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虚礼

    “大公主驾到!”伴随着小福子拖得长长的喊声,宁钥迈着标准的宫步走进了众人的视线,一众女眷纷纷起身行礼,宁钥依次走到按诰命品级大小分的女眷面前,同她们回礼,然后对身上没有诰命的夫人道:“诸位夫人不必多礼,起身罢。”  

  宁钥来的算是比较晚的了,她辈分虽然比较小,身份却是最尊贵的,故而几位比蓝老太太还大的老太君们均是笑眯眯地,什么也没说,但蓝老太太不愧是老糊涂了:  

  “娘,安阳大公主虽为公主之尊,可毕竟与咱家栀儿交好,也算是小辈的了,这来的这么晚。。。。。。”王氏意味深长的顿了顿,等待着蓝老太太的反应。  

  “你小点声说,却是她不该,也别叫人听见你说这样的话。”蓝老太太喜爱王氏,素来看不上原配宁氏,对于皇后娘娘抬举宁氏的举措更是不满,她也知道当众说公主不好是要挨罚的,但是毕竟被人宠了一辈子,也糊涂了一辈子,还真把宁钥当成她的晚辈了。  

  蓝老太太心里这么想,脸上也就表现出来了,几位老太君精明一世,怎么看不出她脸上的意思,不由得有些鄙夷。  

  “臣妇素来听闻大公主殿下与蓝大小姐私交甚是密切,不知殿下给蓝大小姐准备了什么礼物,可否让臣妇一饱眼福?”薛老太君率先打破这一时的尴尬,有些促狭的说道。她是薛闵臣的太祖母,也是当今圣上亲封的正一品诰命夫人,还赐了“凉朝第一女将”的封号,是众多诰命夫人中的头一份儿,年轻时也是巾帼不让须眉的一位女子。  

  对于世家大族的错综盘杂的关系十分清楚的玛瑙在一边偷偷的告诉宁钥,宁钥看向这位满头华发的女子,她满是沟壑的脸上还依稀有着年轻时的轮廓,宁钥不由得对她心生好感。  

  “老太君不必客气,父皇一直对您十分敬佩,钥儿更是不敢在老太君面前造次,老太君还是直呼钥儿和栀儿的小字即可。”蓝老太太和王氏不在意蓝栀儿,宁钥可是一直想着蓝栀儿的名声的,被薛老太君尊称为蓝大小姐那是给蓝家面子,就这么受着可是蓝家的无礼。  

  说完,宁钥让小福子拿出了她准备的礼物:一对儿镶着红宝石的赤金耳坠儿,一件红底黑色暗纹的窄袖高腰骑装。  

  “噗嗤!”居于下首的一个年约十一二岁的女孩儿忍不住笑出了声,掩了掩嘴,用恰好能让众人都听到的声音对坐在她一旁的一个女孩儿说道:“殿下不是跟表姐交好嘛,怎么出手这么小气,这个,大街上随随便便都能买得到好不好?我还给表姐准备了一副和田玉的镯子呢,只那一只就比这两样贵重!”  

  说话的女孩是王氏的侄女,素来蛮横不讲理,现在看来,还有些蠢。一旁的女孩儿看看宁钥,有些不安,没有应声。  

  “栀儿给祖母,母亲请安,给各位老太君请安,给各位夫人请安。诸位能来参加栀儿的生辰宴,栀儿真是有些受宠若惊呢。”蓝栀儿迈着小碎步走进了正堂。  

  随即又走到宁钥身前,行一礼,道:“栀儿参见公主殿下。”  

  宁钥看到这样的蓝栀儿只觉得好笑,强忍住唇边即将蔓延开的笑意,宁钥伸手将蓝栀儿扶起,道:“你我之间哪需要讲这些虚礼。”  

  好吧,宁钥承认,她是故意的,虚礼可不就是指的那些贵重的礼物啊,她们之间不在乎这些身外之物。

第二十七章 虚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