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六十七章 灭杀黑岩

   雒雪神色凝重,她可以假装不敌,可以不理会金空仞的好意,但不能害他丢了性命,真是猪一样的队友,就这么希望我死吗?偏不如他们的愿。“我没时间和你耗了。焚天狱火,焚灭。”

  黑火耳边传来温柔的女声,突然感到自己的结界——火海大涨,火焰不再是一片海洋,而是一座炼狱,自己根本就失去了控制权,一只火鸟盘旋而至,头上三道耀眼的金翎,化成三道火箭从火海中闪电而来,射入自己的胸口,他不可置信看着胸口,竟然把自己燃烧成灰,无视防御。“怎么可能,妖女,你竟然有三味真火?我死了也不会饶过你,去死吧——”拼尽全力,发出碎丹暴击。

  雒雪的火鸟张嘴一吸,双翅一扇,身形暴涨,冲向黑火,黑火的暴击竟然被冲散了,神识时刻锁定黑火,他的异动雒雪怎么会没有防备,轻声回答,“不是真火,我还没有,这是太阳精炎。火焰凝练到极致,就可以焚灭,火海我就替你收了,你浪费了火海的精华。”雒雪看着黑火被烧成虚无,只留了一只玄火袋,一只乾坤袋。无心细查,收好了,飞掠回到阵前。

  金空仞凝出的万钧之盾已经变得脆弱,灵力正在逐渐溃败,面色苍白的他闭起眼睛,发动了至强一击,“金印穿空”。金光大作,一枚金印飞向对方,逐渐变大,变成半座小山,压向下方。

  “金丹中期,能有这样一击,也是个强者,难怪要尽早处置,以免留下隐患。泰山磐石,镇压。”一座山峰飞至,整片空间都有被镇压的紧迫感。

  木兰芯一看,糟糕了,自己也就自保,还是因为这一击不是针对自己,自己只是在攻击范围,波及到而已,更别说救金空仞,金丹后期的恐怖力量,即使没有结界,自己也不可能力敌呀;岳新、花朵朵终于也变了颜色,他俩也在范围之内,根本就被恐怖威能压迫的连逃命也不能,这时想发出至强一击来抵抗也晚了。

  雒雪向金空仞扔出流光溢彩,裹在其中,把他拉过来,尽力输出元力给《大千万象》的挂图,里面的气势磅礴,不知能不能抵挡一二,扔向横空而来的小山峰。

  “咣,啪——”爆裂声声,一阵耀眼的白色光晕,挂图飞长,竟然覆盖了大半个山峰,山峰被撞的开始崩溃,被覆盖的山峰开始消融,隐没在《大千万象》的图中。

  “噗——”一口鲜血喷出,山峰的主人被撞的向后飞去,“好灵宝。好手段。你竟然没死?!你杀了黑火,你等着承受半步元婴的怒火吧。”那人竟然趁机向后退去,要跑。

  雒雪怎么能任由他跑掉,“焚天狱火,焚灭,噬魂蛊。”

  金山在金空仞发出金印穿空这一击时,就快要疯了,他当然知道金空仞的最强一击之后,是没有还手之力的,奋力击退和自己对战的黑虎,扔出了天阶法宝阻挡黑虎,对着黑岩也发出了至强一击,“金剑结阵”。这也是带着结界的攻击,困住黑岩,所有金剑穿身。金光笼罩黑岩,火海漫天,带着焚灭一切的威力裹住黑岩,双重结界加身,黑岩结出防御,突然神魂被刺痛,莫明的黑点在神海变大,一只灵甲虫,挥动着大螯,吞噬着神魂。“妖——”黑岩还没来得及说完,身体被金光穿透,火焰中化为虚无。黑岩身亡。

  “撤,撤,撤。”黑虎发出尖锐的声音,其余四名金丹后期的高手全部远遁而去,金丹中期的队友显然是被放弃了,没几下,全部身陨。

  雒雪召回噬神蛊,飞手收了黑岩的乾坤袋。回身看见面如金纸的金空仞,查探了一下,只是力竭,身体里有些伤已经很严重,不致命,却震裂经脉,会影响以后的修炼。取出一颗七品丹药生机造化丹,喂给金空仞,充沛的生命之力一下包裹住金空仞,形成了绿色的大茧。

  “八品丹药。这是生之力。”众人眼神火热,金丹后期的修士也是不多见的,金山喃喃之声,却似惊雷响在每个人的耳边。

  生命之力让大战之后的众人都觉得舒爽无比,立刻围坐在金空仞大茧旁,开始恢复。

  等绿色大茧渐渐透明,没入金空仞体内已是五天之后。这五天之内,食金蚁、甚至是变异的食魂蚁都有出现,最后金山看大家都恢复好了,结了结界,笼罩了金空仞,才避免了更多妖兽。

