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半夜谈话(一)

    夜里丑时,宁钥嚯的一声从床上坐了起来,惊醒了在榻上守夜的羊脂,羊脂睡眼惺忪的揉了揉眼睛,起身点上了油灯,说:“公主,您怎么醒了,要喝点水吗。”  

  “羊脂,服侍我更衣,我要去见父皇!”宁钥没接羊脂的话,而是一脸严肃的说道。  

  羊脂想这么晚了皇上不一定还在龙轩宫歇着啊,但是看了看宁钥的神色,并不敢说出口,宁钥生性清冷,拿现代的话说是高冷,即便她在平时对待宫人还是较随和的,但是宫人们还是会看她的脸色行事的。  

  羊脂给宁钥挑了一件较为宽松的靛青色嵌着暗纹的衣服,绾了一个松散但又不失大气的髻儿,宁钥未施粉黛的脸上显示了她年轻而光鲜的好颜色。羊脂看着镜中的宁钥,犹豫了一会,最终忍不住开口道:“公主,要不先派小福子去龙轩宫打探一番。”  

  宁钥听出了羊脂的弦外之音,知道身为女儿和一个小小的宫女对于皇上夜里的居所是不变多谈的,她问道:“今夜是谁在外面走廊值夜?”  

  “正是小福子。”  

  “那让他快去快回。”  

  “是。”羊脂出去吩咐小福子快去龙轩宫打探一下情况,这一来一回间,听澜轩里的宫人大多都醒了,一时间,听澜轩上空本来黑暗寂静的夜变得灯火通明。  

  等了大约摸一刻钟,小福子就回来了,说:“皇上在龙轩宫呢,只不过皇上已经就寝了,奴才们不敢将他叫醒啊!”  

  宁钥听了抬脚就往外走,宁钥的听澜轩在龙轩宫和凤辕宫之间,距离两座宫殿都需要走上一刻钟,如今正值秋日,路边的树上还有几只仅存的知了在稀稀拉拉的歌唱,月亮圆圆的脸盘似落非落的挂在天际处,而宁钥完全没有心情欣赏这些趣景,她飞快的走着,原来需要一刻钟的路程,她硬是缩短了将近一半的时间。宁钥走进龙轩宫,穿过院子,还没等公公通川,径直走进养心殿,景帝被突如其来的喧闹声惊醒,伸手按了按皱成川字的眉心,刚要张口呵斥,在看到宁钥的时候,不耐烦与起床气全都被无奈与宠溺替代了,景帝无奈道:“钥儿,又胡闹了,这么晚不睡觉闯到父皇房里来,父皇教你的那些规矩呢?!”  

  “钥儿在御书房等您,您收拾好了快些出来。”宁钥没有接话,直接说道。  

  景帝收拾好后进了御书房,御书房很大,一进门便是一间类似正殿的屋子,向右开了一道门,景帝掀开帘子,一阵扑鼻的墨香迎面而来,是上好的徽墨,这里是景帝处理政务的地方,有两个武功高强的暗卫就是可隐藏在这里,守护着这里重要的密折。宁钥从小出入御书房,自然知道只有景帝在的时候才可以待在这间屋子里,景帝不在她便目不斜视的穿过这间屋子,去最里面的大,那里有各种各样的书,都是凉朝历代皇帝的藏书,现在都属于景帝是他的私有物品,不属于国库,也不属与皇宫。景帝自从封了太子就经常出入御书房,登基后这里更是成了自己的私人书房,对于这里的一砖一瓦、一事一物都很熟悉,景帝来到了最里间的书房,穿过一排排的书架,找到了坐在窗户边书桌旁的宁钥,他走过去坐下,还未等他开口,宁钥就开门见山道:  

  “让王氏与蓝家结亲,是您一手操作的吗?”  

  景帝惊讶于宁钥的聪颖:“不错,朕没有想到,朕的钥儿如此聪慧。。。。。。”  

  还没夸完呢,就被宁钥打断了,宁钥将她分析了半个晚上的成果叙述了一遍给景帝听,还分析了景帝的一些心路历程。最后宁钥问出了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残忍的两个问题:“父皇,我想知道的是,您是不是从头到尾都没有考虑过母后和我作为宁姨与栀儿最好的朋友,面对现在的情况该如何自处,还有,如果又有那种所谓的逼不得已的情况,您会不会。。。也会这样来算。。。算计我与母后。。。”宁钥说到最后有些颤抖,说出“算计”这个词几乎抽干了她所有的力气。  

  “胡说!”景帝的眼神变得有些冷,“朕不会也不能!去算计你们!”  

  “那为什么您会用这样的办法!我觉得有些。。。。。。妇人之见。”  

  “钥儿,其实你刚刚也分析到了,这是唯一的方法,王氏一族虽然都是一些莽夫,但也毕竟是百年大族,王家又致力于联姻,是以出现了现在盘根错节的姻亲关系,我们虽然是皇室,但是如果想要在众多大树相互交错而形成的槃根错节的强大根系中拔出一颗参天大树,不伤筋动骨是不可能的,一旦有所损伤,受苦的必然是老百姓,至于你宁姨,这也是我们所没有想到的,宁氏之女向来知礼懂事,希望她在天之灵能明白朕与蓝天的无奈,朕对不起她,也对不起蓝将军和栀儿,但是朕独独没有对不起你们母女俩!”  

第十三章 半夜谈话(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