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九十章 坐酌泠泠水

  说做就做,腾空酒坛,用来盛装井水。井水冷冽,入口自有一段甘甜,先不说酿酒,就勾起了雒雪喝一盏清茗的兴致。从戒指中取出了茶具,分摆好,红泥小火炉,引出一点火苗,火里加入两颗松果,松香淡淡溢出;再把盛装井水的砂铫置于火上,看水泡逐渐上漂,砂铫发出轻微的声音,水泡变成鱼眼水,取砂铫把容则上的器具用热水淋一遍;再将砂铫置于炉上,待至水泡变成蛤蟆眼,声音渐大,取砂铫把已经分好的仙雾灵茶冲泡,摆好温度适宜的茶盅两个,倒出清亮金黄的茶汤,清香缭绕,雒雪喝下,一位老夫人走了过来,不曾言语,也自取一杯饮下,这茶满口清香,回甘无穷。

  雒雪又取出一种加了地乳的灵茶,重新烧水,换了大一点水玉杯,再次点泡了两杯,香气四溢,入口竟是有点类似薄荷的清冽感受,乳白色灵气像是带着热气入腹就感到心口一团火,老夫人不禁惊讶,唇齿微凉,心腹火热。

  再次取出在这儿取得的两种相克的微毒灵植,百日醉灵草,先炼制出三滴;烧水、烫杯,这次的杯子只有指甲大小,不过是摆了六个,在敞口犀角大杯中冲开三滴百日醉,芬芳馥郁,定力不好的都感到神魂要迷醉了,雒雪取出淡黄的冰魂果,挤出一滴落入犀角杯,果香中和了部分馥郁浓香,入口竟然茶味淡然,似乎只留下了井水的甘冽。

  “一杯正好,灵草润行性;两倍入魔,芳气满闲轩;三杯难知,着处是心魔。夫人自请。”说罢,雒雪只取了一杯饮下。轻轻吟出:“坐酌泠泠水,看煎瑟瑟尘。无由持一碗,寄与爱茶人。”注1

  “好诗,好茶。老婆子给我留一杯吧。”一个慈祥的老者徐徐走来,取了一杯饮尽。

  “那这两杯就便宜我了吧。”一个六七岁的童子从树屋中跳出来,“好香啊。不对,闻着香,喝着淡;不对,我再喝一杯。”童子又饮了一杯,抬抬眉毛,咂咂嘴。稍后,闭目打坐,身后竟然幻化出一棵古木,又幻化成一片世界,世界一片祥和,阳光明媚,微风轻拂,花开满园,灵兽友爱,竟然很像这一片神婴林,最后世界归于一棵嫩芽。沉沉睡去。

  “小姑娘煎的好茶。尤其是百日醉配冰魂果,大胆而谨慎,是个炼药师的好苗子啊。”老者捋着胡子点头。

  “明明更适合制毒,我老婆子虽然爱好制毒,也一直在琢磨,不过今日才明白,我缺乏的正是你的这种尝试,大胆的碰撞。从小学习丹道,思维已经固化,再怎么学习制毒,也是徒具其表,缺乏变化无穷的内核。小姑娘很不错啊,我很喜欢,这里有本《莫氏毒藏》,里面专讲的是如何以毒攻毒。不如今日就把拓本送于你,虽然是拓本,却是我的太叔叔用神识拓印的,也很珍贵,曾经给过莫安凉一本,可惜他剑走偏锋,试毒出了问题,最终被赶出了药神谷,从此之后,药神谷几乎没有人再修习制毒之术。药神谷也称为丹宗,以炼药为主。其中有三大分支,也就是三大家,鹿家是治疗术和丹药并重;莫家曾经以毒见长,现在却也转向炼丹术了;所有以炼丹见长的炼药师都会以药名为名,成为真人后可改回原姓或者以药为姓,称为药家。所以,现在药神谷里能称得上莫家的弟子少之又少,这一脉眼见得就要消失了,都是我老婆子无能。你也不要推脱,我也是见到你颇有天赋,纯粹是不想明珠蒙尘,就此消失在大千世界。”老夫人越说越伤心,也能看出其中的无奈和黯然。一枚玉简飘于雒雪的面前。

  雒雪有点不知所措,这是什么情况,都不要了解自己的情况吗?还是已经知道自己是谁,听到莫安凉的名字,心下一动,这是那个投到无形无相门的莫安凉吗?原来在药神谷也不是无名之辈。雒雪起身,恭敬的施了一礼。“不敢当,恐有负夫人所托。雒雪并不是药神谷弟子,虽然深爱制毒之术,却不是自由之身,恐难拜在夫人门下,受之有愧。”

