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百一十八章 镇字符纹

  众人四散逃开,雒雪几人加快速度,正前方是一支大势力的队伍,五人正在围剿两名身材异常高大的“人”。这“人”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已经看不出颜色和款式,面目全非,两眼通红,背后像燃烧的火焰一般的魔气,战力非凡,五个元婴修士勉强对战。

前方几人疯了一般向回跑,“妖魔,魔将来了。”

一个两丈高的黑**影在后面追踪而来,雒雪缚魔索飞出,魔影挣扎不出,放弃挣扎,直接发出招式,鹿鸣和雒雪迎战。

“真火锻金”火球飞出,燃烧着魔影。

“大智拳印”一个巨型手印轰在魔影之上。

“啪”一地碎渣。一个腰牌,两枚戒指漂浮空中,地上是一柄长剑。鹿鸣一抬手,抓住东西,一一查看,把腰牌和长剑给了药神谷的一位连长老,“好像是南朝商会的人,这柄剑也像是百宝阁炼制的。”

“没错,这是朝南商会的铁剑长老,他正是七天前下入阴风涧的带领人之一。”

“看来我们杀的有点快,再找一个看看。”跟着的人一阵郁闷,原本严阵以待,结果还没飞到跟前,魔将什么的就变成了一堆渣。

继续向前,一片漆黑,阴风又开始向外吹,所有人的神识都感到像刀子割一般,“大家根据各自情况,三五人一组,感到支撑不住,就返回寻找狩魔队等待。”鹿鸣传音给大家。

每一步前行都感到是在刀尖上行走,速度明显放慢。

“小心,好像不止两个,是四个,我们两个各找一个强一点的,其余的人小心。”

雒雪找到其中一个魔力最强的,缚魔索出击,无相之门开启,两只魔眼蛛爬出来,和黑暗中的魔将对战。仔细分辨,似乎也像是人类被魔化的结果,“焚天狱火。”一片火海之中,“大智拳印,金芒化雨”。大手印镇魔,金芒攻击,魔将使出的招式全都是人类的法术,只不过被魔化了,带着魔气的侵蚀,如今魔气被缚魔索吸走,无数金芒刺于神魂,那人竟然有一丝清醒,“我在哪里?全是魔将和魔影,放开我,不要吃我的神识,快离开,大家快离开。”接着就是迷茫一片,双眼再度血红,变成了只知道杀戮的机器。缚魔索被雒雪一指点在印堂穴,封住魔身,精神力瞬间冲进此人神海,发现此人记忆已经变成碎片,元婴异变成黑色的魔晶,就是驱逐了魔气,也不可能恢复,只能变成失去元婴、没有意识记忆的凡人,最大的可能就是立刻身亡。不去除魔晶,他就不是人类,是战斗的傀儡,是魔族的利器。“搜魂。驱魔。”

缚魔索进入,黑色的魔晶被带出,被魔化的人一瞬间崩溃,只留下雒雪手中几点记忆之光。地上一个腰牌,两个戒指。

记忆中是黑暗中无边的魔气,地底的裂缝冒出强大的魔将,他们召唤出无穷无尽黑**影,像是魔魂出现,扑向出现的人类,很快记忆就被蚕食,只剩下记忆碎片和嗜血的杀戮意识,而这些魔魂似乎也算不上是魔族的灵魂意识,似乎只剩下在无边杀戮中培养起来的残暴、嗜血、疯狂杀戮的邪恶意念,即使是魔族,也没有这么残暴和嗜血,更别提感情及其他。而这些被魔化的人类无一例外战力都大幅提高,没有恐惧、没有疼痛,只有一往无前的杀戮,只有你死我活的战斗。

雒雪试着清除了几个被魔化的人类修士,全部都是神魂不全,黑色的魔晶一旦取出就会粉碎爆裂,做着最后一击。

百意蛊传来鹿鸣的消息,“无法克制,无法驱除,已经不再可能恢复成人类了,全力消灭吧。”

雒雪又陆续碰上了几个魔化的人类修士,打开无相之门,“封印”几个魔化修士冲入一片虚无的无相门中,消失不见了,封印了五六人之后,感觉无相门掌控起来没有先前流畅,暂停封印,继续向前,前面感觉是密密麻麻的好多人,但实力似乎没有那么强,缚魔索现在像是黑暗中的一条银河,在空中飞舞,捆绑,黑色的魔气像是被牵扯飞入到银色光雾中。嘶吼声、参呼声不绝于耳,雒雪招出小火,带着太阳精炎、蓝炎幽火和九幽阴火,铺天盖地的席卷而去,太阳精炎燃烧魔影,蓝炎幽火落在血肉不停的爆裂,烧成虚无,九幽阴火在阴风中竟然呼呼大涨,借着风势焚灭着神魂。

