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40 绝地反击

  一抹凌厉的煞气,出现在整个战场之上,这是什么,瞬间十万吸血鬼大军,荡然无存,连一丝尘埃都没有留下。

玄服,紫眸,流露出沁人心弦的寒战。整个战场再无一丝云起云涌,那个天神一般的男子纹丝不动,挥手之间抱起了昏迷不醒的上淮,拂袖而去,众人惊呼之余。

却被乘人之危,该隐就这样消失不见了!白虎和瓦莎克停留在控制,两人无法动弹。

“是君主的气息!”瓦莎克的淡紫色明澈眸中,闪露出一丝挣扎。

“怎么回事!”知道该隐消失,白虎才行动自由。

“很明显,有高级魔神在捣鬼,更加危险地是能够自由穿梭的魔兽。”路西法抱着怀里的上淮,出现在两个困惑的少年前面。

“上淮,她没事吧!”瓦莎克心疼的看着肌肤严重灼烧的上淮。

“没事,她现在的身体的唯一主魂都已经被侵蚀了。”某人的声音有些带着呛人的寒意,“再也醒不来了。”

“什么!”白虎和瓦莎克瞬间同时瞪大眼睛。

“如果没有灵魂树的话。”路西法余音未了,怀里的小东西似乎微微一动弹,轻声吩咐,“小圣,白虎你去看看鲁兹的爷爷!”

一切似乎都像是一个世纪那么漫长,整个马德里的吸血鬼战役,整整持续了七天七夜,以一个神秘男子的出现结束,但是确实一场一场残酷的战争。

伴随着向所有吸血鬼的消失,和该隐的消失,一切似乎都有一些无法解释的地方,但是马德里却是重新恢复了自由。

据凯撒将军的空白的回忆中可以隐隐约约猜测出,能够轻易地催眠一个人记忆的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能够做到的,只有恶魔和吸血鬼始祖能够拥有催眠的力量。

战火平息

街道上,许多不同职业的普通人,聚集在一起,搭起木梯子,恢复重建一些被血浸湿的建筑物,所有的人来不及悲伤,和埋葬自己亲人,就开始了新的一天。

在马德里的战士心中,那个子孓一人的少年,成为了脍炙人口的英雄,所有人为战争付出的壮士,坐在花车上,接受老老少少的鲜花和赞美,那一日阳光高照。

这一天也是新王加冕的仪式,那个高高上没有没有长着络腮胡,白鬓长眉的贤者的赞颂,更加没有众人朝拜的景象,没有金碧辉煌的宫殿,没有气宇轩昂的音乐。

只有一个披着金色袍子的俊朗少年,在他周围站着是与他一起共赴生死的伙伴,可是他却迟迟没有一个人走向那个百步阶梯之上的王位。

而是站在鲜红色,浸满英雄热水血的红毯上,保持着一个普通人的姿态,“如果今天让我拥有王位,我会愧疚一辈子的,没有那个人,这个国也就不复存在。”

而另一边,上淮确实大病初愈,刚刚能够下地走路,就缠着路西法,带自己去那座地牢,见自己的族人,自己的亲人,还有自己的老师。

路西法拗不过上淮,不经感叹自己一个堂堂的威风凌凌的恶魔,竟然被这丫头吃的死死的。

“这是什么!”上淮被路西法带到一处前面是一扇白色大理石的门前,“这个地牢里,还有这样的地方?”这扇大门中,似乎不像是囚禁地牢,反倒是像极了西方神话中,打开伊甸园的大门,似乎里面只有自然与阳光。

“该隐的咒语被解除了,这里自然就会变成原来的样子。”路西法的纤手附在门上,大理石门竟然打开了一条缝隙。

里面竟然是扑面而来的春意,和盎然的茵茵绿草,里面竟然还有一座乳白色的巨大的教堂,那琉璃塔钟还在“滴答滴答。”的转动着,当上淮进入这座教堂的那一刻。

钟声响彻了整坐教堂,一个个金色的光芒的光球从天空降临,在上淮站的四方,照射下一束温暖的光芒,是【众神的祝福】,接受祝福的人,将被光明治愈。

上淮有些不明白自己原本无力的身子竟然变得充沛起来,原本枯竭的斗气,竟然比原先更加的活络。

“孩子,你回来了!”一个穿着白色简单的道服的老人,胸口挂着一个十字架,而这个老人身后渐渐的人越来越多,竟然坐满了整个教堂的长木椅。

“爷爷。”连上淮自己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脱口而出的叫道,泪水像是管不住的阀门。

杰拉弗·古博,马德里最尊贵的教皇,历史上的马德里和其他城池一样拥有教会的保护,可是吸血鬼的降临,使得马德里尊贵的古博一族消失在历史中,从此凡是关于圣教会家族的历史,都化作尘埃。

“哎,我说我的便宜徒弟,我那么大个活人,就站在族长身边,你看一下我好吧!”某人显然不显事多,大刺刺的开口。

“哇,雷恩,你还活着!”上淮装作由衷的感叹。

“什么!你个臭丫头,给我等着,我这就收拾你!”雷恩说完就撩起袖子作势要揍上淮。

40 绝地反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