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九十八章 百幻宝鉴

   淘汰赛没什么意外,三人很顺利的进入了前一百的排位赛。不知道是不是有人刻意安排,反正前二十名大多是大宗门大势力的弟子,按照分数,排名第一的是剑阁的金剑真人李元义,排名第二的是风雷阁的雷动真人雷动;第三是太阴宗的枕石真人鲁石;第四南千王朝的春山真人贾春山;第五是五行门的花御真人花好;第六是妙音宫上午柳叶仙子柳叶;第七是无门派的小蝶;第八是星辰阁的天枢真人范质;第九是武宗的致远真人韦恒;第十就是拂衣,第十一是南鹿王朝的长宁公主鹿姣;第十二是魔天门的影舞仙子周芊芊;十三是百幻门的幻情公子钱格;十四是四合门的逍遥公子于朝;十五是雒雪;十六是风雷阁的雷火;十七是剑阁的战鹰;十八是药神谷的温玉公子桑叶;十九是百宝阁的公输赫;第二十是南罗王朝的宝玉真人。

  雒雪看着排名,自己只能参加挑战赛,才能进入前十名了。鹿鸣看完之后,一一介绍着这些人的特长,哪些是实力特别强劲的,要注意什么。

  前十一名基本上都是元婴修为,之后都是半步元婴的修为。挑战赛从第二十名开始,南罗王朝的宝玉真人,只有他是元婴修为,却排名在半步元婴之后,他挑战的正是排名第十的拂衣。

  这也是最保险的方法,只要进前十就有奖励,尤其是今天一早公布奖励,不仅仅是军功和七品丹药,更让人眼红的是进入海外仙岛琴岛的令牌,分为三等。两榜冠军的是金令,一个令牌可以带三个人进入;第二到第五可以带两人进入,剩下的只能带一人进入。

  拂衣古井无波,看着宝玉真人。“你不是我的对手,你不要浪费挑战机会,保存体力挑战下一位吧。”

  “我倒是想领教一下现在风头最劲的赏金猎人有什么手段,破魔箭。”一柄长弓,三支穿云箭,箭身刻满花纹,箭羽是孔雀翎,附加了破魔的能量。咻咻咻,三箭连发,羽箭一经射出,孔雀明王的加持闪动,使得羽箭有万钧之力,穿透万物的劲风。

  不愧是三大王朝,很有底蕴,一把神弓,天阶灵宝。场下不少人都惊呼出声,毕竟宝玉真人在前面的比赛中没有拿出此宝,如今已到了全力而出的时机。

  “金芒,星闪。”场内金光四射,羽箭就带着光晕,如今和金光碰撞,更是刹那璀璨,不由得闪了眼,晃了神,几颗金光乍现,羽箭就射在几点星芒之处,破空裂地之声轰然大作,尘埃落定,宝玉真人面前,一根一掌之长的金针直抵咽喉处。

  “拂衣胜出。”

  之后的挑战的四人没有再挑战拂衣的,但成功率也不怎么样,全部失败,大家才知道能排到前十名的没有一个是好惹的。

  雒雪站到台上,挑战的是柳叶仙子,“雒雪,应仙子战书之邀,前来一战。”

  “我现在已是元婴初期,不是半步元婴就可以挑战的。”柳叶仙子皱着眉头,这雒雪还真不知天高地厚,她要证明元婴真人不是随便可以挑战的,既然有勇气挑战,就要付出代价,“刀剑无眼,你还是保存实力挑战实力相当的人吧。”

  “多谢仙子提醒,我会小心的。小女子就先出招了,巨浪滔天。”滚滚水波汹涌不绝。

  “不错,但还不够。音波平潮。”柳叶仙子柳眉微蹙,眼波锋利,像个女王,睥睨天下,取出琵琶,拨动琴弦,琵琶声绵绵不绝的出现,阻止着翻涌的潮水,手指轮动,音波如有实质,像利剑一样飞出。

  “聚水成牢,我也请仙子听一曲碧海潮生。”一个水波笼罩住整个赛场,两人如在海中一般,取出玉笛,声声不绝,随着声音的起伏,水波有如被人操控一般,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层层推进,惊涛裂空,笛音连绵,潮声如惊雷,不断地冲击着琵琶的音波,柳叶仙子嘴角流下一道血痕,面色苍白,身形摇晃,马上就坚持不住了。

  海潮越逼越近,雒雪踏浪而立,衣袂飘飘,玉笛横陈,恍若仙子,海潮中,柳叶仙子已经使出自己妙音天宫的法宝天上宫阙,金碧辉煌的精巧宫阙在海浪中飘摇,琵琶曲形成了一圈音波域场,罩住了天上宫阙,此法宝有把声音收集再扩大的的功用,振聋发聩,一般人听到都会直接神魂不守,而今,音波一圈比一圈小,音量一点比一点小,最后都只剩狂潮奔雷。

