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八十一章 倏忽之门

  雒雪越学习越觉得这大推衍术深不可测,似乎自己穷其一生也难以真正推衍出什么,是不是天机难测就是这个意思,以自己现在的功力能做到趋吉避凶已是不易。

看到前面的星辰,火焰时而燃烧、时而熄灭,在寂静的虚空,只有两颗星辰在勇往直前。雒雪试着推衍了一下韩守中此事的吉凶,一时间似乎看到了很多种可能,很多种发展结果,混乱之中赶忙感受了一下,前途似乎一片清朗,没有不好的预兆。放下心,决定就先修习到这里吧,她总是有一点排斥这种揣测天机的行为,对天道,准确的说对自然之道,始终想保留一颗敬畏之心,不想推衍出太过详细的情况,天罚始终还是存在的,或者说推衍的越多,越详细,越长,就越觉得一切顺应天道才是最好的安排。

放下大推衍术,翻看前面的大封印术,大封印术之所以是大,恐怖之处在于封印于某一时点,不仅仅是把某物封印在某处,还能封印在某一片刻中,这是对时间和空间的双重封印。

大封印术一共三重,第一重凝固。封印凝固在某一刻某一点,这需要掌握对时间的控制力,需要多么大力量才能改变时间的流逝速度,把需要封印的东西无论有没有没生命体,当然主要指的是生命体,能封印在三息之间,两军对战,一息都能决定生死,更何况三息,难怪只有磅礴的仙力才能完成一次,元力和灵力的世界几乎难以凭借自身的力量达到。

第二重倏忽。一片空间之间,某人或某物不变,其他事物或生命加速时间流逝,倏忽百年,这是加速敌人的生命流逝,尽管仙人之体的寿元轻易不会枯竭,那是因为始终在用仙力维持和保护,所以仙人并不是永远不死,而是在自然状态下可以保持寿元长存,若是外力强行摧毁,一样会枯竭,元神一样会被灭杀,倏忽间逝去百年寿元,生命力损耗的完全补给不上,这是绝杀,而且很有可能是群杀。只要你有足够充沛的仙力,瞬间杀死一群仙人,这等恐怖实力,雒雪想都不敢想,高高在上,强大无比的仙人会像蝼蚁般死去。

第三重结境。结境雒雪看了好几遍才明白,似乎并不强大,甚至还没有第一重强大。就是用仙力凝结出一处幻境,这一幻境能和现实世界相连,中结境的人会长久的停留在这幻境中,仙力不失,此生不灭。看到最后这八个字,雒雪觉得这更像是一种心结,为了留住某人的心结,让此人并不知道自己已死,长久的活在幻境中,只是这仙力的损耗无比磅礴,几乎要支撑这身中结境之人的所有活动,几乎就是以自己的寿元为代价的。

雒雪尝试着从第一重练起,潜心下来,让灵蛊时刻注意前面的星球,保持着始终安全的最小距离,自己进入到无相空间。

无相空间中的鸿蒙之气已被仙力冲击的差不多了,仙气和鸿蒙之气对半,正好适合修炼。空间比起上次进入,又空旷了不少,很多地方都显露出来,沙漠、深泽、森林、雪山、火海、雷池都有很多拟态的空间,随时可以进入其中修炼。

雒雪选了一处飞瀑湖泊,用来练习第一重。封印,她会,而且会很多种,可怎么让时间凝固还需要更有悟性。她想起自己上次元婴大成时,就对时间有所领悟,从生命的萌芽到衰亡就是时间的作用,再次陷入沉静,仿佛变成了空间里的一缕仙气。正是这道仙气,让沙漠在日夜交替之时出现混乱,让森林中的花草树木时而开花,时而枯萎,看不出四季的更迭;也是这道仙气让雪山忽而雪片纷飞,忽而坚冰融化;火海和雷池竟会出现跳动的火焰,忽然凝固不动,滚滚雷声戛然而止,虽然时间短在,不过一息,可让人感觉诡异,莫明就想离远点。

一只蜜蜂正要落在云英草上采蜜,伸长后腿就要落在花上的刹那,凝固不动,雒雪嘴角噙笑,终于超过一息了,一放松,蜜蜂一振翅,慌张的飞走了,它也不知怎么了,可诡异的感觉吓坏了它。

一只蜜蜂,一只狼蛛,一只变色龙,一头花豹,一只金刚猿,直到后面。封印在此处的人族、妖兽、魔族等等,都能被凝固两息,三息需要的仙力太过庞大,自己使用此招之后,感觉被掏空,两息正好不勉强,一息最好,可以连续使用好几次。

