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四十章 重返修罗战场

  雒雪看到小龙和月牙儿自觉地进入了太极葫芦,便开始顺着血煞之气前行,越来越浓郁,仿佛置身血海,就是血煞之气抵挡起来也有点耗费元力。雒雪运转化字符纹,想从血雾中寻找点能量,果然可以,又想到阴沉曾经练过血魔功,里面似乎专门利用血煞之气的方法,现在修炼也来不及呀,不知道用他的血池养的血蛊能不能吸收,遂从他的血池中把五只血蛊召唤出来,血蛊在没有成为血蛊之前,都是雒雪在豢养的嗜灵蛊,后来投入血池,以血喂养,专门是取血液中的精华,好让它们快速成长,再者所有血蛊都是嗜血如命,只要有血液,就可以隐藏其中,即使是干涸的血渍,血蛊也可以藏匿其中,新鲜血液就可激活,而这种血蛊除非是用蛊高手,否则很难发现。

五只血蛊一出来,感应到血雾,兴奋不已,立刻飞到其中,快速汲取血液精华,竟然把浓浓的血雾吸到自己的身体里,原本比蚊蚋还要细小的血蛊,如今竟然膨胀不止,像个公鸡大小,并且还在继续成长,试想一只公鸡大小的蚊子飞到眼前会是何等的恐怖。

半天之后,血雾已经浓郁到有了湿漉漉、粘稠的感觉,像是步入了厚厚的雨云中一般,五只血蛊已经是战鼓大小,雒雪已经站在最大的一只身上,可当飞行器了,把剩下的二十四只血蛊也放了出来,原本雒雪也就只培育了三十只,其中最厉害的,让阴沉把血魔功所炼制的一身血煞之力转移到血蛊身上,然后再把它作为本命战蛊,成就了元婴真人,本命战蛊就完全可以充当他的元婴法身,所以阴沉明知道这血蛊的炼制之人是雒雪,还是不曾犹豫,至少让他少修炼了百年的光阴,更何况他自己还有难以结婴或者难以修炼出法身的风险。

到了此地,剩下的二十四只血蛊也有脸盆大小了,血煞之气让这二十九只血蛊一个个张牙舞爪,像是吸血妖怪一般。感应到此地血煞之气的浓郁,全都兴奋不已,留恋着不肯离去。

穿过此处,雒雪已经感到血煞之气之外,还有一种能量,或者说磁场影响着人的情绪,就是浓浓的战意,很想和谁大战一场,并且有着不畏强者的勇敢,有着战必胜的信心,这种感觉她体会过,就是在摩严关第一次战胜伏击,战胜血魔蝠,大家聚在一起,兴奋、信心百倍、想立刻投入战斗,很确信只要自己努力就必定能胜利的情绪和心念。雪月大队中每个人对韩守中和她都有着信心,出发时大家都有着浓浓的战意。没错,当时莫名,被大家鼓舞,被大家感染很激动,但如今,她已明白这是战意,这也是她可以在狩魔队刻意培养的愿力,一个是团结信任自己的队友;一个就是我为家园而战必将胜利。

命令二十四只血蛊在此地继续吸收,先前的五只和自己一起冲出此地。

冲过此处,血雾并没有减少,但其中所带的血煞之气少了不少,更是被战意所代替,远处飘来浓郁的黑**气,两种冲突交汇在一起,竟然形成了一片像星云一样的太极气旋,半边漆黑如墨,半边鲜红如血;半边邪恶绝望,半边心念如火。这是生与死意念的较量,这是湮灭与重生的对抗。

灵光乍现,雒雪竟然闭上了眼睛,她要好好体会一下,曾经在神木教生命之树就曾感受到生与死的冲突、对抗、转化,只是那时领悟太少,即使后来生灵果和死灵果都曾认真体会过,但还是朦朦胧胧,雒雪知道,她的经历太少,境界还不够,无法真正的体会生死大道。

如今,光阴的流转,草木的枯荣,露珠和云朵的变化,焚灭与涅槃的轮回,世间种种,自己曾经在万象空间的体会,在无相空间的感悟都纷至沓来,让她再次体会到天人合一,领悟生死之道。

她闭眼感悟,却不知自己身边的太极云图也随着她的心境发生着种种异变,时而魔气滔天,万物枯竭;时而战意凌云,万物复苏;时而混作一团,百种场景,时而交替更迭,连绵不绝,既没有魔气完全灭杀战意,也不能彻底消灭魔气。五只血蛊在这云图中从不知所措,到顺应而为,从本能到萌生一点点灵智。

