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百零九章 家人国事

  两人洗漱完毕,雒雪看着镜子,“都当祖母了,我是不是应该装扮的的老一点啊,要是吓着孩子们怎么办?我也变成白头发吧。”

韩守中正在擦雒雪的青丝,“红颜白发更吓人,你就稍微改变一下气息,要不然你比舒展还年轻,怕他叫你娘亲,叫不出口。”

“我们的小肉包子掐指算来都已经二十七岁了,我想他肯定跟你很像,只是头发没有白。”

“一会儿不就见到了,我看不用一会儿,这会儿正兵荒马乱的陆续有人回来了,应该是舒展,噫,韩梧也来了。”韩守中感应到外面正走来一些人。

“倏忽十年”两人容貌看上去像是三十出头,“不够,倏忽二十年。”

终于有了中年人的模样,雒雪看到镜子中的自己,“嗯,老了也不错嘛,似乎更有威严了一些。”

“嗯,是个美丽的老太太。”韩守中故意说道,“有点老太君的威严,可是,都知道我们修行求道,一点仙迹都没有,万一舒展那傻小子以为我们吃了很多苦怎么办?差不多就行,以后孙子孙女都不记得我们的模样不是也很可笑。”

“你说的也有道理,就倏忽十年吧。”

韩守中和雒雪走出凝香楼,正看见舒展跌跌撞撞的跑来,很像离开九州大陆的韩守中,只是头发还是乌黑。

舒展看着出来的爹娘和离开时一般无二,娘亲飞掠过来,眼睛里闪着泪光。“展儿,我们终于又相见了。”把儿子搂在怀里,思念如潮水般涌来。

等三人情绪稳定一些,韩梧又扶着雒雪哭了一场,陆续大家都到了,敏谦已经完全是个中年人的模样,看见姐姐和姐夫容颜未改,还和舒展差不多,心中也无限感慨,朝中都说他们一家有仙丹,能延缓衰老,要是看见姐姐、姐夫,非要称两人为仙人不可。

到了正厅,听见舒朗正从外面跑进来,“舒展,真的是爹娘回来了吗?”雒雪起身就看到舒朗已经进来了,快步上前,“娘亲。”惹得大家又一阵掉泪,看着看着,画面好奇怪,一个四十多岁的,留着胡须的男子跪在地上,叫着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娘亲。

韩守中咳了一声,“好了,你娘今天把这几十年的眼泪都流尽了,好不容易团聚,都好好的吧,舒朗你是大哥,还是丞相,当着媳妇、子女这成何体统。”

舒朗有点尴尬的起身,“我看到娘亲和父亲还和当年一般模样,就有点恍惚的像是回到了过去。”一屋子人都哈哈大笑,想想原本很方正的相爷竟然会像小孩子一般哭,就觉得很好笑。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热闹起来。舒朗带着夫人,两子一女行了礼,夫人正是庄修文的小妹妹庄修仪,大家闺秀,自有一番气度。

雒雪拉着修仪的手,“舒朗年少时跟着我吃了不少苦,从小就带着妹妹弟弟,很会疼人,我不担心他待你不好,只是可怜他没有享受有人疼的滋味,现在就把他交给你,你好好疼疼他。”

“娘,您这么说,我——”舒朗正要说话,雒雪抬手止住他,“我们娘俩说话,你别插嘴。”

“他是嫌你多管闲事,他自己的媳妇不疼他,会疼谁呀。”韩守中笑着拉着三个孩子,“这三个孩子被教的很好,这么有礼。”

“我是糊涂了,也不过白嘱咐一句,修仪当然是知道当娘的心思,儿子再大,也是想让人家捧在手里的。”

“娘,我会听您的话,用心照顾的。”修仪也眼角闪着泪光。

“你多辛苦,这三个孩子真的教的很好,有庄家的风范。”

舒展尚的是清江公主,身边站着一个男孩,怀里一个男孩,舒展抱着一个女孩。清江公主原是殇王的女儿,殇王就是原来的太子,身体一直不好,十年前去世,追封为殇王。

雒雪抱过男孩,“这个真跟舒展小时候一样,胖嘟嘟的不哭也不闹,不像舒畅整天哭哭啼啼。”

“这个小丫头跟舒畅一样,只要有我在,别人一抱着就哭。可能是生下来身体弱,娇气得很。”舒展怀里的小丫头睁开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雒雪。

雒雪也抱到怀里,“这丫头跟我投缘,哪里是娇气,她的体质特殊,别人带不好的,是不是?小糯米丸子,没少折腾你娘亲吧。”怀里的小丫头咕咕的笑了。

清河公主都要跪拜了,“这小丫头谁都带不好,除了哭就是哭,也就夫君抱着和睡着了能好一会儿。我都快愁死了。”

