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五十七章 一招制敌

  五灵宗新人大赛开始,带队长老抽签,对阵列表根据抽签结果公布。

  当天的两组一支是金灵宗对火灵宗;另一支是木灵宗对水灵宗。

  第一场金灵宗对战火灵宗双人组。金灵宗的两人一站到底台上,气势如金,锋锐无比,那名叫金越的男子,就是这次有望进入前十名的新人。身后的女子名为金珠,也是筑基后期,却丝毫没有输了气势。

  “水满能不能输的不太惨,他是我们水家的分支,不过却是火修,实力比焦熹稍微弱一点。”水凝碧悄声说。

  “我看危险,金越一人足矣。”

  比赛开始,金越在原地没有动,金珠冲上前,水满两人已经开始发出最强攻击,显然他俩也知道这是唯一的出手机会。

  “烈火重重,骄阳似火”大招先后发出,一片火海包围了金珠两人,空气似乎都被烧的扭曲起来,

  “金风送爽。”金珠发力,一片肃杀之气似暴风回旋而去,金灵力和风灵力双灵根。

  “火猿百变”一只两丈高火焰魔猿一巴掌扇向金珠,火焰聚为一点,金珠显然不敌,金越在身后一支金灵力化成一杆金枪“点破。”

  大个魔猿被金枪穿身而过,直逼水满,水满凝出火盾挡在两人面前,另一人刚才魔猿被穿时就已吐了一口血,反噬。

  火盾被金枪步步紧逼,最后只得跳出比赛台,金枪化作点点金光回到金越手中。金灵宗胜。底下一片欢呼声,最后一招俘获了多少女修的芳心。如果不是与火灵宗交好,水灵宗的这些女弟子恐怕也要欢呼了。

  三人组,金越没有再上,火灵宗上的是秋微、熊莽、焦熹,这也是火灵宗最强战力,和金灵宗很是相持了一段,可惜对面有一个王清使得一手飞剑,最终还是败给了金灵宗。

  五人组毫无悬念,仍旧输了,火灵宗一片平静,似乎早就知道根本不能力敌。

  焦熹和熊烈还跑到了水灵宗,“加油,别被我们影响,你们可以和木灵宗战一战,木兰芷很厉害,其他就一般吧。”一边说,还轻咳着。

  雒雪一看,这是火灵力消耗透支,身体里失衡了,给她一粒蕴火丹,“别担心我们了,快吃了吧。”

  “没事,我调息一下就好了,啊,蕴火丹,那我就不客气了。”焦熹喜笑颜开,她自己也分了两粒,可有点舍不得吃。

  “雒雪你买蕴火丹干什么?”水凝碧好奇。

  “该咱俩了,上吧,你站在我身后。”雒雪一拉水凝碧,两人跃上比赛台。

  “还没到时间呢,他们会看到的,肯定会让木兰芷上的。”水凝碧嘟着小嘴。

  “就怕她不来。”

  五行门的水月长老宣布第二组开始,木灵宗对战水灵宗。

  木灵宗先派了陈柠和杨敏上场,来试探一下雒雪,毕竟雒雪的资料实在太少了,就一招。

  陈柠和杨敏都是筑基大圆满,看着对面的两个筑基后期,还都是小姑娘模样,一个风光月霁,一个精灵鬼魅,颇有点可惜,但他们知道水凝碧是水灵宗新人里的强手,又是带着任务来,自然不可能留手,也是一上来就是“荆棘囚笼”“万木森森”,一招锁定囚禁,一招碾压,似乎都看到了两个美女在囚笼中被万木压顶的凄惨模样。

  “水浪滔天”雒雪轻声道来,底下一片哗然,怎么还是这招儿,不可能对付筑基大圆满也这招吧。

  一道水浪,对面的两人已经被拍出比赛台。鸦雀无声。

  三人组,木兰芷带着另外两人跃上赛台,木兰芷盯着雒雪,“小看你了,我这一招刚练成不久,还不能很好的控制,万一伤到姑娘,我也很抱歉。花御天下。”一朵朵各色百花层层叠叠的凭空开出,就似一条大道直面而来,慢慢展开。

  “天呐,木灵宗又有人是花神传人了,据说是天生木灵体才会被花神收为弟子的。”

  “这一招曾经结束了一个邪恶的小宗门叫什么御女派。”

  “那是花神金丹期的事,不过这筑基大圆满使出来,居然也这么有模有样,水灵宗这三人要败了。”

  雒雪突然感到自己不能动了,果然厉害,竟然用木灵力暂时封锁了空间,替代了这片空间的其他灵力,身后的水凝碧和苏恒同时惊呼出声,“糟糕。”

