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153 别怪我!

    带着满腔对夏逸扬的怨恨,夏逸寒眼眶都红了,在酒精的作用下,一把扯过魏槐的衣领,附在魏槐耳边小声说了几句,顿时把魏槐吓得脸色剧变:“皇上!三思啊!这可真使不得呀!”  

  “是不是连你也打算背叛朕了?!”  

  被夏逸寒一把拎起衣领,面对夏逸寒庞大的威胁,魏槐只得缩回了头,领命而去,夏逸寒趁机上前,满身酒气地把守门的宫女都给打发回了太后寝宫,肆无忌惮地推开了青萝宫大门。  

  很快,魏槐也带着七八个魁梧的壮汉赶来,青萝宫的宫女太监看见皇帝这阵势,谁也没敢再反抗,尽数被夏逸寒轰回了太后寝宫那边,一时间,青萝宫的人走得一个不剩,只留下仙乐还蒙在鼓里。  

  天刚蒙蒙亮的时候,仙乐从梦中惊醒,赫然发现,自己的房中竟站着七八个陌生男人,吓得仙乐抱着被子缩到了床角。  

  夏逸寒带着嗜血的笑一步一步从门口走进来,仙乐脸上最后一点血色也褪尽,曾经的噩梦历历在目,此刻的她却不再像当初那样张皇失措,带着最深的恨,仙乐恨不得能用目光把夏逸寒凌迟!  

  本就万念俱灰,仙乐也豁出去了,冷冷地开口问:“你又想怎么样?”  

  “怎么样?”  

  走近几步,夏逸寒看着仙乐那张绝色的容颜,咬牙恶狠狠地说:“连你也仗着有夏逸扬的庇护,敢用这样的口气跟朕说话了是吧?”  

  冷冷盯着夏逸寒凑近过来的脸,仙乐也是咬牙切齿:“用不着夏逸扬,我也敢!”  

  话音落下的同时,仙乐一个巴掌清脆而又响亮地落在了夏逸寒的脸上,顿时夏逸寒半边脸都肿了起来。  

  这一巴掌非同小可,别说魏槐,连夏逸寒都被吓得不轻!他怎么也没想到,仙乐还能有这样的力气,这样的勇气!  

  “好,好!”显然夏逸寒是被激怒了,瞪着通红的眼睛吼:“既然如此,朕也不跟你客气了!要怪,你就怪夏逸扬吧——”  

  语毕,手一挥,七八个大汉齐刷刷就向着仙乐逼了过去,仙乐瞪大了惊恐的眸子,不知道夏逸寒又玩什么花样,总算是知道怕了,可一切都来不及了——  

  乾州城中,苏家和秋家的婚宴摆了三天三夜才刚刚结束,苏无双和秋翦瞳总算可以毫无顾忌住在一起互相扶持,正享受这份难得的安心。  

  两人大红的喜服才刚换下,苏无双的脸庞瞬间褪尽了血色,又是那阵熟悉的绝望袭来,心间如同被人狠狠扼住,一阵强烈的窒息感袭来,苏无双“噗通”一声倒地。  

  秋翦瞳这一惊非同小可!忙扶起他,苏无双只来得及说一句:“乐儿……是乐儿——”  

  眼前一黑,竟就此晕了过去!  

  见过苏无双上次感应到仙乐的情景,秋翦瞳深知事情严重,忙把他扶到床上躺好,为防万一,秋翦瞳迅速又是修书一封,命人秘密送往硕王府。  

  偏偏天意弄人,夏逸扬前脚刚出门,秋翦瞳的人后脚留下书信,被管家捡到,见必须是硕王亲启,便暂时收了起来。

153 别怪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