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七十五章 残念

  原来,炼蛊之人一心想要炼制金蚕蛊,在炼制到第六遍时,出了差错,让自己的肉身被玄沙晶侵蚀损毁,在处置时,神魂又被冰沙晶浸染,逐步消散,留了一道执念存在于金蚕蛊,把炼制金蚕蛊的器皿神木鼎抛在外界,设置阵法,将得到神木鼎之人拘回到炼蛊之处。万年之后,被陈宇风得到神木鼎,执念入侵陈宇风的神魂,驱使他继续炼制金蚕蛊,可残念中冰沙晶毒并没有去干净,陈宇风神魂也被浸染,那一道执念看到陈宇风的神魂逐渐损毁,竟然想夺得肉身,完成炼制。

  陈宇风就处于时而清醒,时而被执念控制的状态。陈宇火和陈宇海找到他时,他也自知自己的情况,便在清醒时说明了情况,让两人把自己杀死,以免肉身落入执念手中,两人自是不肯,联手镇压住执念,可是没有太好的手段,每隔几日就需要镇压一番,而且还要冒着自己神魂被冰沙晶毒入侵的风险。那一道执念从半成品的金蚕蛊中退出,金蚕蛊就陷入了沉睡,否则,陈宇火和陈宇海不知被毒死多少回了。

  心念一动,雒雪出现在炼蛊之处,走进炼房,木桌上的玉简,灵力已经不足,一个混沌石做的盒子紧闭,混沌之力注入,盒子被打开,几枚玉简,灵力还都在,一一看过,都是养蛊炼蛊之法,其中一枚是《蛊经》,比自己从万虫老祖那里得到的要详细全面。

  “你怎么进来的?你竟然能打开混沌石?”身后陈宇风声音响起。

  “你是谁?是陈宇风,还是蛊道人?”雒雪不知道这个人的身上到底是谁掌控,很不像正常人的气息。

  “蛊道人?哈哈哈,多少年了,还有人知道这个名字,老头子我不算枉死啊。你,你怎么会有天蛊的气息,我穷其一生就想炼制出一只天蛊,你还有虫界的气息,你炼化了虫界?不可能,这不可能,只要我炼出金蚕蛊,我就能掌握虫界,虫界是我的,是那根木头,还是万虫天蛊把虫界送给了你,我杀了你,这虫界是我的,是我蛊道人的。”陈宇风嘶喊,陈宇火和陈宇海也到了屋内。“毒月,你怎么会来到这里,赶快离开。”

  “把我杀了,快把我杀了,我控制不了他了,他要自爆。”陈宇风再次喊道。

  “大哥,我们替你镇压。”

  “相信我吗?我来处置。”一点木灵力化成一道花墙,隔绝了兄弟两人。

  运转《御灵诀》,手指印堂穴,给陈宇风喂了一粒清阳丹,扶正固本,清明孕养神识,盯着他的眼睛,疯狂减退。“我要进入你的神海,找到残魂执念,有风险,但必须如此,你不要多想,放开神识即可,不要抵抗。”

  陈宇风目露坚定之色,“姑娘放心大胆的去做,如果无法消灭,就把我杀了便是,我不想这样的活着。”。

  神识探入,到达灵魂深处,在神海之中探寻,残魂执念很狡猾,藏的很隐蔽。雒雪看到了陈宇风小时候的模样,还有陈宇火和陈宇海,三个虎头虎脑的小子跟着爹爹修炼的场景;再找,青年时的情窦初开;再找,冬宝冬绫小时候,笑得天真甜蜜;再找,冬绫一个人在哭,看着这个冬绫总和自己认识的冬绫有些不一样。雒雪一指点出,冬绫崩溃,一道残魂飞出陈宇风的神海。

  一个老者模糊闪现,恶毒的看着雒雪,冲入雒雪印堂穴,“那我就夺舍你。”

  “自寻死路”,在雒雪的神海中,“封”,残魂被束缚,运转化字符纹,化灵。一道纯净温润的灵魂之力汇入神海。好补养。雒雪内视,才发现自己自从练习《御灵诀》之后,神海又拓展了好多,一眼望不到边,真有了大海的波澜壮阔、深不可测。

  雒雪回过神,陈宇风已经恢复了清明。撤去花墙,陈宇火和陈宇海赶忙走上前。“毒月姑娘,太感谢你了。要不是你,我们三兄弟也困于此地,说不定还会——”

  雒雪微笑着止住他们的话,“陈真人太客气了,正是你们带我来到此地。能发现此处,也是我的机缘,如果三位不介意,这里的毒药和毒物我就一并收取了,这是三瓶清阳丹、紫火丹和生机丹,希望能略略弥补一些你们的损失。”雒雪送出三瓶丹药。

