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三百三十一章 散仙的战斗

  沉枫和海长青你来我往,一个剑如神助,摆出各种剑阵,似流星,似飞瀑,如鸟禽,如灵兽,看得眼花缭乱,很多大宗门的核心弟子也不由得佩服此人剑阵变化之多;再看海长青,一柄长剑和身体合二为一,恰如游龙,剑芒闪闪,一一化解,竟然没有丝毫狼狈,女弟子不由的改变对剑修看法,这身姿矫健,翩若游龙,煞是有仙人之飘逸。

沉枫把剑阵一一摆开,却发现无法战胜,每一个剑阵都极为耗费仙力,平常对战,三五剑阵就能战胜对手,如今自己都施展了不下百来个剑阵,竟然毫无胜算,自己的仙力也支撑不了太久。

沉枫把飞剑摆好破军阵,抑制住,缓缓抽出身后的长剑,捏了一个起剑诀,“仙剑神霄。”神霄剑剑身隐隐传出云涌风雷之声,更像是一个小星球从虚空缓缓飞来,无数的力量在汇聚。

看台传出嗡嗡之声,神霄剑一剑克万法,也是仙界著名的神兵了,后来神霄仙君归隐留下神霄剑做镇派之宝。

落雨不由的叹息,神霄剑一出,胜负已出,试想谁能调出足够多的仙力阻挡一个星球的碰撞。逍遥殿好多弟子都在骂,“真无耻,用神兵决胜负,算什么真本事。”

看台上也有这样的声音传出,但也有反对的声音,神兵也是人家的实力,怎么能不用呢。

海长青挽出一个剑花,龙力收敛,隐没于龙渊剑中,右手持剑,竖于身前,左手张开,一道无形的力量出现,“心道慧剑。”

“双剑,真的是双剑啊。”

“为什么看不到是什么剑?慧剑是什么剑?”

看台上的各家长老不由倒吸一口冷气,心道正是逍遥殿主修功法,可是心道难修,主要是每人心道不同,师门很难指导,走出一条自己的道那需要岁月和阅历的累积,真正修心道成上仙的,最著名的就是逍遥仙君,可是之后的数万年并没有一个能继承心道的继承人。

封阳看向燃云,“想不到逍遥殿有了心道的继承人,即使输了,此子也值得好好培养。”

燃云拈着胡须,心里一阵激动,难怪能进入逍遥殿,能修心道,必定是得了传承。天不亡我啊,即使失败,我也要让这几人离开,把逍遥殿的正统功法传给他们,谁知万年后不会出一个逍遥仙君。虽然此人现在以剑道代替心道,总归是走上了这条路。

沉枫眼睛微眯,他感到了威胁,感到了一丝剑意,很弱,如涓涓细流,可是慧剑一出,这细小的水流忽然像是汇入了无数的细流,涨大,竟然形成仙力汇聚的洪流,眼前的人再不是文人雅士,而是一柄剑,一柄由剑意汇聚而成的剑,锋锐无比,所向披靡。

“不能让他成长起来,他的出现会是我今后剑道上难以超越山峰。”沉枫杀机毕现,调用了自己全部仙力,破军剑阵已经变换成一柄绝世凶剑,灭生剑剑阵,这是他的杀手锏。

神霄派的弟子悄然无声,掌门凌陌不由暗自点头,不愧是年轻一辈中第一人,他完全知道该怎么处理此事,可以借助神兵铲除此子,也可以说是无法控制神兵,灭生剑又是最厉害的底牌,凌陌和蜀青不由的松了一口气。修心道,必须要除去,难修归难修,可一旦修成,很难有人克制。

杀机出现得太快,逍遥殿的人大呼不好,可是没办法阻止,神霄剑已经缓缓向下劈出,风雷之声贯耳,修为差一点的弟子,已经耳窍出血,头疼欲裂,这还是在场外,透过防护漏出来的威力。

弟子惊呼,“这是散仙的战斗吗?玄仙也不过如此吧。”

风雷之声渐进,海长青左手中虚无的剑隐隐出现,仙力流转,剑身晶莹流光,金色的慧字符文逐渐显现放大,金光中海长青岿然不动,右手捏出御剑诀,左手虚空中看似无比随意的十连斩。

只见金光闪闪,如星辰般的力量,竟然被劈开连绵不绝砸在防护罩上,防护罩犹如皮囊般左凸右起,有些地方甚至都已爆出裂痕,从里面透出锋利的仙力,一时间危险异常,四角做防护的人赶忙加固防护罩,狼狈之极。

一阵狂乱过后,只见沉枫口吐鲜血,已经抱着神霄剑扑倒在场中央,身边是散落的飞剑。对面海长青法衣破碎,白皙年轻的脸庞一道血迹在嘴角,但却屹立未倒。

场内一片死寂,不知过了多久,海长青问道,“可以判定胜负了吗?”

