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三十一章 太阴幽荧

  雒雪抱着月牙儿,才知道自己有多么想她,平时拼命压抑自己,在见到的时候释放出来,两人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其他人已经散尽。雒雪也控制了一下情绪,给月牙儿也擦了擦眼泪,“月牙儿,你长大了,真好,我见到你爹爹了,他也很好,只是在修罗战场作战,我们暂时还见不到,舒展还是没有消息。能找到你,我也感谢上苍。”

  “娘亲,我会好好的,不让你操心。我现在都已经筑基了呢。”旁边不合时宜的出现一声嗤笑,很不屑的样子,月牙儿却像没有听到,但小嘴已经嘟了起来,“娘亲,他是小龙,已经化形了,他很厉害,我不如他。”

  “哦,那个漂亮的蛋?你也很厉害,七岁很多人都没有感应到灵力呢。你在娘亲心里是最厉害的。让娘亲好好看看月牙儿,有点像咬咬了。”

  “我像娘亲,我们去看看龙爷爷吧,他受伤了,正在恢复。”月牙儿拉起雒雪的手,向秘境深处走去。小龙皱着眉头跟在两人的后面。

  月牙小声说,“小龙总喜欢摆臭臭的表情,不过他嘴巴再毒,表情再臭,也会时时跟着我的。”

  雒雪捏捏小手,表示明白。听着月牙儿一直说呀说呀,说个不停。

  进入秘境深处,月牙儿开启灵阵,走进一处天地元力充沛之地,太阴宗太上长老乾元正在闭目打坐,胸前竟然是一团魔气锁链,紧紧缠绕。他睁开眼睛,声音慈祥,略显虚弱,“你们来了,我和玄魔域第四魔将零花交了一下手,她用魔晶炼制了一条魔魂锁链,时刻侵蚀我的神魂。不知道东海域这次来了几个魔将,零花的战力已经是化神期的水平,达到天魔将了,如果要是七大魔将来三名以上,都是地魔将水平,我们抗衡起来都很困难,更不要说手下那些普通魔将不知凡几。”

  缚魔索出现,和魔魂锁链缠绕在一起,雒雪把炼魔鼎也召出,“乾元太上长老请到炼魔鼎中,魔魂锁链会消除的快一点。”

  “缚魔索,炼魔鼎,寒雪真人真是有运道的人,得此宝物,我东海域战事确有转机。我就不客气了,请真人相助。”龙元也不犹豫,直接跃入变大的炼魔鼎中,雒雪凝出三滴本命精血,滴入到炼魔鼎。缚魔索配合炼魔鼎一起消除魔魂锁链,雒雪闭目打坐,也驱动精神力加入到对抗中。

  月牙儿坐到旁边,小龙倒也很有耐心的坐在旁边,月牙儿百无聊赖的看着娘亲取出的太极葫芦。不一会儿,小火冒了头,从里面蹦了出来,后面还有呆头呆脑的白鹿,月牙儿一看很高兴,小火原本就是听到雒雪召唤出来的,看到跟雒雪很像的月牙儿,很好奇,一直跳来跳去,像个顽皮的小孩子,白鹿也很喜欢月牙儿,不过看到小龙的时候,有一点点畏惧,月牙儿摸着白鹿可爱的头,看着湿漉漉的大眼睛,“好漂亮啊,小龙你不要吓唬他,你对他笑一笑嘛。”

  小龙无语的翻着眼睛,要不是白鹿是至臻至善的吉祥灵兽,他都要一脚踹飞了,简直丢灵兽的脸好吗,这么呆。

  “我带你们到处玩玩吧,我们不打扰娘亲和龙爷爷了。”

  “背你。”白鹿吐出两个字,温柔的低下头,月牙儿乐得小嘴一咧,“好嘞,我们去森林那边,那边森林里有灵果。”月牙儿跳上白鹿的背上,小火也飘到白鹿的角上,小龙撇撇嘴,很无奈的跟上,以前照顾一个,现在好嘛,照顾三个。

  太上长老乾元道君龙元和雒雪在三天后才彻底把魔魂锁链一点点消除炼化,最终化作炼魔鼎里的五滴金血和三颗魂珠,炼魔鼎也变得更加元力充沛,灵雾缭绕。

  龙元去除了魔魂锁链,消耗很多,看上去颇有点疲惫和苍白,雒雪把三颗柔亮的魂珠递给龙元,“乾元道君,此魂珠里面应该也有不少你的魂力,不如用来恢复。”

  龙元取了两颗,“果然是比养魂液还精纯的魂力,我就却之不恭,自取两颗,一颗自用,一颗正好可以给我宗门另一道君服用。百多年前,永贞道君黄宁曾在大战中,一人独战三名魔将,拼死解锁轮回之力,轮回封印崩溃,神魂受了很重的伤,勉强支撑回到宗门,在宝塔山深处闭关,魂珠对他应是是修补神魂的良药。这百多年,我们想尽办法,都无法真正让他恢复,他的檀中穴至百会穴始终有一缕魔气,宝塔山的镇魔之力只能把这一缕魔气镇住不外散,却始终不能消除。直到我中了魔魂锁链,才想到永贞道君那一缕不一定是魔气,有可能是魔魂。我想请寒雪真人前去看看,缚魔索、炼魔鼎或许可以解除这一缕魔气。”

