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230 皇叔

    谦王是当今皇帝的同胞兄弟,打小看着叶微凉长大,幼时对他也是疼爱有加,只是叶微凉越长大越是被王朔控制,不禁毫无才华能力,越发嚣张跋扈,两人之间也越加疏远。  

  对于长辈,叶微凉向来都是尊敬有加,加上自身无法言说的苦衷,此时见到谦王站出来,叶微凉当即顺势就焉了下来:“皇叔教训的是……”  

  见自己侄儿如此不成气候,被凶一句立刻没了气焰,谦王更是痛心难过,甩袖不再搭理叶微凉,叶微凉唯有心中默默致歉。  

  “谦王此言差矣——”成为众矢之的一直没出声的阆阙憋不住了,“殿下乃是我星罗第一皇子,是理所当然的储君,谦王如此打压殿下,是何用意?”  

  “阆阙!你如此挑拨谦王和殿下之间的关系又是何居心?!”应侯爷,皇帝亲妹夫,眼见自己大舅子被阆阙拿来当出头鸟,立刻就声援:“谦王一片丹心,助先皇打下江山,又辅佐皇上治理朝政多年,忠心可表日月!岂容你如此污蔑?!”  

  “嘿!这到底是忠心还是别有用心,还尤未可知呀!”  

  既然谦王有帮手,王朔阆阙这边的人自然也就不甘示弱,户部尚书甘炯也阴阳怪气地搭了一句,向来谦王和应侯爷这一派的皇亲国戚就被王朔硬是强加上图谋皇位的罪名,叶微凉心中清楚得很,最图谋皇位的,莫过于王朔自己了。  

  “甘炯!你——”  

  “侯爷稍安勿躁!”实在看不下去了,江淮按着佩剑站出来,“今日我们主要是为荆州赈济金一案,案情严重不容拖延!请皇上给当年蒙冤而死的禁军大统领严逸将军一家,还有数百卷入此案的无辜受害者正名——”  

  此话一出,江淮顿时得到大多数朝臣的拥护,阆阙脸色铁青,王朔众怒难犯,只得开口喊道:“大理寺卿——”  

  见是王朔喊到自己,季长武看不惯他站在皇上面前狐假虎威的模样,拉长着脸站出来拱手反问:“不知宰相大人唤在下有何事?”  

  “你倒是给说说,荆州赈济金一案是怎么回事!”  

  “宰相大人,此案我早上奏,皇上应当已经批阅过臣等的奏折,今日主议此案,怎么宰相大人未做好功课,反倒来向在下发问了呢?”  

  这话一说,王朔顿时变了脸色,叶微凉不禁替季长武捏了把汗,这个季长武,不单只讽刺王朔僭越君权,还指控他想当皇帝却连皇帝该做的事都没做好,连奏折都没看就上朝了,王朔怎能不生气?  

  眯起眼睛,王朔盯着季长武许久,众怒难犯,他暂时忍下这口气,转身向皇帝拱手:“皇上身体抱恙,授意老臣全权处理此案,可有此事呀皇上?”  

  一听这老狐狸又在蒙蔽皇上,满朝文武都是双目圆睁,奈何皇帝就跟吃了王朔的迷药一样,忙点着头答应:“是!是!是……”  

  叶微凉悄悄皱眉,毕竟是自己的父王,他怎么会看不出来皇帝的样子有问题,只是王朔拦在皇帝面前,谁也没办法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230 皇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