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百零七章 重返混乱城

  “雒雪,不要这么消耗,阴阳梭的承受也是有限的。”拂衣提醒她。还真是,要是别人,就是一般上仙,也很难有仙府中蕴藏几条仙力灵脉的。

“好的,我会当心。不在用倏忽之门。这一段空间真的很难得,用来演练招数也是极好的,我刚才小试了一下,即使割破也不会流失生命,即刻就回到了之前。大家在赶紧试试平时不好尝试的想法,我感觉我们快要出去了。”

雒雪突然对恒字符又有了理解,开始进入新的修炼。

宁子风和海长青演练着自己曾经设想的很多招式。

舒展和韩守中对万阵图都有了新的感悟,毕竟阵法的推衍还从没有机会能按照自己想法一一呈现。

拂衣突然用绝杀术和宁子风对战,帮助宁子风来体会,把光和影的奥妙一一展示给宁子风。把他带入无相空间,找一处光影变幻的地方,让他好好领悟,再陪他对战。

雒雪把恒字符文反复演绎,推衍,灵力不停的汇聚、调用,这片空间对这个符文的帮助最大,采用大推衍术不停的推衍,直到有一天雒雪写出恒,大家都立刻感应到了一股庞大的力量汇聚起来,灌注在阴阳梭中,几人的脑海中就像一条仙力汇聚的河流,形成天上一弯上弦月,逐渐圆满,在消减,几乎看不见的力量又形成上弦月,周而复始。

又看到浩渺宽阔的河流,水流不息,一枚像树叶一样不堪一浪的小船在河流上穿行,忽而被浪打翻,一段浮沉,又开始向对岸行进,循环往复,终于到了对岸,载了一个人,再飘向对岸,虽然浪头打来,小船却没有翻,在浪里到达对岸,一点灯火出现,又载了两人穿行浪里,顺利到达,两盏灯火亮了,在空旷无边的长河两岸,这三点灯火几乎都看不见,但却始终存在,小船穿行,灯火越亮越多,整条长河也不再是只有一条飘摇的小舟,逐渐就有了其他的舟船。

所有的景象汇聚成一个图文“恒”,闪闪灯火汇聚,成了金色。

其余几人感受到脑海里的图文,领悟各有不同,宁子风体会到光影变化就像月亮只有变化,却不会消失,要抓住所有变化的先机,推衍出变化;适应光影变化,做到融合到这种变化中。

海长青悟到的是义无反顾的决心,剑道的勇、内心的无畏,闭着眼睛,手中无剑,心中慧剑,心念一动,对面的空间竟然被破开一道口子,一条大道出现,海长青毫不犹豫的踏上,勇往直前,他知道,这是他的道,他终于在道君的境界上又有了一大步的提升。

舒畅的领悟到变化无穷,终极都是外物在变化,中心不变,就会永恒不灭,穷极变化就是为了掩藏中心,不可捉摸,无从看破,要从变化中隐藏变化,要从恒定中衍生出无穷的变化,一变百变,才是阵道的道。万阵图忽然从第一阵开始出现在舒畅的神识中,舒展一点变化的中心,第二阵出现,以此类推,舒畅也不知自己解开了多少阵法,直到自己头痛欲裂,快要昏倒了,拂衣把补养神魂的纯净魂珠直接灌注神海,雒雪也睁开眼,把慧字符文烙印在舒展的泥丸宫。舒畅忽然就感到自己的神魂无比舒畅,随着魂珠中纯净灵魂的补养,自己的神海在快速扩张,灵智和悟性全开,推衍和领悟无比通达。

韩守中脑海中的恒是自己这半生的选择,有无奈,有被迫、有主动、有后悔、有执着。每一个选择,带来的心境和心意的变化,心里许多暗结可能自己都已经忘了,却在这个时候显现,无数的暗结暗伤竟然汇聚成另一个自己,嗜血、暴虐、邪恶、杀气腾腾。心魔其实是很多修士很早就就遇到的,化神之时,他都没有遇到,剑道化神,一切皆斩,如今出现心魔,可见自己是凭实力强行化神,后来与雒雪修行心道,原来以为自己已经斩除的心念都出来,这心魔是自己力量的最强汇聚,两厢对战,韩守中当然有战胜心魔的决心和恒心,可是与心魔对战是一件无比痛苦的事,战胜不了,或者爆体而亡,或者神志不清陷入疯癫,或者被心魔控制。

