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百三十七章 争斗

  寒玉仙君在雅砻城或者说在九道仙宫可以说是无人不晓,首先是妙经宫的宫主千文上仙的幼子,是白家的少主,传说以寒玉仙君的修为就是当妙经宫的宫主也不会有人有疑义。当然也是这次万年大比玄仙级别中最热门的人选,被寄予厚望,能和其他几方仙域一争长短。

俊美无双,冷傲非常,传说十岁就在寒玉上刻下符文,惊为奇才,世人称其为寒玉仙君。寒玉仙君在众星捧月的氛围里成长起来,爱慕他的仙子不计其数,修仙者原本少了世俗的礼教限制,自荐枕席的人层出不穷,得了寒玉仙君的青睐,就等于直接进入顶层仙界了。偏偏寒玉公子从小就在锦绣堆里长大,什么样的仙子没见过,能得他青睐的少之又少。

几个一同来的仙君也是眼热到不行,一看寒玉仙君现在笑如春风,青眼有加,一边感叹小仙子造化好,一边也想赶紧成其美事。一绿衣男子赶紧上前,“小仙子,寒玉仙君已到,你还不过来见礼。”

雒雪正觉得这阵法原来是有几处关联的,感应到有六人进了园子,可是不想中断对阵法的探究,就没有睁眼,没想到这几个闲人,非要打断,按下不耐烦,睁开双眼,冷冷的看向六人。

原本还是如阳光般明媚,被雒雪冰凉的目光,看到竟然生了些寒意,如冬月笼罩。六人毕竟已是玄仙,立刻察觉这个女子实力不一般。寒玉仙君更是心里一喜,这清冷冰寒的气质和自己是绝配啊,看来她已自己探究过自己。

绿衣男子愣了一下,接着说,“你催动阵法,不就是要见寒玉仙君吗?怎么还不过来见礼。仙子是哪个仙宫的师妹?”

雒雪一眼扫过,自然知道能察觉这阵法有人探查的寒玉仙君是哪位,耐住性子解释,“抱歉,只是觉得此阵法奇特,想学习一下,没想到扰到仙君,请见谅,我这就离开。”

寒玉仙君脸上就有点挂不住了,竟然不是爱慕自己的仙子,是自己自作多情,脸上的笑容消失,绿衣男子一看,头皮发麻,自己也有着怂恿之责啊,这仙子怎么这么没眼色,不识好歹。

“站住,这里岂是你一个小仙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你是哪个小宗门的,竟然这般无礼。”

雒雪一看今天不能轻易脱身了,自己说错什么了,这几人突然都面色难看,不就是不想认识这几人,也懒得废话,冷哼一声,不想搭理。

扑哧一声,从园内走出来三个人,三人都一副戏谑的表情,“哎呦,真难得,竟然有仙子不想搭理水运宗的南宫泽。南宫兄,你不会气急败坏,想要强抢吧。”

“怎么可能,南宫兄堂堂七尺男儿,如何会和女子动手,更何况是六个对一个,就是寒玉仙君也不会丢这个脸的。”

一个玄衣男子制止,“你俩少说两句。寒玉仙君,相邀不如偶遇,在下请几位移步,封某正有事相问。”

寒玉内心正风起云涌,从来还没人漠视他的存在,对他熟视无睹,尤其是女子,他自不会自大到人全天下的女人都爱他,可是能做到视而不见的,见而没有反应的,这小女子是第一人,是该顺着封简的话就此算了,还是探究一下这女子的来历。

绿衣男子看寒玉仙君并没有表态,自己刚又被雷玉宫的雷况嘲笑了一番,怒火中烧,“小丫头,你不报出师门,休怪我不客气。水龙拳”说罢,抬手一条龙形水波从指尖飞出,越长越大,空中盘旋一圈,已经足有三五丈长,冲向雒雪。

雒雪看着水龙飞来,一指伸出“冰封”龙形波涛从龙须开始,眼见得变成了晶莹透明的冰晶,寒气顺着龙尾和仙力,直接把绿衣人冰冻成一座冰雕,若不是眼睛内还有惊慌,真像是从哪里搬来的。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水龙拳气势很足,并不没有杀意,大家也想见见这女子的实力,谁知道,一招高下立分,绿衣旁边的男子一顿,立刻帮忙,“解冻。”手中仙气一出,冰封顺着仙气立刻把这人也冻住了。

寒玉仙君激起了斗志,玄仙后期,隐藏得很深,初一见竟然觉得她是玄仙初期的水平。“风云令”手起指落,云雾飞快的变成云箓,一个个风团呼啸而来。

雒雪一掌拍下,“镇”落在云箓上,云箓像是受到了重创,立刻飞散;另一只手在空中写了一字,“囚”扔向六人,其余四人一看一张大网铺天盖下,立刻反击,发出招式,感觉这网依然来势不减,落在了几人身上,几人的元神肉身立刻感到被束缚。

