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亲手制作礼物

    “娘亲,您还有我们。”匆匆赶来的宁钥这个时候只想叫一声平凡却有温度的娘亲。太子和三皇子也已经赶到。  

  “还好,我还有你们,可我也只有你们了。”看到三个已经长大成人的儿女在自己面前,皇后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委屈,沉声痛哭。  

  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了几天,第五日的时候,皇后就将自己执掌多年的凤印交给了淳贵妃,淳贵妃已经从景帝那里得知是皇后故意让她的宫女听到两个小太监的对话,目的就是让淳贵妃在景帝面前仪态尽失。  

  淳贵妃只说了一句话:“放心,我不会苛待你的儿女,也不会去抢你儿子的太子之位。”  

  已经看开一切的皇后中气十足的说:“是你不敢吧!你别自作多情,我只是把六宫之权交给你,这皇后的宝座我可从没打算让给你!”现在的皇后脾气变回了未出阁时候的样子,率真,直接,也容易被人喜欢。  

  淳贵妃看着这个与从前的阴暗充满算计不同的女子,心中感慨万千,这么明艳的女子就应该有这么张扬的性子。可惜宁钥也是美的明艳,却有一颗清冷出尘的心。  

  知道皇后强大的自我恢复能力,宁钥放心的出宫去做要送给蓝栀儿的生辰礼物,宁钥打算步行去“手”饰,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她戴着帷帽,并没有戴那些繁杂而累赘的头饰,只简单的插了一个羊脂玉的簪子,身穿一件湖色比甲,利落简洁。  

  早已跟掌柜的打好招呼,宁钥直接走到了后院的作坊内,那里早有一位老师傅等候多时。宁钥的这家店店面不大,知名度也并不很高,很少有人知道这家首饰店是当朝公主的,店里只请了两位老师傅,这里的耳饰都是由宁钥亲自画设计图,再由老师傅们制造出来。由于店内首饰种类不是很多,因此大多数娇女还是更愿意去‘福缘金楼’。  

  首先将银化成银水,倒入模具,再打叶出条拉丝,这些看似简单却十分难的工序自然是由老师傅完成。宁钥的任务就是将放入模具的银片打制出银器的基本轮廓,需要用专门的锤子敲打,虽然锤柄经由老师傅几十年来日复一日的握着,早已成了一块顺滑的木头,但宁钥保养了超过十二的手,如凝脂般白嫩,几乎吹弹可破,终究比不过木头粗大的纹理,只捶了几下,便磨出两个大血泡。  

  看着宁钥的手,一直躲在暗处充当暗卫的潇訾烨忍不住冲了出来,一把握住宁钥的手,冲着她的两个宫女怒喊:“没看到你们主子手都磨出泡来了么!你们怎么做事的!”  

  这一声怒喊领在场的四人都懵了,竟没反应过来公主的手还被这男人握着呢。  

  就在潇訾烨拉着宁钥冲出后院的时候,最先反应过来的碧玺情急之下抄起打制银器的大锤子,大喊一声:“嗬!我打死你这个登徒子!”  

  宁钥也反应过来,斥责道:“放手!”  

  潇訾烨也冷静下来,松了手,看着那只被自己捏红的皓腕,不禁一阵后悔,俊脸上情不自禁露出了疼惜的表情,就连碧玺看了都觉得是公主做了可恶的事惹得这俊男心痛,羊脂更是被这表情感动的泪眼汪汪。  

  宁钥已经认出潇訾烨,不禁皱了皱眉头,道:“本宫多谢潇公子的关切之情,但本宫毕竟是未出阁的女子,阁下难道不知道这样的举动会给本宫带来怎样的困扰吗?”  

  宁钥本来就对这个京城纨绔之首没有好印象,这下更是讨厌上了这个虚伪的人。  

  潇訾烨也知道自己做的不妥,拱了拱手就离开了,用轻功迅速回到城南别苑,派了一名手下去跟着宁钥,潇訾烨把自己关在房里,最令他懊恼的一件事就是他竟然只是因为手磨起泡这么一件小事就理智全失,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就暴露了自己,自己竟有了软肋!  

  老师傅告诉宁钥,银饰最好是一次性加工好,否则很快便会发黑,宁钥略一思索,便道:“余下的还请师傅完成吧,改日本宫手好了,再来请教师傅,今日就先这样吧。”  

  宁钥离开了店铺,本想先回宫去,架不住羊脂的百般央求:“公主,好公主,您看现在都是午饭时间啦,咱们去吃点好吃的吧。”  

  碧玺刚想训斥,便被宁钥制止了:“那咱们得约定好一件事,你得叫我小姐,不许叫我公主。”  

  “小姐,好小姐。”  

  于是京城的大街上就出现了这么一幕,一个丫鬟打扮的小姑娘在街边的摊上跑来跑去,而后面的小姐和另一名丫鬟跟在后面,都顾不上逛街了,那另一名丫鬟不时提醒着让她慢点。  

  “这对主仆,还真是有趣。”一个充满磁性的声音想起,还发出了沉沉的笑声。  

第十八章 亲手制作礼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