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严俞,愿你今后无忧

    唐奕被严俞抱到饭桌前坐下,她几次挣扎想要自己走,却都被严俞阻止。  

  “我要起诉艾天明。”严俞喝下一口粥。  

  唐奕抬起头。  

  “诽谤,诬告和绑架。你有什么案发的细节要补充吗?”严俞停了一会儿,“关于那天被劫走的。”  

  唐奕沉吟很久,那天她被人捂住嘴巴,很快晕了过去,醒来后就呆在一个黑屋子里,很高的墙上有一个木制的窗户,手脚都被绑住了。过了很久有人打开门,光照进来,唐奕看不清那人的脸,却能清晰的听到声音。  

  “唐奕,呆在这里,舒服吗?”  

  唐奕清楚的辨别出了那是季若涵的声音。  

  “果然是你。”  

  “别一副你什么都猜到的样子,还有很多很多,我还没有对你做呢。”  

  “好啊,我等着。”唐奕看不见,眼睛被光刺到,却还是不服输。  

  “说实话,我真的没有料到严俞会这么不信任你。”季若涵笑了,“那些证据,他只要稍微用一些手段,都是能查到的。”  

  唐奕冷哼了一声。  

  “这你应该最清楚。”  

  “唐奕,严俞不会真心对任何感情,他的妈妈,你知道他妈妈怎么死的吗?”  

  唐奕一阵寒意。季若涵蹲了下来。看着唐奕。  

  “被他爸爸出卖,仇家杀死的。”  

  唐奕大惊,她双手被绑住,没有办法支撑自己的身体,一下死倒在了地上。  

  “我从小认识他,他妈妈死后,他一个人住在那个岛上,住了十年,我们的之间的感情,就是在那个岛上建立的,因为,”季若涵冷笑了一声,“我是唯一一个敢接近他的人。”  

  唐奕一句话也说不出,她记得那个晚上,他带她去那个小岛,没有房子,没有人,只有他和她,那个晚上他温柔的不像话,怎么都不像一个冷血的人。  

  “严俞只告诉了你我们在一起的和分手的经过吧。”季若涵问。  

  唐奕没有回答。  

  “严俞怎么可能对你袒露心声,他从小就看见自己的妈妈被出卖,任何人他都不会信任。我和他分手是因为根本没有真感情,还有,我爸爸,也是因为严俞,才去世的。”  

  唐奕听不下去了。  

  “你不要再说了!我根本和这些没有关系!”  

  “你和严俞在一起就有!”季若涵抓住她的肩膀,“我在严俞那里受了那么多苦,凭什么你只享受他的好,他的过去你凭什么不承受!”  

  唐奕被季若涵的手捏的肩膀生疼。  

  “我爸爸,他辛辛苦苦一手创立的公司,被严俞的爸爸说收购就收购,里面动用了多少手段我不知道,但是我爸爸被逼死了!”  

  “季若涵,那这关严俞什么事?”唐奕声音哽咽。  

  “那关我什么事?!”季若涵大喊,“凭什么我爸爸就得死!”  

  “可是严俞的爸爸也去世了啊!”唐奕扯开她的手。  

  “你知道什么!我爸爸是被严俞爸爸害死的!害死的!”  

  季若涵有些失控,她大口呼吸着。  

  唐奕看着她。  

  “对,不关严俞的事情,可是谁让他是严伟嵩的儿子呢。我爸死的时候告诉我,一定不要放过严俞。我们家的企业,一定要拿回来。”  

  季若涵叹了一口气,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土。  

  “我一定会让严俞身败名裂的。三天后开庭,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严俞,他逃不掉的。”  

  “可那些都是假的!”唐奕大喊。  

  “假话说多了,也就当真了。”  

  季若涵走了出去。  

  “唐奕,你真的相信他吗?”  

  唐奕想到这句,不禁冒了冷汗。  

  严俞看着他。  

  “为什么不告季若涵,她才是主谋。”  

  严俞说,“她走了,谁也找不到她。”  

  “那江欣然呢?”  

  “她被艾天明骗了。”  

  唐奕想起那天生不如死的江欣然,觉得她好像更可怜一些,被自己爱了这么多年的人骗上法庭,这和当初被艾天明抛弃,有什么区别。  

  “你想到什么事情了吗?”严俞问。  

  唐奕没有说话,想了很久才开口。  

  “是不是什么事情,你都不会在意?”  

  严俞顿住拿勺子的手。  

  “季若涵告诉了我你妈妈的事情,你真的对我隐瞒了很多。我在那个黑屋子里一直在想,我们在一起这两年,你从来没有对我说过什么真心话,连告白,都是我先说的。”唐奕看着严俞,她第一次很失望的看着严俞。  

  “我爱过艾天明,但是他背叛了我。现在我爱你,但是你不信任我。其实你一直都很怀疑,季若涵把我关了起来,我是怎么逃出来的,还是在开庭那么恰好的时间。”  

  严俞放下手中的勺子,仿佛心思被看穿。  

  “你一定猜不到,季若涵最后心软了,那两个看我的人半夜就走了,我从窗户上翻出去的。”  

  严俞没有说话,他第一次对自己感到无力。  

  “我说对了。”唐奕苦笑,“为什么呢?我们在一起两年,我以为这辈子就是你了,我以为我们会结婚,会生孩子,会给他们起名字,会一直在一起。”  

  唐奕继续苦笑着,就像在说一部跟自己完全无关的小说一样。  

  “你把我带回来,是想试探我对吧,刚刚问我那些问题,也是试探。试探我是不是真的被冤枉,如果我也是同伙,你会毫不留情把我送去警察局。”  

  唐奕看着严俞,他的眼神冰冷,像在听一件和自己毫无关系的案件。  

  “一开始,难道你没有把我当做艾天明的替代品吗?”严俞终于抬起头看唐奕。  

  唐奕惊讶于,他居然会问出这种话,难道这两年他都是这么认为的?  

  “你。。。。。”唐奕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只想尽快结束这一切,所有。  

  “如果你这么认为,那就是那样吧。”  

  唐奕很快收拾好自己的东西离开,严俞自始至终都在餐厅,一言不发。唐奕离开的时候最后看了一眼严俞,发现他站在餐厅的落地窗前,还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样子,如今唐奕明白了他的不苟言笑,也明白了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对严俞敢怒不敢言,还有自己的存在,她很想问一句,到底这两年他们在一起算什么,那些在一起开心的日子算什么,那些因为他沉迷的夜晚算什么,那些付出的真心算什么。  

  唐奕决定不再想,拖着行李箱去了机场。  

  到了机场才发现自己什么都没有,想从包里面翻出自己以前的卡买机票,却意外看到一张不属于自己的卡,明显的属于严俞,她想了很久,还是去了取款机。  

  里面有很多钱,用户名是自己,唐奕没有数到底有多少的零,取了五千。然后把卡折半,扔进了垃圾桶。  

  严俞收到短信,唐奕取走了现金,她没有刷卡,没有办法知道她去了哪里,用来干什么。  

  唐奕坐在候机大厅,拿着手机看了很久,还是关机,取出卡,折半,然后扔掉手机。  

  严俞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唐奕,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找她,不明白她走了,他为什么整夜整夜失眠到天亮,为什么艾天明的官司打准备放弃,为什么花园里的玫瑰都死掉了。

第二十六章 严俞,愿你今后无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