寒玉仙君已经是冰水兜头浇下,彻底清醒了,符源之力,绝不会错,这个女子竟然有符源之力,到底是哪个隐世家族,妙经宫也不过就两个仙箓图文,能揣摩到符源之力,就是宫主或者长老的有力竞争者。这种无力感让他很绝望。

寒玉仙君身边的男子这时也不顾丢脸了,“仙子好说,是我们唐突了仙子,我们是妙经宫弟子,看仙子也是仙符师,一切都好说。”

封简几人这时也没了嘲笑之心,这九道仙宫虽然有竞争,但毕竟都是小恩怨,也就是彼此部分而已,对外还是要同气连枝,真的被小姑娘,(唉,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小姑娘,)打得全军覆没,谁都是颜面扫地。

封简一拱手,“仙子,得饶人处且饶人,何况也没什么恩怨,只是南宫泽莽撞了一点。”

雷况看雒雪不为所动,有点急了,“你不想与九道仙宫为敌,快点放人,这里人来人往的。”一道雷霆劈向大网。

雷霆之力灌注到网上,顺着大网落在几人身上,紫电银光,几人躲都无处躲,生生挨了一道雷劈。“雷况,你要干什么。”网中几人头发竖直而立,说不出的滑稽。

雒雪抿嘴轻笑,雷况都快疯了,什么情况,一道雷霆之力劈向雒雪,雒雪手书一个雷字符文,把这道雷霆之力吸入符中,随着雒雪点下,落在雷况自己身上,雷况全力相抗,一声霹雳,他面黑发飞,竟是比网中的人还要狼狈。

雷况身边的男子正要动手,被封简拦住,动手人越多,此时越难调节。就看见一男子从旁边院子里过来,冷冷的扫过几人,“九道仙宫就是这样恃强凌弱的,欺负女子算什么本事,冲我来,逍遥殿韩守中。”

韩守中看向雒雪,没有半点吃亏的迹象,“这几人是不是欺负你了,不如杀一儆百,省得以后麻烦。”

雒雪温柔的笑了笑,“算不上欺负吧,给点苦头就算了,要不然见了封阳仙君,面子上也不好看。都办妥了?”

“嗯,跟他们小厮去园子里挑了一处小巧安静的,看见有战斗,倒没想到会是有人欺负你,你确定不需要教训一二。”

“哎,太粗鲁,不要动不动就动手,要以和为贵,我们走吧。”

寒玉和封简这些人听得嘴直抽抽,以和为贵,太粗鲁,这女子是说着玩的吧。是谁一言不合就开打的,哎,好像是自己方。

封简一拱手,“逍遥殿韩仙君,可是认识家叔封阳仙君?曾听四叔回来讲述了雒雪仙君以散仙九级力战玄仙的事,很是仰慕,今日一见,果然是战力超群。不如让我招待一二,与我回封家小住。”

韩守中听见封简说到仰慕,长眉微蹙,心里暗道,我媳妇哪里需要别人仰慕。“原来是封阳上仙的家人,失敬。我二人初来乍到,还未安顿,还有些私事,过两日自会给封阳上仙投拜贴,就不麻烦封简仙君了。”

雒雪看韩守中拒绝的干脆,再看封简面色难看,想想小蝶毕竟还在九道仙宫,也不好做得太绝,指尖挑画,落在六人身上,“锁心咒。此咒不会危及生命,劝诫人心向善,不能动杀机。一人百块中品仙石,我就给你们解掉。”

雒雪收了囚字符文,留下冰雕的绿衣男子,“一个时辰就会解了,小惩大诫。若是不服,随时来挑战。”

雒雪和韩守中两人没做停留,寒玉几人立刻也能活动了,但几人都感到了自己意念中多了一道枷锁,尝试了一下,根本无法解开。

“南宫泽,我在这里陪你,南宫深你回去找位上仙过来,白修你和白容一个回妙经宫找小师叔来,一个去百宝斋把坐镇的弘文上仙请来,若是他不肯来,就请他解什么锁心咒。蓝智,听说你们门中最小的的彩蝶长老就是从逍遥殿来的,你去请一请她。”

封简一看寒玉布置的无懈可击,既有可以转圜交涉的中间人,也有能站在身后,为其撑腰的;还有能解了南宫泽一时之困的人,自己也不便多留,“寒玉仙君,我也回封家给四叔传个消息,还是以和为贵,万年大比就要开始,我们还是不要内耗,毕竟南方仙域的玄仙级别上次输的太惨。”

第三百三十七章 争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