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59 寂静的黑夜

  洛神震惊的捂着自己火辣辣作痛的脸颊。

“这是上一次你吻我的回礼。”上淮觉得,自己已经很仁慈了,打了洛神一巴掌。

这一下,上一次的记恨就抵消了,也算是上淮原谅了他上一次的冒失。

看着无法从这个令人痛心的举动中走出来的洛神,上淮做出了一个更加令人意想不到的举动。

她拿出匕首,灌入自己的斗气,将匕首放到洛神的手上,一个借力,这把匕首整个都埋入了自己的左腹。

“你在干什么!”洛神适才才从悲怆中反应过来。

“我从来都不知道怎么样能够表达我自己的感情。”上淮的微微的喘气,笑得有些苍白,着匕首中灌输了炙热的涅槃之火,疼痛不属于上次被灵力吞噬的脉络的苦痛。

“你知道吗比起伤害你,伤害自己比较简单,所以你知道我的真心了吗,洛神为什么我越来越觉得你和我原来越远,答应我千万不要骗我...”上淮将洛神的手放在自己的心口,就算自己再后知后觉,大概也能够从洛神的表情中察觉到蛛丝马迹了吧。

“别说话了。”洛神紧张的都忘记了自己是圣光明治疗师,变成了一个手法青涩的少年,自己在紧张,紧张的都忘记怎么才能够治疗她。

洛神的额头上滴落的豆大的汗珠掉在上淮的脸颊上,从上淮的脸上滑落,像是她的泪水一般,洛神的手指仍旧是无法施展任何的光明魔法,连将匕首拔出的勇气都没有。

上淮笑了,握住他的手,利落的将匕首拔出,脸色惨白,“你难道狠心到都不肯为我治疗了吗。”

“你知道吗,刚刚我打你拿一下,心里是有多么的痛,就像这样的疼。”上淮虚弱的躺在洛神的怀里,伤口已经开始慢慢的愈合。

上淮和别人不一样,自己的斗气和涅槃之火像是认主一样,并不会真正的伤害本体。

“你连帮我拔出匕首的勇气都没有,连让我承受这一点伤害的勇气都没有,以后何来伤害我?”

这句话让洛神为之一震,他的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手指颤抖的有多么厉害,难道上淮知道了自己的意图,他要救南槐,所以不得不伤害她。

“你刚刚是在阻止我得到消息,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怕我猜出些什么来,是吗。”上淮的眼里是试探。

连洛神自己都想到,自己竟然是觉得侥幸,庆幸她没有发现自己的目的。

“摩罗伦萨,你不该来。”

“可是我已经来了。”

“回去吧。”

“休想!”上淮说完,强忍着伤痛,转身,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向门口。也许上淮再期待什么才会将自己薄削的后背留给他吧

来到摩罗伦萨,寻找光明神器,为了将上淮的灵魂拼凑齐全,然后交给那个人,不正是自己的目的吗,为什么自己心里又有另外一个声音在阻止自己呢。

“好累啊。”上淮回到旅馆的时候心情不佳。

呈大字型,倒在床上,两眼无神,盯着屋顶的天花板。

闭上眼睛的时候。

“丫头,起来。”

“谁!”上淮一个冷颤,从床上蹦了起来。“!封印书爷爷?”

“呵呵,我们又见面了,傻孩子。”

进入心神,上淮看见空间了的灵魂树竟然已经长得郁郁苍苍了。空间里有了一个像是太阳一般的小型球体。

还有一个老人,白虎在树下打坐。

“封印之书爷爷?”上淮狐疑的走了过去。

屋外是一道黑影,看着依然熟睡的上淮,毫无防备。

能够让上淮毫无防备的人,没有几个。

那黑影动作缓慢,温柔,像是对待自己爱人一样,轻轻抚摸了一下上淮的脸颊。

“呵呵,你倒是识趣。”那人声音很好听,但是纵然再好听,也带着一抹不近人情。

“你再不动手,我就反悔了!”那个人竟然是瓦莎克的声音。瓦莎克的拳头紧握,显然是被控制住了行动。

“你倒是嘴硬,你看怎么深刻的羁绊,也终究抵不过真正的血脉。

“你闭嘴,拿了这个戒指真的能够唤醒我哥哥!”瓦莎克有些将信将疑。

“废话!”贝利亚眼里也闪过不忍,他为什么那么失望,他竟然在失望为什么瓦莎克不挣扎的去抢夺这个戒指。

“你不害怕我拿走了这个戒指,对她不利?”贝利亚的眉头蹙紧。

“你再不滚我就真的后悔了,但是我相信哥哥,不忍心伤害她的,他以前就很爱她。”瓦莎克当然记起来了一些往事。

059 寂静的黑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