  “妙音宫认输。”一个气质绝佳的中年女子突然发声。众人一看是妙音宫的大长老紫竹真人看向斗武场的裁判。

  笛音清远渐平,就似浪潮远走,只留一湖秋月。

  “雒雪,排名对调,上升至第六位。”裁判宣布,底下观众的眼神变得不一样了,这是第一个挑战成功的人,而且只是半步元婴。

  “这就是丽音仙子吧,果然是名不虚传,笛音绕梁。”

  接下来是十四名的逍遥公子于朝挑战了拂衣。于朝稳扎稳打,一副试探的态度,拂衣斗了两三个回合,发现在了他试探的态度,毫不犹豫的冰刃连击斩,于朝的防御灵宝八卦法衣,被割的破破烂烂,看上去好不凄惨,明眼人也看到了,这是手下留情,又在震慑,想杀你就是随意一刀的事。

  幻情公子自不必说肯定也是挑战拂衣,毕竟也算是有着不小的矛盾,钱格话说的漂亮,不计过往,只求赐教。这是有点服软的意思。大家一顿嘘声,不过幻情公子倒是镇定自若,徐徐的拉开架势。

  “天哪,百幻宝鉴,真的是百幻宝鉴啊。看来是嘴上吃亏,心里定要除去拂衣。”

  “可不是,中了百幻幻境,很少能恢复过来,当场神魂俱失的人有不少呢,这是比天阶灵宝还要厉害的的仙宝。”

  场下的人议论纷纷,几个裁判看到此宝一出,脸色都难看起来,这个仙宝不是谁能轻易涉足的,据说元婴三重都有可能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百幻宝鉴是窥探出心底的秘密,并形成幻境,营造出你最渴望的场景,让你不能摆脱它的控制。

  百幻宝鉴,雒雪想起鹿鸣的介绍,会不会也是一种心魔的试炼,倒是值得一试,看看和万象宝镜有什么不同,难道也会出来一个一模一样的自己,总不会是雒雪走了出来吧。

  百幻宝鉴被抛在半空,金铃轻摇,香味若隐若现的从幻情公子的法衣上散出。

  “摇魂铃,摄魂香,这百幻门根本就是要拂衣身死当场啊。”

  “你错了,出现这两样反而不是要拂衣的命,而是要她当奴为婢,摄她神魂,囚禁在百幻宝鉴,只留下听话的驱壳。”

  “其心可诛。”鹿鸣暴怒,这百幻门也太明目张胆。

  “稍安勿躁,我要试试,你别动,我不想让别人怀疑。”雒雪安抚鹿鸣和小蝶。

  拂衣站在斗武场中心一动不动。周围的四个个裁判面色都很难看,这百幻门虽算不得违规,却也是有点借着比赛出手寻仇。

  “我还以为你有多厉害,也不过如此,我们就看看内心的秘密,不会是被翻红浪吧,哈哈。”

  一道光照在拂衣的头上,百幻宝鉴光照陆离,呈现了一幅场景。一个晴朗夏日,芙蓉树下,美酒佳肴,一个女子的背影,高挑修长,长发在腰间轻摆,手持毛笔,正在画画,葡萄架下,一对儿男童正在逗着小狗,远处湖中,小船上一个长身玉立的男子抱着一个小女娃,湖中荷叶田田,一个八九岁的女孩子脚点莲蓬,像是美丽的蝴蝶,摘着粉色荷花,怀里已有几支,人面荷花说不出有多美,一片荷叶飞向男子怀中的小女娃,男子接住荷叶,倒扣在小女娃的头上,小女娃蓦地回头,向画画的女子微笑,一双大眼睛如剪水秋月,说不出的纯净,嘴角上扬,脸颊一对儿梨涡突现,所有人的呼吸都忍不住一顿,美,的确是美,但又绝不仅仅是美,好像这目光是望向了每个人的心底,勾起了最温柔的回忆。

  鹿鸣不由得看向雒雪,男子的背影,他一眼就认出是韩守中,从没想到韩石头还有这样温情温柔的时候,这是最平常,最普通的一个家庭场景,却让所有人动容,大道漫漫,腥风血雨,留在心底的秘密不过是一段平常,一个微笑。雒雪微笑,小女孩微笑的模样和她如出一辙。

  雒雪闭上眼睛,似乎是不想再看到,其实她只是饱含泪水,不忍再看。

  观众席一片安静,有人微笑,有人惊讶,有人愤怒,有人感叹。拂衣还恍然不觉,似乎沉醉其中。场景中,长发女子轻轻放下笔,青丝飞扬,一步一朵鲜花,来到湖中,在荷花上,翩翩起舞,飘然若仙,又似花间精灵,旋转起伏,微风轻拂,长发被吹起,一低头的温柔眼眸徐徐抬起,精致绝美的脸覆着薄纱,风吹纱落,长发掩面,金芒一闪,整个百幻宝鉴追踪金光,光束落在了幻情公子的头上。

第一百九十八章 百幻宝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