么不好的事情。”为了能让她俩放下心里的负担,我不惜对所乘坐的交通工具进行了调侃。  

  从这之后为了以防万一,我便没有离开她俩半步,一直都陪伴在她们的身旁,各自坐在座位上玩着手机,从而去打发这枯燥而乏味的候车时间。  

  在经过这件事之后,又让我不由的回想起了一些往事,那还是发生在当年在部队服役期间的时候。  

  某一天的一个下午,我和郝波请假外出为班里的战友购买一些生活所需用品,就在我俩回来的途中,看到在我们的正前方出现了三名青年,其中就有两人的头发是染成了黄颜色,而且三个人走在我们前面还一幅有说有笑的样子,这更是增加了我和郝波心中的不爽。  

  说来也巧那个月中队所安排的训练科目全都是擒拿格斗,从而导致了我俩的手就愈发的痒痒,心里也不断的在纠结,彼此间也在互相询问着是否要付出一点实际行动来证明一下我们这个月训练的效果到底明不明显。  

  就在我和郝波一直都拿不定主意的情况下,让我们万万没想到的是,前面那三个人突然回头看了我俩一眼,或许我和郝波等的就是这一根导火线,正是因为这一眼,让我们下定了决心。  

  在放下手中的物品之后,我和郝波直接就冲了过去,二话不说对着那两个人就是一顿暴揍,心中的怒火也在那一刻被全部宣泄了出来,另一个人也许是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切给吓懵了,直接撒腿就跑了,由于跑走的那个人和这两个人有所不同,所以就并没有在我们的攻击范围内。  

  整个过程大概也就持续了两分钟的样子,停手之后我和郝波并没有多说一句话,而是默默的走开了,在拿上所购买的物品之后我们便离开了现场,也许那两个人还坐在原地凌乱着,在莫名其妙的情况下就挨了一顿打确实也是蛮憋屈的,不过我和郝波也有注意分寸和力度,不打头、不打要害部位是我们的原则。  

  就算是现在回想起来我依然会觉得好笑,觉得那时候的我确实也是挺无聊的,这种荒唐的事情也做的出来,不过我并没有责备自己的意思。  

  随着车站广播的响起,预示着我们即将要蹬车了,由于大件行李都已经交于工作人员先行蹬车,所以我们也就没必要跟着人潮去拥挤,正如我所料不该来的终究还是没有来,因为我始终相信邪不压正这么一个真理。  

第四十四章 邪不压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