  金空仞醒来,金山撤去结界。金空仞感觉了一番,力量暴涨,隐隐的步入了金丹后期。虽然受了重伤,意识却在,所以什么都知道。一抱拳,“雒雪,大恩不言谢。”

  “呵呵,现在七品丹药给你服用了,你不用觊觎了。”雒雪很高兴,金空仞实力暴涨,自己也不用再内疚,有负担了。

  众人都收回了羡慕的目光。

  “咱们继续走吧,早点勘察完,早点回去,这一次黑山寨损失惨重,据说那黑岩是一位半步元婴火云老祖的侄子。火云老祖已经闭关多年,但我们也不得不防。”金逸催促大家,未来的变数谁也不好说。

  不知是不是有火云老祖的压力,大家都不再浪费体力,快速解决任何妖兽,只有食魂蚁有些麻烦,不过这些食魂蚁似乎都很偏爱雒雪,紧追着她不放,最后都被解决了。雒雪其实也知道瞒不过金逸和沙犁,但是她舍不得浪费食魂蚁,这是很好的蛊虫来源。

  十天之后,终于找到玉简中标有矿脉的未知区域,分成四组,每个金丹后期带着两人,金逸留在入口警戒。

  金空仞和雒雪带着金家的两个手下,沿着矿脉一直向北,两人通过那一战,和五行门的几个队友已经无话可说,还算给金逸面子,听从着金逸的安排。

  “雒雪,为什么土灵宗会这么针对你,不会是因为你打败了岳新这么简单吧,要说水灵宗和土灵宗是有很多矛盾,但这么不顾颜面的针对弟子,还是头一次。等回到宗门,我会如实禀告掌门的,你不用太担心,五行门还不是土灵宗独大,虽然沙亦土已经算是元婴真人了。”两人边飞行,边聊天。

  “怀璧其罪,你看不见沙犁眼中的贪婪吗?”

  “如果不是打不过你,也许我也会杀人夺宝吧,你的好东西太多了,你那副山水图太厉害了,竟然能把一座山峰封印消融。”

  “我也没想到它那么厉害,我感觉不出它的威力,只是感到力量无比磅礴,着急的扔了出去,却招来了无数贪婪的目光。你给我说说火云老祖吧。”

  “火云老祖,成名很早,为人凶残狠毒,他曾经在修罗战场一处得到一种火焰,据说是魔族从魔域带来的黑暗魔焰,可以烧掉人的生机和神识,把人变成他的魔化战斗工具。三十年前,他曾在拍卖会拍了一颗菩提净魂果和凝婴焚魔丹之后就再无消息,大家都推测,他肯定是被黑暗魔焰侵蚀了神魂,所以需要净化神魂,焚灭六欲冲击元婴。黑山寨大当家黑龙一,二当家黑龙二是亲兄弟,黑虎、黑岩、黑火是两人的干兄弟。龙一是个老牌的金丹后期修士,曾经伤势太重伤了根本,元婴无望,所以很是狠辣,纠集了一些恶贯满盈的金丹后期的散修,带着黑风寨恶事做尽,在五行域界横行霸道,曾经有几大家联合起来围剿过一次,结果黑风寨的三位当家居然全部逃脱,火云老祖出现,震慑了几大家,此事才作罢。近三十年来,黑风寨愈加猖狂,但是基本不再为难宗门和世家子弟,而是做起了打劫散修和替人出头、赏金杀手的勾当,这次和我们相遇也算是我们先下手吧。”

  “按理说,他们不应该跟着咱们才对,赤炎金晶虽然珍贵,但还不足以吸引黑风寨探寻,即使探到矿脉,难道他们会开采吗?这生意哪有杀人夺宝或者杀人领赏来钱快呢?我看他们还会跟上来的,他们的目标绝不会是矿脉。”雒雪暗暗思量,难道是土灵宗要来灭杀自己?自己有那么重要吗?还是金家带来敌人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金空仞一顿,毕竟是锦天城金家的少主,家族的斗争他还是很熟悉的。如果,这次金家探矿失败,金山和自己陨落,还有两名金丹后期的长老陨落,那么金家实力就会损失一半,五行域界的矿脉可能至少要有两三处没有人守护,而金家正好有那么几处正需要人手,其中和沙家争斗的有两处,还有一处和花家也发生了一点分歧。花家一直为金家马首是瞻,只是最近花家出了一位半步元婴,几个出色的弟子,似乎不再以金家为主,逐渐有些小矛盾,但还不至于伤及两家颜面,所以花家不太可能,沙家可不一样,沙亦土如今实力大增,新进了五行门的长老,一直很想抢到矿脉,对于五行门没什么损失,只是附属家族的争斗而已,水家就败给沙家一次,损失很多,也没见五行门阻止。

  “戒备,敌人已经隐藏好了,金丹后期三人,看来是黑虎他们。”雒雪神识感到了前面的异动。

第一百六十七章 灭杀黑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