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有事发生?

    羊脂正在专心的跟湖中的锦鲤嬉戏,作为一个十岁的孩子,羊脂是宁钥身边的大宫女中,包括宁钥在内,年龄最小的一个。宁钥出去玩的时候经常带着她,就像带着自己的妹妹,让她第一次真正体会到做姐姐的滋味,这使她很满足。羊脂不知不觉的走到了较远的地方,宁钥则是静静的望向远方,待在原地的宁钥和碧玺都很安静。  

  “贵人交代的事儿,你可得上点儿心!”  

  “您瞧好吧!”  

  宁钥听见柳树另一边传来两道尖细的声音,一听便知道是哪个宫里小太监,又是这些见不得台面的腌臜事儿。  

  宁钥却是不会去管的,这种事情见多了,她也渐渐明白,人呐,哪分得什么好人坏人,宫中的人更是如此,得使尽各种手段才能得以生存。经过两年前的那次与父皇谈话,她知道,得亏是自己的运气好,有人愿意无条件相信她、宠她,如果没人撑腰,那可能她也会为这后宫的黑暗加一点墨。  

  宁钥示意碧玺噤声,等两人的脚步声远去直至消失,才笑着对碧玺说:“多亏羊脂跑出去玩,否则她肯定会弄出点声响来,现在是清晨,这里由没有人,谁知道会不会把我们三个人灭口呢。”  

  碧玺连忙道:“您可是凉朝最受宠的公主,依奴婢看,才不是什么杀人灭口呢,估计是那两个奴才被您吓破了胆。”碧玺温婉的声音像黄鹂的歌声,婉转而美妙,宁钥很喜欢这样生动的声音。  

  两人说着话的功夫,羊脂就跑回来,怀里还抱着说不上名字来的花儿、草儿。三个人原路返回,宁钥早已把刚刚遇到的事儿抛在了脑后。而碧玺则是暗暗记在心里,四个人中,她是最稳重、遇事最冷静的一个,虽然没有玉髓对声音过耳不忘的本领,但是这两个太监的声音还蛮独特,她肯定能识别出。  

  三个人走后,从大柳树旁的草丛里钻出来一个人,快步离开了。  

  回到听澜轩,宁钥稍作休息,便净了手,用早膳。  

  宁钥前世生于商政世家,今生又生于帝王家,许是一直锦衣玉食的活着,她对钱财和权势都不怎么看重,偏偏喜爱研究吃食,对于膳食这一方面十分讲究,她宫里的御厨是整个皇宫里最顶尖的大厨,是景帝在她八岁那年特意为她搜罗来的。  

  宁钥不仅讲求食物的精细,还有一个对于古代土著人来说比较怪异的“怪癖”。在凉朝,上至宫中下到一般的殷实人家,但凡是有丫鬟的,都是主子用完膳后剩下的饭菜,给下人们吃;而到了宁钥这里,则是盛饭的时候就分开,只留出宁钥能吃饱的分量,其余的都装入宫女公公的肚子里了。宫人们吃得精细又可饱腹,他们进宫不就是图个生计问题嘛,自是对宁钥感恩戴德,更加忠心。  

  早膳是两个晶莹剔透的虾仁水晶包,一小碗碧梗粥还有一小碗招积鲍鱼盏,足以填饱宁钥不大的胃口。  

  用过早膳,宁钥本打算带着玉髓和玛瑙去太后宫里,让羊脂和碧玺留在宫里休息会儿,结果碧玺坚持要跟去,宁钥并没有多想,就将羊脂留下来看家,一行人去了太后的宫中。  

  今日并没有到例行请安的日子,太后的寿康宫冷清清的。宁钥进入大殿,一众宫女太监集体俯身请安,太后身边的女官上前一步说道:“公主,太后娘娘和淳贵妃在小佛堂礼佛呢,公主您先在殿内等一会儿吧。”说罢,命人上了茶水和点心。  

  宁钥听出了点猫腻,平日里皇祖母礼佛,都是让她随意选择留在殿内或是去陪她老人家一起,而今天直接言明让她在殿内等候,估计是发生了什么事。宁钥从玛瑙手里拿过《调鼎集》,这是蓝栀儿偶然一次在一家大书肆里找到的,由于食谱类型的书本来就不受读书人所认可,这本书被人丢在角落里,蒙上了厚厚的一层灰尘,纸张也已经泛黄。这是一本手抄本,宁钥读到了第四卷羽族部。  

  “鸡功最巨,诸菜赖之。如善人积德而人不知,故今领羽族之首:以他禽附之,作羽族部。”宁钥正兴致勃勃的看白片鸡的做法,没有看到淳贵妃已经先出来了,等她注意到时,淳贵妃已经走到宁钥面前,冷冷的看着她,说:“咱们不沾烟火气儿的安阳公主什么时候竟惹上一身的腥!”

第十六章 有事发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