“你辛苦了,因为她身体也有了暗伤,不过别害怕,我给你调一调就好了。舒展,你媳妇不容易,你又是个心粗的,多想着点她,多陪陪她。”

“娘,夫君对我很好的。”清和公主有点不好意思。清和真心觉得自己幸福,公主、郡主,谁不羡慕她,年轻有为,夫妻和美,没有其他女人让人心烦。

“那就好,这小丫头,先养在我身边每天一个时辰吧,你们俩也想想,要是舍得,我就多带带她,有可能以后就要跟着我,舍不得,我就帮她调养一番,也不会像现在这么容易生病了。这事不着急,两三年内决定就好。也别有什么负担,各人都有各人的活法,她生在咱们家,咱们尽力不让她吃苦就是。”

接下来是敏谦一家,纹卿这时也到了,也是两子一女,女儿已经出嫁,三个儿子一个接替了纹卿,成了祺家的掌控者,一个去了永济郡,最小的儿子想要当个游侠儿,外出游学去了,纹卿带着两个小孙子,小豆丁显然常常来,一点都不受拘束。

后来冷锋和韩梧,韩江和韩桐、还有原来的大丫鬟都一一见过,大家自是一番感慨。

晚饭后,舒朗、舒展和敏谦留下,几人又聊了很多,了解了一下当前的辰南国。

先皇帝当年派太子和四皇子、三皇子一同南巡,回来后,太子的身体就一天不如一天,把清河郡主嫁给舒展,最后不治身亡。先皇就没有再立太子。

五年前,先皇驾崩时,口头传位给豫王,大臣都在身侧,听得清清楚楚。豫王也顺利的登上龙座,称皇裕丰,改年中兴,看似平稳过渡,几位皇子回京守制,也没表现出异状,当时敏谦就建议,让几位王爷就留在京城中,等个几年之后再说,偏偏三年已过,几个王爷联名上奏回属地,主动消减开支,裕丰皇帝就同意了,自己选择,想留在京城就留下,想回属地就回属地,三皇子就回到了越地,一年后自封属地为越国,不再是辰南国的属地。

现在一派人是主张让四皇子吴王,带领一些人去劝降,主和派主要以文臣,与吴越两地有联系的武将为主,毕竟有很多官兵都是有家人的,劝降可以避免自相残杀,以攻心为上。

另一边是主战派,主张直接出兵攻占越地,控制和越王有联系的吴王及其他有联系的官员、家属,派两支队伍直接征讨,对其他人也是个震慑,这一派主要以中原和北方的武将为主,也就是海敏谦他们为主。裕丰皇帝还在摇摆不定,一方是手足,他也觉得刀剑相向不好,更何况战火会影响百姓的生活。可任其发展,终将是尾大不掉,最后还是要靠武力解决。

几人正在聊着,忽然下人来报,宫中来人,敏谦刚出去,就突然听到外间,恭迎皇帝的声音响起,从外间走进来一中年男子,正是原来的六皇子豫王,现在的皇帝裕丰。

“静之,我听说你回来,特地跑来看看。”韩守中看着已经中年的皇帝,心里也很感慨,这个从小就喜欢跟着他,性格里稍微有些柔弱的皇子竟然成了皇帝。当年先皇曾经说过几个儿子,太子身体差,但因为从小作为储君来培养,很有大局观;三皇子好大喜功,穷兵黩武,恐怕不是百姓的福气;四皇子气度不足,眼光狭小,成不了大事;六皇子性子纯良,气度不凡,也没有私心,做事情也有分寸,唯一就是有点优柔寡断,可这个缺点作为皇帝,来说,容易被左右。所以,总把六皇子和他搭在一起,一方面当然是想让他影响一下,变成果断的人,另一方面,也是有意再把太子的势力转交给六皇子,这一支是皇后嫡子。

韩守中起身,正要以臣子身份见礼,被皇帝一把拉住,“你还跟我客气什么,我的性子你还不知道,我也就是暂管天下几年,找个机会把皇位禅让给顼儿。皇帝这活儿还真不是好干的,我都快要被他们吵死了,太后死活不让出兵,说只要我出兵,她就吊死在宫里。”

海敏谦小心解释如今的太后是原来的安淑妃,皇后娘娘先一步薨了。韩守中点头明了,安淑妃就是三皇子的母亲。当然不会让出兵,竟然还要让自己的侄子前去劝谏,说一定能劝降成功。幸好裕丰皇帝善良归善良,还没有糊涂到把安国公一家最重要的接班人放走。

第三百零九章 家人国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