  雒雪点点头,“消除魔气,的确是缚魔索最有效果,我会跟随道君前去,看看能否尽点心意。不过,我们先恢复一下,这样也好处理,毕竟百多年的时间,不知会不会有什么变化。”乾元道君理解的点点头,百年来都没有消除的魔气的确需要全力以赴。

  雒雪恢复完毕,看到月牙儿已经乖巧的坐在旁边,托着下巴,睁着大眼睛,看着自己,“来。”月牙儿依偎过来,“娘亲,龙爷爷好了吗?”

  “应该快好了。龙爷爷受的伤比较重,现在虽然伤势好了,但状态还需要恢复一下。你和小火、白鹿玩的愉快吗?”

  “嗯,我还去太极葫芦里了,那里的永济王府就跟我们家一模一样呢。爹爹是不是也变的年轻了?”

  “是啊,我看也年轻十岁不止,我们还很担心你。”

  “是太阴幽荧帮的我,他把我带入了太阴轮空间,里面的时间和我们现实的世界不一样,娘亲,我带你进去好不好?”

  雒雪进入一片空寂的空间,像是天上的银河,一条灵光云雾飘在空中,一个银轮挂在空中,就像月亮的变幻,从月牙儿渐渐圆满,在渐渐的变成一个银钩,周而往复。

  “娘亲,我在这儿。”月牙儿在灵光云雾中穿行,忽而变成蹒跚学步的小丸子,忽而长成十五六岁的灵慧少女,忽而变成昳丽仙子,忽而变成白发苍苍的老妪。

  雒雪一步踏入灵光云雾,感到自己好像在一条光河里漂流,匆匆而过的是光阴,穿指而出的是岁月,日出日落,一天的交替;一枯一荣;年月的更迭,这一处宝地竟然是时间的奥义,身处其中,体会着无尽的奥妙,身上的星空宝鉴突然有了异动,在云光灵雾中一颗颗星辰突然闪动,按照四季的星空,星辰在运行,时光在流转。

  雒雪沉浸在这种体悟中不知多久,睁开眼睛,就看见月牙儿在太阴轮上黑白之间穿梭,从一个点到另一个点随时变换,正和小火、小龙、白鹿玩的不亦乐乎。心中灵光乍现,抬手之间,一道光门出现,另一道光门也出现,雒雪一脚踏入,看到的是牙牙学语的往事,再进入另一个门,竟然是大陆初现的蛮荒,光门崩溃,雒雪看着自己的手,苍老如树根,眨眼之间恢复成白皙嫩滑,这是光阴岁月的力量。使用还不熟练,甚至还没真正的完善和理解其中的奥义,但已经触摸到了边缘,时间奥义不好理解,但是生命的枯荣,尤其是对草木的枯荣,年轮的沉积她还是有点体会。

  月牙儿看着娘亲忽然年轻,忽然苍老,周围草木忽然生长,小树眨眼间变成参天古木,眨眼间生命消散,变成花瓣飘零;一滴雨汇出一条小溪,奔涌的大河,向前不回,冲出一片沙洲,沧海桑田,成了百木争荣的绿洲,又升腾出一滴雨…各种奇异的景象轮番出现,也不玩闹了,静静地看着,像是在领悟着什么。

  雒雪结合着无相功法,像是在炼心空间一般,悉数推演,逐一尝试,似乎对无相的理解又深了一层,对万象的领悟和体会又多了一些,她的心魔域似乎变化更细微,带着变化的意味;她的无相空间似乎比原来更能雕刻出细致万象,更富有动态的感觉。

  小龙看到无相空间的变化,动静的变换,不由得说出,“你娘亲好厉害,对法则的理解也能这么快有所领悟。”灵兽对天赋技能有着本能的感受,龙族正是对空间的感受有天赋,其中两仪圣兽太阳烛照、太阴幽荧正是至阳至阴所化,是神话中的存在,他们所掌管的正是生命奥义和时间奥义。小龙在无相空间中看到了这两种奥义的法则雏形,也就是说这个空间可以成长,有无限的可能。

  雒雪结束推演,就看见几个小淘气都安静的看着自己,好乖的模样,挨个上去揉揉脸,摸摸头,小龙嫌弃的躲避了一下,雒雪轻笑,在他后背拍了拍。“我们出去吧,太阴轮竟然是时间法则,月牙儿你可要好好修习。不知道龙爷爷是不是等急了。”

  “不会呦,太阴轮会让时间变幻,我们再回去就行了。”几人回到乾元道君身边,龙元已经恢复好了。

第二百三十一章 太阴幽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