第一重练好之后很久,雒雪都找不到第二重的关键所在,心下不由得浮躁起来。最后,还是不得要领,放下修炼,在这空间之内散步,放空心思,也算作是休息。

信马由缰,走走停停,看看四下的风景,不知走了多久,忽然感到周围似乎仙气弥漫,看不清周遭的环境只是在云雾中,时不时闪过一道金光。随意走到此处,竟是一道光门,上面写着倏忽之门。

走过倏忽之门,世界完全不同,竟是一片光影的的世界。光汇成川流不息的河流,奔腾向前,不肯多做片刻停留。走入光流中,能感到梅一书光中又是由无数个点汇聚,回头眺望,远处一派迷蒙,混成一片天地虚空,不知光流来自何处,在虚空中忽然就出现了;抬头向前,也不知光流将奔向何方,也是没入一片虚空。想起九州大陆的一位圣人曾说过,“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在光流中,感受着,似乎找了跟自己血脉相关的光点,神识探入光点,找到光点的运行轨迹汇出的光流,逆流而回,雒雪看到了光流中的过往,自己挺着大肚子,正在缝制皮袍,没有记错的话,是生月牙儿前夕,等待韩守中的场景,自己安静从容;再随便探入一个光点,没有自己,竟然是躺在病榻之上的韩守中听韩江说找不到自己的消息,口吐鲜血,神色黯然;再看一个,自己在一个小佛堂的地下睡着了,窗外,是韩守中握着拳头,满脸的疼惜,脚下是残羹冷炙,他走进去,把自己抱在光秃秃的榻上,指尖颤抖着抚上自己的嘴唇,有些懊恼的看着自己;再看,是自己正在逃亡的路上;当看到爹娘带着自己姐弟三人在湖边放风筝,雒雪舍不得放下,一直沿着光流向上,她看到了自己的爹爹用粗壮的打手捏着自己的小黄毛扎不起来,自己哭的脸都花了,娘亲在一旁哄着姐姐,她记得好像是她第一次和姐姐争扎头发的金铃,娘亲教训了自己,自己向爹爹哭着宣布,说娘亲只是姐姐的娘亲,不是自己的,哭着在爹爹的怀里睡着,娘亲坐在旁边悄悄的抹眼泪,“你说星儿这么要强,以后要吃多少亏。”

爹虎着脸在一旁,大手捂着自己的小脚丫,“自己的东西都不争,那不是傻子吗,你对星儿也太严厉些。”

“我怕他们来人把星儿带走,师兄虽然会照顾她,可别人怎么会处处让着她。”娘亲有点神伤。

“我们带着他们离开此处,让他们找不到好了,只要星儿平安长大,我们流浪各处也没什么关系。”

“血脉之事隐瞒不了多久,再说其他两个孩子也需要正常的生活。”

“他们尽管来好了,我就不信我保护不了我的女儿。”

“望岳,不要做意气之争,他们带走星儿不是为了和咱们结仇,更不是要对星儿怎样,星儿的血脉之力比我小时候强多了,也要学会怎么控制,否者也是一种痛苦。对了,你不要把骆越宝藏的事告诉别人,这都是祸端。”

“嗯,我只是偶尔跟大哥提了一句,大哥知道轻重,不会害我们,应该没什么事。夜深了,我们也休息吧,你别伤神了,星儿明天就好了。”

雒雪黯然,正是爹爹信赖的大伯父,引狼入室,让望湖山庄和冷家被灭门。

雒雪放下前尘往事,在跟自己很近的一束光流中随便探查了一下,竟然是咬咬正在和雒天图对战,显然是在修炼中,咬咬忽然看向四周,“是谁窥探灵羽云影峰?”雒雪正要表明身份,忽然被弹出,咬咬都已经是仙人之体了。

雒天图扔出阵盘,摇了摇头,“已经离开了,没有其他人。木依琪到了。”正说着,木依琪飞来,“刚才怎么了,我怎么感到咬咬的命运之线被谁窥探了一般。”

“我也感到了,但不让我感到危险,反而很熟悉,你说会不会是娘亲啊?应该不会,飞升之路现在虽然气息混乱,但仍旧没有从下界打通,早知道能遇到娘亲,上次我去仙魔古战场好了。”

“你呀,就是听他们说完魔怔了,现在你爹娘变得那么强大,不会有什么危险的,总会有飞升上界的一天,我们不是约定好,赶快强大起来,想办法度过雷劫,上仙之后,我们也去寻找飞升通道。”

第二百八十一章 倏忽之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