  老夫人却不曾收回,“看你也不是冥顽不灵之辈,怎么就不敢当呢?我爱惜你制毒之才,并不求回报,只想有人能用得上,别浪费了此书。以后你碰到好苗子或者有此爱好的人,送给他就好了,也是机缘一场。老婆子的孙子都比你大了,为药神谷操了一辈子的心,为我莫家寻一个机会,还有什么不可以吗?你放心好了,以后觉得此书有用,下次再见老婆子,就称一声莫婆婆。”

  雒雪见多说无用,自己得了这个机缘,以后碰见莫氏子弟或者其他此类修真者,再还他们一段机缘好了。遂行了大礼,取了玉简。“谢谢莫婆婆。”

  老夫人笑着点点头,“这样才乖。这一处很少有人能进来,你能进来,是个心思灵巧的,也是与我老婆子有缘,神婴林除了神婴果之外,算得上难得之物的也就是这井底出产的冰心玉髓液,我送你一小葫芦。持有这黑曜晶葫芦的人都是我莫氏嫡系。”

  雒雪接过小葫芦,材质竟然是彩虹双眼黑曜晶,据说这象征着苍天之眼。打开葫芦,果然是冰芯玉髓。突然想起自己收纳的鹿隐骨骸,自己终于到了药神谷,也应该让鹿隐入土为安才好。“婆婆可有相熟的鹿家人?”

  莫老夫人和慈祥老者互望了一眼,“是有的,你是有什么事?”

  “我曾经闯入过空间乱流,进入一处墓穴,里面有一具骸骨,他的记忆结晶说自己是药神谷的弟子鹿隐,和太阴宗弟子龙幽封镇守北方玄武之门,为阻止魔域侵占,曾撕裂空间,到了不知名的所在,最后灵力和生命力枯竭。希望有人能把骸骨带回药神谷,以本命精血为引,返回到了五行门下属的金沙城,中间有点小波折,鹿隐大人和龙幽封大人的遗骸破碎,难以分开,我只好一同收拢到乾坤袋中。如今,到了药神谷,也应该让鹿隐大人入土为安。”雒雪简单地进行了一下说明,没有提其他的宝物,自己也算是鹿隐所说的有缘人吧。

  恭敬地取出乾坤袋,慈祥老者很是激动的接了过去。“我便是鹿家的无难真人鹿伽,羌活真人鹿隐是我鹿家第八代真人,此事重大,我先离去,你们继续畅谈。”

  老夫人和雒雪送走无难真人,两个人继续聊着,雒雪也说起了自己来自九州大陆,老夫人很惊讶。

  “在药神谷的典籍记载中说九州大陆灵气稀薄,已经不适合修真者生存了,所以在万年前修真者都已经迁徙离开了,大部分来到了鸿蒙大陆,一部分修为较高的人去了灵域;一部分人去了妖族所在的荒域;还有部分人就去了玄天域,那里种族繁多,魔族、鬼族、巨人族、妖族、仙族等等。而九州大陆就被废弃,只留下了没有修为的凡人。在此之前九州大陆也如同鸿蒙大陆一般,主要是以人族修真者为主。”

  “那里现在的确是凡人的世界,修真者很少,大部分都生活在凡人稀少的边缘地带。凡人的生活也不错,我就在凡人的世界生活了二十多年,舒适安闲。”

  两人天南海北,随意的聊着,雒雪早已经把茶水换成了桃花酒。见老夫人很喜欢,又取出一坛桃花酒和梨花白送给了老夫人,还有几瓶金桂酒,打开一小瓶,“这金桂酒香气袭人,口感绵长,可惜我已无多,外子曾起名透月香凝,几个孩子最喜欢吃桂花饼,双胞胎儿子舒展和舒畅曾经偷喝此酒,醉了,睡了好久,如今都不知道流落到哪里去了?”

  雒雪后来很少喝,主要是往日的美好时光一想起来就很难过。

  “你还有孩子?都多大了?”老夫人惊讶无比。

  雒雪又大概讲了讲家里的情况和来这里的缘故。一时沉默,两人都只喝着酒。

  老夫人心想,难怪两人感情这么好,有这么多羁绊过往,是无法忘记忽略的。想想自己的儿子、儿媳自从在上古战场失踪,音信全无,孙子鹿鸣从小苦修,如今穿行在各个战场,不乏寻人和救人的意思。将心比心,更觉得这个小姑娘不容易,拍拍雒雪的手,“把舒畅和月牙儿的相貌画下来,我们想办法打听一二,毕竟药神谷还有些老朋友。总好过你一人之力。”

  “真的吗?会不会太麻烦了,动用关系网也不是容易的事。”雒雪想想又觉得似乎这个人情太大。

  “能找到羌活真人的遗骸,提这点儿要求不算多。过一阵等你和鸣儿去了中州,那里汇聚了鸿蒙大陆很多修真大势力,消息更容易打听。总会找到的。小孩子天份好,各大门派都会珍惜这样的弟子。”

第一百九十章 坐酌泠泠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