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百三十八章 再遇封阳

  韩守中和雒雪到了小院子,精巧别致,里面是鲜果灵茶。雒雪就简单说自己引发了阵法,让寒玉仙君有了误会等等,至于什么误会,雒雪没有提。“少不得还要有几场战斗,这样也好,我们能有别人来练练手,按照规矩,上仙中后期应该是不会和我们计较的。”

“有几个讲规矩的,从来都是打了小的,引来老的,这也合情,护犊子是本能嘛,也不必畏首畏脚,正好锻炼一下,满足你想好好战斗的愿望。”

“难怪说南方仙域较弱,这里真的是自然条件太好了,都很富足,根本没什么战斗的机会,动起手来,还挺友好,那个南宫泽实力有,就是缺乏实战经验,他们最厉害的寒玉仙君也是如此,符文云箓非常精巧,可惜战斗力不足。”

“自然是比不上北方仙域,刀口上舔血的生活才能产生真正的战士,这里的战斗都太精巧,不带杀气,所以,我感到了波动,还以为是切磋而已,明天咱去看看他们的角斗场,看一下真实血腥的实战是什么水准。”

“这里的人真的很文明,衣食无忧,快乐富足,你怎么可能要求他们像狼一样去战斗呢。所以,他们的仙器应该很厉害,这样弥补了仙力对战的不足。至少阵法和符文的结合就很好,构思精巧,寒玉仙君应该是还没有修炼到真正核心的东西,或者说他还没有找到自己的路。”

“要想舒服的生活,这里真不错。”

敬山上仙和南宫林上仙到达福隆别苑是前后脚,两人看到冰封的南宫泽,虽然福隆别苑贴心的关闭了正门,打开了东门,可是这件事还是不胫而走,幸好都知道白家和南宫家不好惹,也没有什么围观,但白家和南宫家还是先后到了不少人,其中就有百宝斋的弘文上仙和白执事白静屿。

白静屿看寒玉的小师叔敬山上仙,画出云箓,几乎再现了当时的战斗场景,大家看罢之后,陷入沉默。白静屿就觉得自己有眼无珠,夜郎自大。

白家出仙符师,每一代都会出一两个惊才绝艳之辈,寒玉就是其中的佼佼者,玄仙级别在南方仙域可以说是顶尖的,如今走不了两个回合,对方的镇字符文是带了图文源力的。难怪自己把那两块青灰色废石料看了很久,也没查看出什么端倪,人家就肯出大价钱,回去还要好好琢磨。

“寒玉,你不是她的对手,就凭她的镇字符文,都可以和我过几招了,囚字符文也很精妙,虽然没有镇字图文威力巨大,可手法比起我们妙经宫,不差半点,甚至有些地方就像是妙经宫的手法,要不是确定此女不是妙经宫弟子,我都要以为她是哪位妙经宫的前辈弟子。说不定还真有这种可能。”

寒玉一脸尴尬,小师叔能不能别胡思乱想,先解决锁心咒。敬山上仙一脸无奈,“她手法奇特,妙经宫似乎没有这样的手法,这锁心咒我可以抹去,可这样的伤害可比咒语还要大,不如给她仙石吧,也没多少。我也可以看看,这手法怎么精巧难解。”跑到弘文上仙跟前,嘀嘀咕咕讨论去了。

寒玉更是无语,这是仙石多少的问题吗?这两位上仙不觉得很丢脸吗,看小师叔一脸兴奋,觉得自己傻了,为甚要找个嗜武成痴的小师叔来,他被这小丫头折服了。

再看南宫林不赶快解冻,竟然摸着冰壳子,一个劲儿感叹,“玄冰寒气,极寒之冰的最初等,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北方仙域和西方仙域我都找过了,真没碰到,有机会要问一问。”

南宫深也尴尬的要死,看着冰雕弟弟悲愤的眼神,师傅一脸兴奋的模样,为什么被欺负了,长辈还很兴奋呢,实在忍不住小声提醒了一下,“请师傅解了十九弟的冰冻。”

“傻瓜,解什么解,还不趁此感悟一下,我都想被冻在玄冰寒气里。解开能怎样,你们丢脸的事已经都传开了。输了,修习好了,再赢回来就是,我要出手,不是更难听,被小丫头打败就觉得更丢脸?就算是你大哥来,闭关前来,也未必能赢。”

