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25 求药

    夜幕降临,山间路变得黑暗,披星戴月地赶了一程,秋翦瞳的轿子才到了郊外一座分外别致的大宅院前,轿子还未停下,宅院中就有人出来迎接了,秋翦瞳从轿中出来,抬头便看见那白金打造的牌匾:秋宅。  

  “呀!翦瞳小姐!这么晚了,要过来怎么不先给老奴捎个信,好让老奴带人去接小姐呀!”  

  门前毕恭毕敬站着个和蔼的老人,秋翦瞳浅浅笑笑:“三伯,没事,兄长可在?”  

  “小姐要找少爷?”三伯很是意外,“少爷在竹苑,吩咐下人没什么事不可去打扰,小姐,这么晚找少爷,可是有急事?”  

  秋翦瞳神色凝重点点头:“劳烦三伯帮我通传一声。”  

  “哎呀,小姐这说的是什么话!快进来再说!”  

  说话间,三伯已经把秋翦瞳迎进了秋宅,吩咐下人伺候好,自己快步就往后院竹山上奔去,一路小跑,赶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好不容易总算到了竹苑门前,三伯停了下来。  

  擦擦汗,三伯走到门边拉了拉门边的绳子,一阵清脆的风铃声便响了起来,铃声极为动听,穿透力极强。  

  拉过绳子,三伯退后了三步站在门口候着,不时地伸着脖子往里望。  

  夜色下,秋宅别致的屋顶上隐隐有个人影,在夜色的掩盖下,不仔细留意根本看不见,居高临下的地理优势,让他一览无遗。  

  很快,竹苑中出来一个书童,三伯把事情一一说明,书童转身返回竹苑,少许,再出来的时候,只有一句话了:“少爷说,让小姐亲自到竹苑来。”  

  三伯本想说什么,却又噎了回去,竹林间却传来一个低沉温厚的嗓音:“三伯,你跟她说,她若真有诚意,便亲自到竹苑来。”  

  悄然叹口气,三伯只好答应,转身又一路小跑回到秋宅大厅,秋翦瞳听罢三伯的传话,缓缓起身道:“那我就,亲自去一趟吧,三伯,有劳了。”  

  “小姐莫跟老奴说客气话。”  

  吩咐下人打起好几盏灯笼,三伯亲自在前面带路,叹息着说:“唉,虽说翦瞳小姐是二夫人所出,可总归是一家人,小姐好好跟少爷说,少爷不会为难小姐的,小姐有事,少爷更不会袖手旁观的。”  

  体谅三伯的苦心,秋翦瞳报以宽慰一笑,心中的感受却无法言喻。  

  与兄长的感情从小就疏离,也打小就已分开而居,虽然偶尔有些来往,却也只是为生意上的事,两人基本是已经各自生活,此番求药,秋翦瞳也是心里没底。  

  忍不住看了眼身旁的芙儿怀中抱着的精致酒瓶,想起重伤的公子,秋翦瞳咬咬牙,加快了脚步。  

  先前的小厮早已候在竹苑门口,很快把秋翦瞳引到竹苑内庭,穿过弯曲别致的竹廊,终于来到兄长栖身的雅间。  

  一入屋中,清香袭来,让人分外心旷神怡,迎面是穿着竹片和水晶的纱帐帘子,帘中若隐若现一个人影,半躺在软塌上,像是在假寐。

025 求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