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五十三章 阴阳宝鉴

  雒雪也很佩服韩守中,短短两天就练成了幻影,用噬神灵蛊凝结出了法身,“不错,你厉害,这么快就成功了,只是他比你更像小白脸,少了杀气。”法身和韩守中同时皱眉。

“我会把杀气累积起来的。”灵蛊法身一字一句的郑重表态。

“你不许看他,也不许对他笑,你夫君是我。”韩守中收回法身,发配他到烈阳碑中修炼。雒雪翻白眼,自己法身的醋也吃。

“我也要变成法身。小神都变成法身了,小灵也要,我和他是一对儿。”雒雪体内的另一只灵蛊宣布着自己的主权。

“对呀,他们俩才是一对儿,我先出去看看罗六有没有消息传来,你在这里在修炼一下小灵吧。然后让他们一起去烈阳碑里修炼。”

雒雪点点头,“好吧,有行动就叫我。”

韩守中出了小院,果然看见罗六,“啊,先生,我来收房租,正巧你这是要离开?”

“无妨,请进来一叙。”

“这几天城中开始严查,不知道啥时候会查到这里,我找了两个本地的铭牌给两位带了过来。城中赵家班正好有一位琴师和班头的女儿一起跑了,如今正派人寻找,他们已接下十日后寿诞的表演,可是琴师和主舞不见了,如今正焦头烂额,两位可否应个场,不过,我也不敢瞒两位,那主舞是听说卡木是个**,生怕自己一曲跳下来,惹上是非,所以才逃跑的。”

“哦?我知道了,应该不会这么背吧,你去安排,我们应该可以去应个场。”韩守中到没有过多担心,自是有办法应付。

“那我去问问赵班头,如果可以,我再来寻两位。”

当晚,韩守中就带着雒雪住到赵家班的院子里,是个里外三进的院子,大家混住,彼此都熟悉,晚上,雒雪看了看他们的歌舞,跟着跳了几回,似乎没什么特别难的。

赵班头很满意,搓着手,带着为难的神色,“韩琴师,韩夫人,我那丫头还有个独舞,琴师伴奏,单子早就报上去了,否则我也不会找人代替,我这班子里能跳独舞竟是没有,我女儿修习过练气术,练气期,所以身轻如燕,可做空中舞。”

“好我知道,我就也跳一曲独舞吧。赵班头放心吧。”

雒雪神识和韩守中交流,“别生气嘛,其实能被卡木看上,也许我们还能探听出更多,他一个魔将应该知道很多,再说我可以让灵蛊幻影去。”

“不是好主意,想想他对着你狞笑,我就恶心。”

“美人计是捷径,我稳稳的在你身边,去见他的只是虫子,而且面容也不会是我,你再矫情,我就——”雒雪顿住,还真不知要怎样,幸好韩守中皱着眉点头了。“不许主动。”雒雪无语,不主动是美人计吗?想想自己的精神力也没办法做出什么诱人的行动,就高冷吧。“行,他若有眼无珠寻到我这里,我就探寻一二,守株待兔,行了吧。”

三天后,赵家班和其他几个演艺班子一起进了无形无相门,被关在一处空旷的院落,几个班子轮流会在舞台上练习或者搭建背景,韩守中和雒雪趁机把周围的园子都打探过,没什么特别。

“罗风堂的消息玉简热了,我下午找个机会溜出去,你就跟着大家吧。”

晚上韩守中回来,取出地图,是无形无相门的详细地图,里面也标注的很详细,其中凡是探寻过的都已标注过,雒雪再结合莫斯上对无形无相门秘境的记忆,最后发现还有三处可能性最大。一处是后堂中无法打开的秘境,就是武技获胜后要进行探寻的,一处是无相神君的雕像;还有一处竟然是在无相城的北门出去,属于北号山的一处。

把最后一处做好标记,“这一处不行传给他们三人,找人去看看?”

“先等等,他们三人都报名参加武技比赛,总不会立刻进去,我们到时再决定。今晚先去无相神君的雕像前看看。”

夜半,两人隐藏在黑暗中,雒雪释放出聚拢的魔气,悄然来到了无相神君的雕像前,神识扫过,真的没什么异常,这样貌好像无相子,可是据雒雪所知无相子并没有离开琴岛。也许还是有些关联。运转无相神功,念出无相诀,缚魔索落在无相神君的手中,消失无踪。

