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75 嗜血蛊

  白泽走后,屋子里再一次迎来了沉寂,所有人的表情都是很沉重的看着上淮,甚至是白虎都将头低着,看不起他的表情。

“怎么了,我说错话了吗。”长袖易茴,上淮左右掂量了一回,自己是不是是时候给自己着一把趁手的武器,似乎最近自己的魔法稳定值一直处于活跃的不可控制状态,这样的情况下,不论是近身战还是远处偷袭头对于自己不利。

“....”白虎没有说话,鲁兹也没有说话,只是站在那里一脸的沉思。

“我做的很过分吗。”收起袖子,打了个哈切。

所有人都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那我又能怎么样呢。”

所有人又再一次沉默,他们也不知道。毕竟上淮为了他们才做了那么多,他们也没有资格评论那么多。

“那大家就散了吧,如果还有人见我不顺眼的,来我房间solo,我们用男人的方式解决,正好我最近关节都有些不舒服。”上淮不以为然的口气,瞥了一眼鲁兹还有白虎。

“咳咳。”站在一边的夏莜被上淮直接的话给呛到了。

“当然嘛,美人是拿来疼的,你要是有什么不满,我的房间就在隔壁,我随时欢迎你秉烛夜谈。”上淮的表情异常的轻松,刚刚尴尬的氛围似乎一下子变得轻松起来,却没有人注意到她微微握紧的双拳。

夜色下的【摩罗伦萨】夜夜笙歌,而有些地方就是沉闷的可怕了。

“呵呵,你来了。”贝利亚翻动这一本书,银色的面具之下看不清表情。

“【天使菇】的解药在哪里?”罗娜的声音和语气简直都和上淮一般无二。

“别那么猴急吗,我们坐下来谈。”贝利亚的身后出现了一 “我们没什么好谈的。把药草拿过来。”

“呵呵,你那么天真?”安琪笑得很妩媚。

“别闹了。”贝利亚的脸色有些僵硬,说实话,他只接触过上淮几次,就被感动了好几次,也不知道是什么情愫。

安琪用尖利的嗓子吼道,“好啊,你是不是也心疼她!”

“....”贝利亚心疼莫名的烦躁,但是还是耐着性子,拦住了安琪激动前仰着的身子。

“既然我人都来了,解药。”假扮的上淮的双手一摊,深情淡定,唯独着眸子里毫无光彩。

“别着急,呵呵。”贝利亚坐在,双腿交叉叠放这,似乎像是等着什么人。”

“等等!这个人是罗娜假扮的。”

那个声音是那么的熟悉,从黑暗之中走出来的竟然是那个英俊正义的少年,是鲁兹。

“哦?”贝利亚玩味的搂上了安琪的细腰,转眼看着罗娜,老谋深算,看来上淮还是太年轻。

为什么鲁兹会背叛自己?在暗处盯着的上淮心中涌现出的不是不信任,而是思考难道上次鲁兹PK比赛中打赢五毒国后身上沾染的毒血?有控制人的行动的作用?

“你不早说,害我错怪你了。”安琪装作娇嗔的拍了拍他的胸膛。

“呵呵,谁知道你那么猴急。”贝利亚眼里闪过一丝捕捉不到的不悦。“但是我现在算是知道了,你对我根本就是利用对不对。”

“没错,现在你已经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来不及贝利亚避闪,一把两寸长的小刀瞬间没入贝利亚的颈动脉中。鲜血喷涌而出。

“呵呵,果然男人都是一个样,贪恋美色,只有我的圣好。”刀口滴落的鲜血像是一点点流逝的他们昔日的朝朝暮暮。

“啪啪啪——”远处一个纤细的少年走了出来。

“真是一幕好戏啊,说吧你为什么要引我来里。”

“呵呵,我是真的。”上淮猜的没错,果然幕后的人,果然是贝利亚,但是她却没猜到贝利亚也是被利用的一个。

“现在贝利亚死了,鲁兹的毒素也解除了,你该怎么办?”上淮转眼一道绝命的灵力直冲安琪的百会穴。

没想到的是安琪却意味不明的笑了,她不急着躲避,却看见一幕令人惊讶的场景出现了。

狭长的眸子,尊贵的绛紫色的眸子,五官依旧是那么俊朗,帅气的令人窒息,但是那神情,那眸子已经没有曾经的温柔和含情脉脉了。

安琪得意的看着路西法的举动,果然那老东西没有骗他,这个吸血蛊是很有用处的。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偷这枚戒指吗。”手指上出现的戒指不就是那天丢失的戒指吗。

“因为是有这个戒指,才能够接触你和他之间的生死契约,但是——”安琪一停顿,“我觉得要是不在你面前举行这个庄严的仪式,果然还是不尽兴的。”

075 嗜血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