苦苦迎战的众位元婴修士,只看见远远的一片火光,时不时金色光点闪烁,蓝色火苗舞蹈,时不时还有白色幽光在到处蔓延,顶上是一片星云。

继续向前向下,已经能感到地裂越来越大,黑暗中,魔气和阴风越来越浓郁,缚魔索不停的涨大起来,比先前也闪亮不少,黑暗似乎都照亮,雒雪感觉缚魔索传出的力量越来越多,拂衣也已经在缚魔索下,也能收到缚魔索能量的补养,雒雪再次把金色元婴法身召出,三个影子在忽明忽暗的火光中各司其职,雒雪躲在金色法身影子里,操控着缚魔索,尽力吸收净化,疯狂运转化字符纹,补充两个法身的消耗,剩余的能量急剧累积,凝实着自己的元婴,已经从掌心大小,成长了一圈;金色元婴法身操控着三种火焰和拂衣大奋力斩杀,被魔化的修士,还有魔化的地下妖兽。

雒雪越杀越远,已经没有了魔化的修士,只剩下魔化的妖兽,无穷无尽的从地底涌上来。百意蛊传来鹿鸣的消息,“雒雪,回来,你一个人跑得太远了,危险,不许脱离我的神识。”

“好,我马上回来,这一处裂缝很大,魔化的妖兽层出不穷。”

雒雪再次焚灭一片妖兽,正要离开,突然寒毛竖立,心头突的一跳,危险的预警出现,“无相之门”雒雪在身后,画出无相门,被魔化的修士从其中冲出,就听见身后爆裂声声。

“大智拳印,镇魔。”拳印砸向漆黑如墨的爆炸声处,一闪而灭,就像没有出现过,遇到了比自己强大的敌人。

“合身一击,燃血,焚天狱火域,青鸟回旋。”两个法身回到雒雪身体,气势大涨,三滴本命精血射出,焚天狱火阵变成了元婴神通域,整个空间刹那变成火海,三种火焰和小火瞬间暴涨,一只青鸟,火焰之身,翎羽金色,羽翅和尾羽带着一层幽蓝色,利爪是冷冷白色,势不可挡,冲向黑色虚空,再次回旋,爆裂灿烂。

黑色虚空被美丽青鸟照亮,巨大的实体魔将,睁开双眼,血色无边,身后的肉翅展开向后退去,双手发出攻击,一群血色的魔蝠在火光中显得无比鲜艳。“吱——”“不可能,怎么会有九幽阴火,不要,缚魔索,怎么会有缚魔索,炼魔鼎,不要炼化我。”

缚魔索已经缠住了魔将,在一片火焰中,魔将惊恐的瞪着双眼,看见自己突然被一座大鼎收在其中,化成了一片火焰,变成了虚无。最后在鼎上中化成一滩金色的三滴液体,炼魔鼎意犹未尽的打了个嗝,“不错,真正的魔将,可惜还是太嫩了,出去以后你进到鼎里把魔煞净化一下。”炼魔鼎似乎又闪过一道光。

整个空间因为烈火的焚烧开始崩塌,整座山壁向下倒塌,不够,炼魔鼎还犹自沉浸在美味中,就被雒雪扔向支撑的山壁,轰隆隆,整个山倒了一半,冲下宽大的裂缝。

“你混蛋,小丫头,竟然拿我当流星锤。咳咳,你气死我老人家了。”炼魔鼎气个半死,不停地咒骂着雒雪。

“抱歉,抱歉,你的力量是我所有宝贝中最强的,只有把这一处裂缝封印起来才行吧。多给你本命精血和天玑神水。”

“傻瓜,傻瓜,你那个七宝玲珑塔可以用,它可以镇魔。还要多多给我魔将补充。”炼魔鼎倏忽消失,生怕再被当成锤子。

雒雪还从来没有认真琢磨过七宝玲珑塔,因为驱动不了啊。神识沟通七宝玲珑塔,没有任何动静,用精神力把它请出来,没想到掌宽的小塔飞出来之后,魔气飞快聚拢在塔底,塔身长大,竟有一人多高,第一扇门闪着光,雒雪快速进去,里面是一柄骨质笏板,笏板上面刻画着血红色一个古体符纹字“镇”,每一笔都透着金色的光晕。

雒雪没有犹豫,也没有时间犹豫,神识和本命精血一起祭炼,笏板血液飞滚,描摹着每一笔,写到一半,再滴入一滴本命精血,描摹完成,笏板总算是和雒雪有了联系,笏板的另一边是一行金色的咒语,雒雪试了一下,似乎没什么变化。笏板取走,圆盘上是一个太极图形,阴阳鱼眼中中空,雒雪一滴本命精血自己飞出滴在阳鱼眼中,雒雪这才感到七宝玲珑塔真的存在,自己飞离七宝玲珑塔,最底下的门上一个闪光的“镇”字,接着宝塔飞长,撞向山壁,这次整个夷为平地,一个宝塔落在刚刚填补的裂缝,一个太极图封住地面,雒雪虚空拍出一掌,一个“镇”字符文落在太极图上,慢慢隐于地下。

第二百一十八章 镇字符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