雒雪有一刹那的慌乱,完全感应不到缚魔索了,神识再次扫过无相神君,依旧没有什么变化,雒雪想了想,把莫斯上给的五彩灵珠,也就是掌门法印也取出,五彩灵珠没入神君体内,一阵五彩光华,雒雪的一闪,也被摄入了雕塑,雕塑中间漆黑一片,中心嵌着五彩灵珠,光华闪烁,底下有一个炼器台,上面一幅卷轴,徐徐打开,几个古字“阴阳宝鉴图”,雒雪正要把卷轴吸来,突然发现万象宝镜,也就是无相宝镜飞出,落在炼器台上,台上是两个空位,一个安置着无相宝镜,雒雪想了想,把另一个安放上自己认为的星空镜,就是从伏龙雪山密室中得到的,一直没什么动静,比起刚得到时的灰暗,倒是光亮了许多。炼器台光华大作,卷轴飞起,里面文字闪亮,雒雪取出留影珠,时刻观察。时不时会有符文落入,阵法加持,片刻之后,趋于平静,雒雪把两个宝镜收回。炼器台上缚魔索依旧盘旋,吸收着魔气,炼器台这才显出整体,漆黑的材质似乎就是这雕像的石头一般,在这里镇压魔气,跟缚魔索算是一套吧,缚魔索吸收聚拢魔气,炼器台镇压或者是把魔气聚拢摄入,不外溢。雒雪取出炼制好的镇魔符文玉牌,代替炼器台,烙下几个符文,炼器台一阵抖动,竟然缩小到拳头大小,就像一枚法印,被缚魔索卷住带出了雕像,落在了雒雪手中。雒雪赶忙释放出大量魔气,和韩守中遁形无踪。片刻后,几个魔兵陆续赶来,奇怪的在此处走来走去,“今晚,这里怎么魔气大盛,是不是有什么异常啊?”

“再次细查看几遍,魔气大盛总比魔气消减要好吧,说不定是有什么好事呢。”

“还是报上去,让队长看看。”

韩守中和雒雪这时已经回到住处,进到太极葫芦,拿出炼器台和两个镜子,仔细端详。

无相宝镜没有太大变化,背后的花纹还是那些花纹,只是全部是雕花图文全部是阳文刻法,镜面依旧光可鉴人,隐隐的有很多阵法在变幻,镜面凸起于背后的花纹,在一个角落铭刻了几个字,阴阳宝鉴;星空宝鉴还是跟原来一样,所有的图案都是阴文刻法,在星辰山和角星古战场吸收的几点星光还在闪烁,其他就像是云雾中的星空,一派迷蒙,偶有几颗星子闪亮,镜面还是乌黑一片,不能照映任何东西,但似乎也能看到新添加的阵法符文,角落里也也刻着四个字,宇宙之门。

雒雪进入无相宝镜,无相之门里面的空间似乎更为深邃广博,第三道门若隐若现的在远处闪着,可惜无法靠近,看来自己的能力还不够。退出无相宝镜,再试着驱动星空宝鉴,只见星光闪烁,并不能真正驱动,雒雪只是有了感应,自己的星辰之心也有感应,雒雪觉得自己似乎可以驱动星空镜中那些闪亮的星辰,其他却是不行,随即退了出来。

“静之,我曾对你说过无相子说的无相门的宝贝吧,其中他就提到过有个子母镜是个阵盘,可以连通两地的阵盘,可惜遗失多年,看来我没有猜错,这就是遗仙宗的星空宝鉴,只是需要仙力才能驱动的,暂时我也不能驱动。你再看看这个炼器台和留影珠。”

韩守中看完留影珠,再把变成拳头大的炼器台拿在手里观察,元力输入,一个个光点闪过,似乎是个阵法,韩守中把元力按照阵法一一输入,不一会儿,炼器台变大起来,三尺见方,上面卷轴已经不见了,但台面上有一处字迹闪耀,阴阳子镜阵法,两个灵阵忽明忽暗在闪动,元力也逐一流过,就像是把阵法用元力演绎了一遍。台面正上方刻着三个古字“万阵图”。

“这个炼器台是炼器的最后几步中镌刻阵法的操作台,里面包含很多很多阵法模型,只需要要把炼器材料成型之后,放在这个台上,选出想要的阵法,就能铭刻在法器上,不会出现因为炼器师水平不一而造成阵法的走样,也是个好宝贝,不仅可以修习阵法,还能保证法器上阵法的完整。是不是有万阵我还不好说,但神识可以扫到很多阵法。那个卷轴中实际上是阴阳子镜上面的两个空间连通阵法,他基本上是演示了一遍怎么把灵阵搜集铭刻到万阵图中。若是我猜的不错,就是在这个炼器台上成功铭刻一种灵阵在法器上,也会同时留在这台子上。等闲了,要好好琢磨一下这个宝贝。”

第二百五十三章 阴阳宝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