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章 出嫁(三)

    “起轿!”伴随着一声长长的吆喝声,谢家上下就看着锣鼓唢呐声中一顶大红花轿渐行渐远。谢舫最先缓过来,拍了拍老夫人林氏的肩膀以示安慰,等回过头去时,脸上已经重新挂起了笑容,继续招待前来祝贺的宾客。  

  林氏也携众多女眷重回内院,她看着长媳虽然强打着精神,但神色间依然难掩郁色,便故意落后两步,提点她:“如今清儿今非昔比了,咱们家也跟着水涨船高,但也有更多人盯着咱家的错处了,你现在这副无精打采的样子,是给咱们家招祸啊。”说完,也不去看杨氏的反应,径直向前走去跟几位老太君说笑起来。  

  宁钥一直关注着几位长辈的情绪,是以将他们的难过与不舍都看在了眼里,宁钥虽然无法感同身受,却也多少受到点影响,比往常更沉默了。  

  “夫人,”宁钥叫住谢夫人杨氏,说道:“钥儿有些疲累,但今日的场合,我还不便离开,所以想同夫人借间客房休息一下。”  

  杨氏知道宁钥口中的“不便离开”是不想在这大好的日子里扫兴,她用慈祥的目光望着宁钥,微笑着说:“今日劳烦公主了,素锦,带公主去客房。”  

  “夫人客气了,钥儿与皇嫂素来情同亲姐妹,更是把您当做长辈一般,今日自是要来的。”宁钥顿了顿,压低了声音继续道:“夫人且放心,母后素来喜欢皇嫂,定不会为难她,至于皇兄,咳,皇兄其实是很心悦于皇嫂的。”  

  安抚了谢夫人,宁钥便去了为她准备好的客房,而另一边静坐在大红花轿里的谢莲清则在想刚才祖母同她说的话。  

  “清儿,想必你娘亲已经同你讲了出嫁后的事了吧。”  

  “是的,祖母,清儿已经准备好了。”  

  “不,你还没有准备好。祖母曾经给你讲的前朝明后的事,你还记得吗?”  

  “记得。”谢莲清坐到谢老妇人身边,挽住了她的胳膊,头倚在她的肩膀上,继续道:“祖母说过,前朝明帝与明后琴瑟和鸣,明帝十分宠爱明后,甚至为她遣散后宫,这些都令世间女子十分羡慕,可是后来。。。。。。”  

  “明帝膝下仅有一四岁幼子,是明后所出,后来,明帝得了恶疾病死,明后被谣传为妖后,为世人所不容,一把大火烧了明后所居住的凤翊公,他的两个同父异母的兄弟,周王与晋王见小儿无知,便借机举兵谋反,一箭杀了小皇子。从此红颜已逝、累及家族、两虎相争、引发暴政,所幸咱们盛朝高祖不甘于暴政的欺压,带兵起义,最终江山易主。”临时接过话头继续说道。  

  林氏看着低头沉默不语的孙女,叹了一口气,继续道:“祖母知道,咱家家风甚严,更有男子四十无子方可纳妾这一条规矩。但你所嫁之人是太子,是凉朝的储君,又怎能要求他只忠于你一人呢。清儿,要记住,你嫁过去并不仅仅是太子的妻子,首先,你得是太子妃,什么要太子雨露均沾的这些话祖母也不和你多说了,你好好想想,在宫中,最重要的就是保护住你自己,不仅仅是生命,还有感情。”  

  谢莲清独自坐在花轿,细细思考祖母的这些话,她知道祖母是不会害她的,但她还是有些无措,她终究只是个十五岁的闺中女子,即使再怎么成熟稳重,也需要在摸索中成长。  

  “就顺其然吧,如果太子想纳妾,那我也不拦着,更不会争宠。”谢莲清默默地想,突然,她又反问自己一句:“那如果,太子不愿纳妾呢?”  

  其实,谢莲清确实是对太子、对这场嫁娶抱有一丝期望的,但谢老妇人的话又生生让这一丝期待折了三分。  

  而另一边  

  “你怎么在这儿?”看到屋内正襟危坐的人,宁钥有些惊讶,却竟然没有从前的反感。  

  还不等潇訾烨的回答,碧玺怒喝一声:“大胆,你。。。”  

  “碧玺,你先出去吧,我没事,等回宫我再跟你说。”  

  “。。。是,公主,如果有什么事千万记得叫奴婢,奴婢就在屋外候着呢。”碧玺虽然担心宁钥,但却不敢不听宁钥的吩咐。  

  潇訾烨看着碧玺离开的背影若有所思,但很快便回过神来,刚想向宁钥行属下礼,却被宁钥一把扶住手臂。  

  “你我之间的关系已然明确,以后无需再讲究这些虚头巴脑的礼仪,”宁钥想了想,觉得两个人还没有熟到无需行礼的地步,又道:“但是该有的礼貌还是要讲的。”  

  潇訾烨听了宁钥的话,心里有一些小兴奋,但是。。。  

  “公主,你,还没有把咱俩的事跟你身边的人说吗?”  

  “还没有。”  

  “。。。。。。”潇訾烨嘴中发苦,但还是强笑着说:“公主考虑的很周到,这事儿还没定下来,被人知道传出去于你的名声总是有碍的。”

第四十四章 出嫁(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