“原来如此,我曾想消灭所有魔气也是执念,有违大道。”雒雪感到自己心里似乎一松,感觉像心念上少了一道枷锁,但战意却并没有减少,捍卫家园,保护弱小,也是大道。

雒雪再次醒来,血蛊已经飞来,雒雪收好,感到自己的力量并没有增加多少,但很容易就看破了这像太极图一样的云雾,穿过缝隙,来到了一个新的空间,这个空间没有那么明显的星辰之力,确实有着魔气、灵力、血气和元力,这里应该就是修罗战场,只是不知道到了修罗战场的哪一处,要尽快赶到中城或者联系上人类的兵士。

雒雪取出鹿鸣给的星盘,正是修罗战场的北方一点。催动云雾,模拟出淡淡的血雾,急速向西南方向的中城飞去。一路上竟遇到了不少魔兵魔将,雒雪也没有多做犹豫,快速击退或者灭杀,她实在没有时间来浪费了。

神识中终于出现了人类的队伍,正在和一队魔族战斗,势均力敌,或者从实力对比上来讲,还要稍微逊**族。魔族的一个主魔将,虽然还达不到天魔将,但也是地魔将的水平,足可以抗衡元婴中后期,而人族的主将也就是刚达到元婴中期,再加上法宝,也就是平手。

另一组正在对战的,魔族是一个玄魔将召唤出天魔影,人族战将已经节节败退,身后的人族也在苦苦支撑,那人吃了一粒血红色的丹药,燃血丹。雒雪摇摇头,这是拼命的做法,已经到了身空力竭的时候,再燃烧生命能有多大用处,顶多是大支持数十个回合罢了,那人大喝“全部后撤百步。”

“师兄,不要,不要。”身后的人很多都明白了他要做什么,准备最后一搏,估计也就是最后的努力,很有可能还是自爆之类,众兵士不停的高声阻止他。

“大智拳印,镇魔。青鸟回旋。焚灭。”一个巨大掌印把天魔影拍飞,镇住,缚魔索飞出,一只火焰青鸟飞出,整片魔兵都是惨叫声。

地魔将显然也知道了发生了什么,连续发出几个强攻,“召唤天魔”。黑色的天魔影出现,地魔将又祭出一个魔化的妖兽,六级的魔蛟。一起冲向雒雪。

雒雪祭出骨质笏板,飞向魔蛟“大智拳印,镇魔。星坠。”一块巨石飞向魔教,笏板在巨石后面,金色的镇字符纹不停的在变大。巨石犹如流星砸在魔蛟的身上,魔蛟只是后退了一段距离,再次向前,吐出一颗黑色的魔晶,骨质笏板正好迎面撞上,幽冷的的白骨,击打在黑色的魔晶,咔咔,黑色的魔晶竟然裂了,魔蛟一个盘旋,再次发力,又冲了上来,笏板也像有人指挥,一顿,正好击在魔蛟的头顶,一个金字,镇就像烙印留在了魔蛟的头顶,魔蛟瞬间翻滚,跌落下去。

与此同时,天魔影根本不管魔蛟,径直飞了过来,魔气滚滚,魔影已膨胀成两丈多高。雒雪也飞身上前,就像是投入到天魔影的怀抱,底下的人都在惊呼,天魔魔气瞬间就可以让人失去神智,变成疯癫。进入魔影,一个粗嘎的声音响起,“我喜欢这个身体,我不想再等了,被镇压了上万年,我终于有了机会。”天魔影也毫不犹豫的扑了过来。

雒雪毫不阻止,也不退让,等到天魔影扑到自己身上,五根根细如牛毛的乌针出现,一把全部没入到天魔影,另一只手翻转,露出手心的棱锥状武器,“降魔。定魂。”

天魔影的左胸口被降魔杵刺入,一阵金光从胸口辐射,就像一张网遍布魔影,五根魔煞针刺入几大关节,天魔影就像被钉在半空中,浓雾夹杂着魔气不停的翻滚着,很快淹没了天魔影。

“魔煞针,你杀了我多少魔族,竟然能凝出魔煞针?我要杀了你,啊,降魔杵,不——”天魔影从一开始的愤怒,到看到降魔杵的慌张,等看到炼魔鼎,只剩下绝望。很快被吸入炼魔鼎。

“不错,这个天魔影不是虚影,竟然是魔魂,是被镇压很久刚刚解救出来的魔魂,还没有恢复天魔将的实力,能量被消耗了不少,但还能练出不错的魂珠,魔煞也有很多,再多两根魔煞针,你好好在神府锻炼。”炼魔鼎很欢快,“我们去把那个地魔将逮住,不好,他要跑了,他用了天魔遁影术。”

等雒雪回身去看,那个地魔将果然跑了,一个魔影还在和人族战斗,凝聚出一个魔蛟头颅,张开大嘴,冲了过去,还没到跟前,却发生了爆炸,烟消云散,地魔将已经失踪了。人族的元婴真人显然没有防备到,受了点伤,但神识还在寻找地魔将。

第二百四十章 重返修罗战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