雒雪从没想韩守中这时会出现心魔,也想不到,这心魔无比狡猾,对战之初是韩守中,一旦落入下风,就会变成自己的模样,韩守中就无法下杀手,陷入无穷的消耗。

雒雪把慧字符文也烙印在韩守中的泥丸宫,两人心意相通,雒雪默念逍遥殿的心道功法,唯心自在,方得肖遥。

韩守中忽然想明白了,嗜血暴虐、领兵打仗的血衣战将是自己,以杀止杀、以暴制暴、入地狱又如何,一心保家卫国,入得地狱自然也出得地域,唯心在何处,心在地狱,自然处处煎熬。

承认自己有弱点又如何,爱人、孩子、家人、国人、整个人族、在一定时候都是我们的弱点,可我们努力不是为了消除弱点,而是呵护这些弱点,也正是这些弱点才能让我像人,七情六欲,有滋有味。

韩守中的心魔变成自己终于和自己融在一起,自己的心意通达,许多暗结消解,自己感到无比顺畅自在。

雒雪感到韩守中已经无忧,自己就专注慧字符文的领悟,自己能得到恒字图文的源力也出乎她的意料。

不知过了多久,阴阳梭震动,雒雪感到了时间的流逝,看来出了那片空间。阴阳梭继续穿梭,一阵剧烈的冲击,进入了一片新的空间,逐渐开始有了自然光线,似乎已经到了一处大陆,又过了一段时间,阴阳梭开始转慢,最后停了下来。操作台显示的是九州大陆。

雒雪取出星空宝鉴,在宝鉴一个边缘的角落,亮着,雒雪赶快标注下位置。

几人出了阴阳梭,一阵凌冽的寒风,整个大陆的灵力的确匮乏,但雒雪也看到大陆之心正在换发生机,灵力渐生,比起自己离开时有很多改变。也许这片大陆经历大战,灵力崩溃,散逸,无法让人修炼,也许,这正是它的自我保护,庇护普通人繁衍生息,终于迎来了自己再次走向圆满的机会,尽管路再漫长,但还是有了转机。

宁子风深吸一口,凌冽的寒风刺激的肺生疼,但他喜欢这种普通人的感觉,“我们应该是到了九州大陆,大雪山附近,限制的很厉害啊。”

大家都笑,“我们现在跟舒畅一个水平了。”

舒畅翻白眼,有意思吗?跟小朋友比。幸好武力修为大家都还在,不能凌空飞行,却可用轻功跳跃。雒雪翻来翻去,找到了当时离开时,海外修士卖给她的飞行器,带上舒畅飞行。

大家像孩子般的跳跃前行了一段时间,也陆续上了飞行器,前面好像有人类了。宁子风说,我去打探一番。

前面是穿着皮袍的猎人,宁子风上前打探,几个猎人,看着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穿的是白色单衣,忽然就出现雪地中,都吓了一大跳。

“这是天济国的大雪山吗?”

“不是,大雪山在十二年前就被封锁了,长天门一直有人把守。大雪山在西北,我们这里是无相山,再向南走就是无相森林。不过这几天刚下完大雪,路不好走,野兽出没的也多,你一个人要小心些。”老者还要嘱咐下去,旁边的大汉拉扯了一下,老者这才反应过来。

宁子风又问了具体该怎么去无相山的混乱城,大约走几天,再次道谢。原来离大雪山异动,他们离开已经十二年了。也不知道父亲和母亲如何了。

宁子风简单说了一下,穿过无相森林,再向南就到了中心混乱城。几人继续向前飞行,原本需要十天的路,三天就已经到了城市外围。

混乱城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甚至比以前还要热闹。来来往往的佣兵和武者看似粗放,实则小心,刹那间就有争斗,刀起头落,这里就是最初的江湖。

雒雪站到城门口,心下无限感慨,十岁的自己以为跟着宁子风,就能逃脱被追杀的命运,谁知会被宁苍山扔到这混乱城,也许那时的自己才明白,靠别人的都不是希望,只有自己才能给自己希望,自己有力量才能有希望。一晃都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真没想到,还有回来的一天。宁远已经不知身在何处。

韩守中揽住雒雪的肩膀,拍了拍,“没想到,能有一起来这里的一天,我曾经自己在这里住了半年,一直在想,一个十岁的小丫头是怎么在这里存活的,还是一只红羊。还总盼着,有一天在街上能发现你的踪迹,一定把你绑回去,求你不要离开;或者就和你在这里生活也不错。日日夜夜,我在这街上闲逛,盼望着见到你。即使改了容貌,总有情蛊可以相认。”

雒雪握住韩守中的手,“也许相见的早晚没有关系,都只是我们的心在捣鬼。我们错过了一些事,但还好,我们总有一起面对的机会,也许最好的情感就是让我们不会沉迷过往,也不会害怕未来。”

第三百零七章 重返混乱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