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宁钥震怒

    蓝栀儿走到宁钥的身边,拉住她的手,跟她悄悄的说:“钥儿,我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不会出什么事吧!”  

  “放心,有我呢。”宁钥安抚道,她觉得自己可以应付得了。  

  说完转过头去,道:“玉髓,你去栀园看看吧,有人问起,你就说是帮栀儿取手帕。”栀园是蓝栀儿的院子,顾名思义,里面种满了栀子树。  

  “是。”玉髓应了声便去了。  

  玉髓刚离开,就有一个小丫鬟走了过来,什么也没说,只是站到了王氏身后的丫鬟之后,宁钥突然捂住胸口,她的心剧烈跳动了几下,仿佛在预示着什么,刚想对蓝栀儿说些什么,就听到王氏提议道:“咱们现在走到花园的尽头了,再往前些去便是府中的几处院子,我们栀儿啊就住在栀园,里面的栀子花开的可好了,不如去逛逛这些园子吧。”  

  几位与王氏相交还算好的女眷纷纷应和,但那几位老太君活了这么些年,岂会看不出其中的不妥,但却并没有说什么,薛老太君也不动声色,毕竟是别人家的事,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其中一位老太君开口道:“我们这几个老家伙走不动了,就不跟着你们年轻人转悠了,我们几个啊,就在那边的小亭子里坐坐,等你们回来。”  

  王氏虽然也想让这几位有名望的老太君看看蓝栀儿的不堪,但也不好勉强,就笑着安排小丫鬟去亭子里伺候。  

  宁钥心中有点不安,她不知道栀园究竟发生了什么,一边握住蓝栀儿的手以安抚她,一边四处张望,想找暗中保护她的人去看看。  

  “公主殿下,属下只负责保护殿下您,一刻不能离开!”一道声音传入宁钥的耳朵,似乎是密音。  

  听到这话,宁钥有种无力感,她支使不动侍卫(宁钥不知道暗中保护她的人是太子的专属暗卫)的无力感,她忍住心中的不安,跟着众人走到栀园,进去以后发现竟然一个人也没有。  

  王氏嗔怒道:“这些个下人,竟做这种偷奸耍滑之事,真该打杀了去。”说完又对蓝栀儿假惺惺的说:“栀儿,你院子里的这些人,母亲并不太方便管,你身为小主子,一定要对他们严厉一点,别被这些奴才欺负到身上。”  

  与王氏交好的夫君在户部担任职位的李氏开口附和道:“栀儿,你母亲确实挺不容易的,你多替她考虑考虑,别总耍小孩脾气。”  

  宁钥不由得冷笑,真是长了张巧嘴儿,颠倒是非!  

  众人边说着话边往里进,隐隐约约听到一个男声,众人不由得大惊,那男人似乎在说:“来嘛,小美人。让爷乐呵乐呵!”  

  宁钥手心一凉,她向一旁看去,蓝栀儿的嘴唇变得毫无血色,这时王氏走过来严厉的问:“栀儿,能给我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  

  “应该是你对我解释吧。”蓝栀儿白着一张小脸无力道。  

  这时宁钥突然瞪圆了眼睛,她突然想起来她让玉髓来这里打探情况,这个认知让她仿佛被一下子抽光了所有的力气。她们从小一起长大,将近十年的感情,怎能不让她担心。  

  宁钥颤着嘴说:“够了,别吵了!所有人站在这里不许动,栀儿,跟我进来。”  

  “公主,里面可是有个男人,你们两。。。。。。”王氏劝道。  

  “闭嘴!再敢阻拦我,格杀勿论!”  

  宁钥说完,拉着蓝栀儿就往屋里奔去,力道很大,可是蓝栀儿现在也很心急,顾不得手腕的痛意了,宁钥几乎是飞奔进屋子的,走到门前,使劲一踹,然后直奔里屋。  

  “放开你的猪手!”宁钥看到衣衫不整的那一刻,全身血液仿佛凝固了,她眼睛瞪得通红,恨不得把人给杀了。  

  宁钥顾不得男女大防,冲过去把那男子推开,便开始检查玉髓:“玉髓,怎么样,他有没有伤到你。”  

  玉髓一把抱住宁钥,也顾不上什么礼仪尊卑了,大声哭道:“公主,奴婢。。。奴婢好害怕!”站在一旁的玛瑙看到自己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经历这种事,也忍不住哭了起来,边哭还不忘了问:“公主,还是先问问玉髓姐姐有没有被欺负吧。”  

  玉髓连忙摇头道:“公主不必担心,奴婢只是收到了惊吓,并没有被欺负。”  

  几个人哭过以后,宁钥终于冷静了下来,但这并不意味着她会放过这些人。  

  “栀儿,你先找人带玉髓下去换身衣服吧,好好安抚安抚她。”然后又转身摸了摸玉髓的头:“你别想太多,今日之事绝不会传出去的,我也会为你报仇,关键是你自己要看开。”  

  玉髓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宁钥拍了拍她的肩膀,也没再说什么,她知道玉髓的性子,善良、开朗,心中没有黑暗的东西,这可能跟从小受尽父母的宠爱有关吧,她相信玉髓很快能从中走出来。  

  宁钥对着空气说:“给我看好了他!”说完转身离开了。  

  “是。”  

  这一幕看得两个大宫女目瞪口呆,但是并没有心情去追问暗中的人是谁。倒是蓝栀儿留下来特别嘱咐了玉髓一句,似是怕她多想:“刚刚钥儿想让他来救你的,可是他不服从钥儿的命令,等回宫钥儿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蓝小姐,您放心好了,奴婢永生永世都记着公主对奴婢的好,绝不会恩将仇报。”  

  蓝栀儿点到为止,不再多说些什么,吩咐了她的丫鬟几句,也出去了。  

  在一旁凌乱着的暗卫:“。。。。。。”蓝小姐,您当着人家的面议论对人家的惩罚,这样好吗?  

  宁钥站在门口外的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几个正在议论纷纷女子,冷冷的开口道:“今日之事,希望各位都烂在肚子里,否则本宫亲自去求父皇,赐你们一死!”  

  这几句话虽然没什么力度,但众人心里都是一惊,这件事,皇上和蓝将军肯定都会知道,他们夫君的仕途可能从此就止步不前了,想到这里,众人狠狠地瞪了王氏一眼,在心里暗骂:“你王氏也得不着好!姑且等你被休的那一天,看我怎么整你!”  

  王氏这个蠢女人,还没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她只想到坏蓝栀儿的名声,也没觉得有什么证据能说明这男人是自己放进来的,虽然有些心虚,却并没有众人那样惊恐。但这也只维持到见到蓝将军之前的那一刻。  

第二十九章 宁钥震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