南宫深被训斥之后,反而没那么难堪了,原来连水运宗玄仙第一人也未必能赢啊。

一个时辰之后,南宫泽身上的冰凌消失,看着围观的熟人们,面红耳赤,从羞愤欲死到被师傅反复追问冻住的感觉,脸皮什么的早已经不知道被丢到哪里了,到后来被很多人谈论,还到他面前反复证实,以至于后来南宫泽顺利的体会到玄冰寒气,成功在玄仙就凝聚了极寒之冰之后,才真的放下这一场失败,才意识到这一场失败给他带来了多大的好处,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南宫林带着南宫泽和南宫深请见雒雪和韩守中,南宫深、南宫泽赔了礼,当然也交了仙石,雒雪就解了锁心咒。南宫林邀请雒雪和韩手中去水运道做客,雒雪和韩守中婉拒。

南宫林也不甚在意,和雒雪交流起极寒之冰、玄冰寒气。自己凝出寒冰,请雒雪指导,雒雪也不吝啬,把自己的体会和领悟说出来,两人很快就进入钻研和学习的状态,甚至演示了几招,对战了几招。完全忘却了其他人。

南宫深和南宫泽刚开始很无语,后来也很有触动,毕竟也是玄仙后期,也不再拘谨,偶尔也会问一些问题,四人完全忘却了韩守中。

韩守中看到消息玉简又亮了,出来一看是白敬山带着寒玉、白修、白容三人,说明南宫林还未离去,无法给三人解去锁心咒。白家人还未走,封阳带着封简就亲自登门了。

封阳虽然是御火道出身,却在九道仙宫很有地位,是九道仙宫十五位长老中六位常驻长老之一。

九道仙宫每门出一人成立长老会,这一人不得在每个宗门中担任职务。在从九门中遴选六人作为常驻长老,和长老会一起就九道仙宫这个联盟组织的一些事项投票决策,而具体执行这些项目的就是这六位常驻长老,同时,这六位常驻长老巡行在九道仙宫的管辖地域,有危险要出战,对各门违规的弟子或长老有处罚权。这六位长老由九道仙宫九门比赛入围,再由长老会和九门掌门投票决定。

封阳回到九道仙宫,就把逍遥殿完胜神霄派的事报告给长老会和各掌门,再加上其他同去的几个长老和弟子回来的讲述,小蝶在妙香宫的修炼,展现了不凡的实力,有几年时间都在流传逍遥殿的传说,甚至有不少年纪大的上仙,都在想,难道会再出一个北冥吗。

直到几十年后,有新的飞升者出现,当然也有几名来到了九道仙宫,随着实力的展现,并没有封阳仙君和漩阳仙君说的那么夸张,在仙界也就是散仙七八级,对仙力的使用也比较粗糙,当然实战水平要高于同级,可也决算不上精彩绝艳,关于逍遥殿的传说才逐渐平息下去。

封阳仙君再听到韩守中和雒雪的消息,非常兴奋,立刻就赶来了,看到韩守中已经是玄仙中后期的境界,诧异之极,不到八十年的时间,从散仙九级到玄仙中后期,大部分人是需要几千年时间的,万年时间的也大有人在,就是天才也要在千年时间才能完成仙力积累,领悟什么的则是要看个人悟性,反而不太好说,但仙力积累完全无法作假啊,就是仙丹灵药堆也要堆到一定的厚度,才能勉强完成。

两人再见也不觉得生疏,封阳很高兴,力邀韩守中和雒雪,“跟我回御火道吧,我们御火道再过一个月就是每年年终弟子比武,之后可以开启一个火焰的小世界,里面有很多种火焰祭坛,不过没有九幽阴火,你俩可以深入感受一下,在里面修炼一段时间,应该会有帮助。若是愿意灭一灭弟子的威风,给他们指点一二,那就是他们的造化。”

韩守中也觉得机会难得,自己虽然有欲心炎,但还有很多天火都没有体会,能体会多种火焰,深入到火焰小世界,这真是一个绝佳的机会。立刻就答应了下来。

敬山仙君觉得封阳是不是疯了,竟然邀请进入两个外人去观看弟子年终比较,还要进入火焰小世界修炼,这不是要把老底都暴露给两人,这种活动就是在九道仙宫联盟中,每个门派观看其他门派弟子比赛的人数也不会超过一掌之数。忽然又觉得以雒雪的实力,又有符箓源力,到真的可以刺激一下门下弟子的修行,灭灭弟子沾沾自喜、自以为是的毛病。可他不是封阳仙君,无法做出这么重要的决定,必须要回宗门商量。

雒雪和南宫林及弟子出来,就看到封阳上仙,很高兴。

再回身看到敬山仙君和寒玉仙君,雒雪也没客气,收了仙石,也没回避,当着大家的面,解了白家三人的锁心咒,敬山仙君也没看出什么特别之处,很想查看一番,就带着弟子先告辞了。

第三百三十八章 再遇封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