裁判随即判定逍遥殿胜。防护罩打开,神霄派长老上前查看沉枫,性命还在,就是被神霄剑反噬的厉害。

海长青下台,“赢得漂亮。”雒雪立刻用力绿光治疗,周围一片生机。逍遥殿的弟子兴奋的欢呼着。

神霄派弟子难以置信,“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有人能对抗神霄剑,难道是玄仙吗?各宗门弟子也在怀疑,不过他们在怀疑这柄神霄剑是不是仿制品。

天宫的信使昊祯仙君小声说着,“很聪明,直接斩断了神霄剑和沉枫的元神联系。让沉枫分担了大部分的神霄剑力量。”

伯毅仙君也点头,“剑意如此厉害,收起来竟然不泄半分,剑道已经能由心所控,应该是参加过很多战斗,比赛中使用的剑法也不拘泥套路,很灵活,不仅天赋很好,修炼的也很勤奋。”

燃云和抱朴交换了眼神,眼中露出狂喜之色,心道慧剑真的心中有剑,意为剑锋,这是很成熟的心道修士了,只要想渡雷劫,应该很快就能成为玄仙。

封阳和漩阳神识交流,“那慧剑上出现的可是慧字符文,怎么是金色的?难道已经是符箓图文了不成?”

“不好判断是剑中所带,还是有人烙印的,至少对元神的增幅成倍。”

“妙经宫要是来人,估计会疯了。”

蜀青刚才还开玩笑,说神霄剑一出,无能避其锋芒,散仙三位战斗已经可以结束了。如今被海长青打了脸,心里更是有些恐慌,这么好的弟子为什么要投到逍遥殿,九室洞天最多也只有一位弟子可以抗衡,这万年大比的名额太难了。

神霄派还算镇定,派出了郝铭,郝铭一跃上台,背后是细长双刃夜神刃。倨傲的问了句,“逍遥殿,谁来受死?”

金蝎起身,“我想试试,我的沉星钩。”

落雨小声说道,“夜神刃汇聚阴煞,会让人神志不清,郝铭非常狂暴,毁越战越疯。”

金蝎一点头,“我速战速决”

郝铭抱臂,战甲之外的肌肤全是累累伤痕,一张脸上也像是被划得乱七八糟,斜眼看着英俊如玉的金蝎,一时间杀意弥漫开来,“战疯子郝铭,我最讨厌小白脸,能活下来,你就等着数伤痕吧。”

金蝎似乎不明白他说的小白脸是谁,自己的肤色明明是古铜色,下意识的看向韩守中和海长青,在他心里,这两人更像是他说的小白脸,看到小蝶翻白眼,“说你呢,傻瓜。”

金蝎反应过来,一板一眼的对郝铭说到,“逍遥殿金蝎。我的脸不白,我要速战速决,不会有太多伤痕。

台下扑哧声一片,小蝶和玄蛛嫌弃的翻白眼,“真丢脸,以后还是让他少说话。”

郝铭原本很酷,被这个傻乎乎的少年拉低水准,显得自己也有些傻,冷哼一声,抽出背后交叉的夜神刃。夜神刃一出,整片赛场温度下降,带着阴寒之气,一股股阴煞像风刃在空间旋转,都能割裂出刃口。

金蝎双臂一伸,一对钩状武器出现,钩子通体碧绿,竟不像是金属材质,仔细看去,钩子并不是碧绿,而是外面覆了一层碧绿色的火焰,偶尔会有黑色火焰闪动。

阴煞之气彼此吞噬,汇聚成五团球状的黑云,仔细看竟然是小婴儿的模样,只是一点也不可爱。

“竟然练成了五阴煞,难怪能使用夜神刃,这可是专门吞噬神魂的,不惧刀枪,和夜神刃相辅相成。”

神霄派弟子和长老在一片议论声中,终于挽回了点面子。

落雨愁容满面,“五阴煞,一般玄仙中期才能练成。需要有克制魂魄邪恶的法器才能不受伤害。要不我们认输吧。”

雒雪笑着拍拍落雨的手,“放心,金蝎恰好有一种火焰可以克制阴煞。”

金蝎很早就羡慕能使用火焰的韩守中和雒雪,原本虫子是很害怕火焰的,偏偏金蝎是在太阳火焰之下,才能让毒素释放的更彻底,专门请雒雪给他一点火焰种子。雒雪也不吝啬,结合蝎毒是神经毒素,专门挑了太阳精炎、蓝焱幽火和九幽阴火三种正大光明的克邪、燃烧血肉,焚灭神魂的火焰让他孕养和修炼,过程也是痛苦万分,在练魔的帮助下,总算是有些火焰了,只是不如雒雪那么多。

两人战斗开始,五阴煞刚一开始战斗,就拼命躲闪,恨不能躲到郝铭的身体里,看得大家莫名其妙,这绿色火焰带毒,可是阴煞为什么会怕毒呢?

三百三十一章 散仙的战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