  “毒月姑娘,我们真是无以为报,还收了这么贵重的丹药,其实此地毒药对我兄弟三人来讲,并没有用处,你尽可取走。我从蛊道人的残存记忆中看到,这炼室后面的绝壁之下,有一处传送阵,似乎是通往修罗战场,但那记忆是很久以前的,我还从未下去过,不能确定真伪。此番我出了这么大的事,家中肯定担心,我和两个弟弟要尽快离开这里,不知道冬宝和冬绫怎么样了。以后若有差遣,必定尽心尽力。”

  “他们和吕真人等几位已经先行离开了。”雒雪和兄弟三人又是一番客气,看着三人离去。

  在这一处转了转,有几间石屋已经废弃很久,有一些能看出来是用来培养蛊虫的工具,其中有一处很像是血池,只是年代太久远,已经看不出所以。

  绕到山岩绝壁之下,是常年没有人来过了,一个简陋的石洞开凿在山岩上,走进去,真是个传送阵盘,灵石已然灵力散尽,不知道还能不能用。要不要冒险去战场看看呢?当然要去看看,不过要做一点准备。雒雪取了神木鼎,再次回到万虫天蛊那里,没想到万虫天蛊只留下一道神识,已经消失不见了。“你已经掌控了这方世界,只有让自己变得更强,才能动用更多的力量。”

  雒雪收取了一些赤眼蜂、黑脊天牛、金彩蜘蛛,黑暗魔蛛,五彩毒蝎,把成群的树蜂和成群的黑脸蚊收进炼制好的育灵袋,小鸟大小的飞虫绝对会出其不意。赤眼蜂和黑脊天牛可以用来侦查、追踪;两种蜘蛛和五彩毒蝎毒性剧烈。找了一些灵药毒草,像金剑蓝草,居然草中蕴含锋利的剑意,只有一丝,却让人神识刺痛;这里有很多灵草都是亦正亦邪,蕴含神经毒素,使用安全数量,可以燃烧战意,兴奋不已,甚至痛觉消失,使用过量,自然也会让人不知节制,狂妄疯癫,最终死亡;还在这里找到了难得血芝丹的主要材料肉灵芝、血灵芝、七叶血婴,看到血红色婴儿状的根茎,雒雪都不忍心炼制了,但只要加入此物,血芝丹立刻上升一品,成为八品丹药,七品血芝丹加入的是三叶血婴、加五叶血婴是七品高阶。这是补气血的灵药,在战场上最为得用。

  辛苦忙碌了三个多月,终于算是有点存货了。整个虫界的人越来越多,上万年的封闭,让里面很多灵植神木都有了神奇的功效,也让很多昆虫成长为七八级妖虫,即勾起了人的贪欲,当然也成了虫虫的美味。直至,七八级妖虫都开始从地下、深渊出来活动,捕食人类,雒雪觉得是该封闭这片空间内部,外围留下一些,作为冒险者的乐园吧。想法散出,九级以上的妖虫应该是可以化形了,有几处地方,雒雪的神识也遇到了阻力,估计就是九级及以上的妖虫,这些妖虫应该都已具备灵识,就是高低不同。

  “我要离开此地,封闭核心区域,外围适当开放,你们好好保护此地,不要让万虫天蛊失望。敲击中心区域我设置的能量罩,我有感应。”

  没有回应,难道自己感应错了?不过,雒雪也没有犹豫,封闭中心区域能量罩,里面没有人,有的话也会被驱逐出去;再封闭一层能量罩,留下了外围,整个木灵珠中的虫界都已呈现在雒雪的神海中,近两年的时间,自己终于要离开这里了,去探索一下那个所谓的修罗战场。

  来到蛊道人炼室后面绝壁之下,传送阵前居然站着三个人,仔细一看,不禁有点好笑,一个男子光着上身,穿着短裙,金灰色的短发根根如刺,英俊冷酷;一个一身黑色皮甲,身材火辣的丰满女子,面容姣好,暗红色的头发卷至腰间,衬托的腰肢纤细,臀部挺翘;一个娇俏的小女子,甜美可爱,暗金色头发,身着绿金色薄纱,纤细灵动,似乎会随风而飘远。

  “姐姐,你带我们一起离开吧,从我记事起,已经在这里呆了上万年,实在无趣,这次进来了好多人,才知道人类世界如此有趣,我们愿意追随你,去领略一下外面的世界。我叫小蝶,本体是彩虹天蝶;这个是玄蛛姐姐,本体是天毒玄蛛;这个是金蝎哥哥,他的本体是天妖金蝎。”小姑娘一一作了介绍,他们三个是九级以上,可以化形的妖虫,化形也是妖兽的一个巅峰,是未化形妖兽中几乎无敌的存在。化成人形,则开始了另一条成仙成神的修炼之路,远比之前道路艰险。

第一百七十五章 残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