  不过,木灵力还没有严丝合缝,有很多道缝隙,越到后面,漏洞也多,不过千万朵的花之大道已然到了面前。

  “水浪滔天”雒雪继续说出招式。

  “怎么还是这招,不会只会这一招吧。”

  “这一招不可能应对。这招变了,变慢了。”

  “你的水灵力从哪来的,不可能。”木兰芷皱着眉惊呼。

  一滴滴水珠汇聚成河,翻涌而去,无一例外,木灵宗三人被拍出了赛台。台下默然。

  五人组,木灵宗换下了木兰芷,不过五人命运没变,依旧被拍出了赛台。除了水灵宗的人在欢呼,其他人都在沉默。

  水灵宗完胜。

  第二天的两组是金灵宗对战木灵宗,金灵宗两人组失败,木兰芷的花御天下终于显示了她的威能,碾压了金灵宗的两人,像被吓傻了的小兔子,完全没有任何动作。其余的两场金越上场,赢得很轻松。

  第二组是火灵宗对战土灵宗,完败。土灵宗的岳新以王者的姿态,三场全上,招数繁多,奇谲诡异,赢得了场外观众的心。也打击了凝碧的小心灵。

  “这个人真的很可怕,雒雪,我不仅不是对手,我怀疑他能跟你一拼,你知不知道,现在都在赌你俩和金越,哪个更厉害。”

  “哦,赌注怎样?”

  “金越,一赔二;岳新;一赔四;你,一赔十。”

  “你去给我下点注,一万中品灵石压我。”雒雪心想原本还犹豫,能挣钱为什么不挣。

  “你也太有钱了吧,难怪能送给焦熹蕴火丹。你这么有信心,那我也压点。支持你。”

  第三天的两组土灵宗对战木灵宗;金灵宗对战水灵宗。

  土灵宗对战木灵宗,爆了第一个大冷门,土灵宗的岳新、岳方都没上,土灵宗完败。底下一片嘘声,尤其是押了注的。金灵宗对战水灵宗。雒雪和水凝碧站在台上,“你下注了吗?”

  “嗯,咱们赢是一赔五,我替你下了五百中品灵石,我下了十块中品灵石,哥哥下了一百块,焦熹也下了十块,再没有人下注了。”

  水凝碧小声说,两人根本就没在意跃上来的金灵宗两人。

  两人冷笑,明知道自己输还要下注,真可笑。其中一人更是笑出声,“夏虫不可语冰,真不知道这世界有多大,两个小妹妹,一会儿别被打得直哭,然后输了灵石再哭一场。”

  水凝碧和雒雪一楞,还没碰见过这么讨厌的五灵宗弟子,“这人是金灵宗新人中第二厉害的人鲁丰。”

  鲁丰虽然嘴上轻挑,可心里还是很重视的,甚至有点恼火,原本自己也可以凭借实力大放异彩,结果被什么岳新和雒雪抢去了风头。

  “万箭穿心”鲁丰直接上最强招,另一人也紧随其后,施展的却是防御“万钧之盾。”

  “水浪滔天”一袭巨浪猛拍出去,其中带着一支小手拍在了鲁丰的嘴上,两人被拍出了赛台,鲁丰满脸是血,一口牙被拍掉了。他哭了。

  金灵宗头回被人打脸,怒火中烧,一名阴鸷的男子跳上赛台,“比赛而已,何必羞辱?”

  “人必自辱而后人辱之。”雒雪轻声细语,不愠不火。

  “你,牙尖嘴利,我一会儿会把这话还给你的。”

  “你还不够格,叫其他人上来,还是你我一战?”

  金灵宗生怕这个金广达坏事,王清和金越都上了台。金越回身,“你二人压阵即可。”

  雒雪头都没回,清声道,“你们休息休息。凝碧,你下注我要出几招能赢呢?”

  台下一片哗笑,水凝碧很尴尬,“是能被逼出几招才输。没有赢的。”

  “这庄家没胆呀,连这么好的机会都放过了。”

  “好,我成全你,你押多少我跟。”金越也不动声色。

  “一言为定。”雒雪扔出十颗至真丹。

  “至真丹,居然是至真丹啊,十颗,天呐,这要多少灵石。”

  金越的冰块脸终于闪出一丝诧异,至真丹,他也有,可是只有一颗,他这次是冲着玄真丹去的。不过,他身上有一颗低阶七品丹药,足以抵过十颗六品丹药,“生机丹,七品。”

  雒雪看了看,比自己的生机造化丹差远了,自己的虽然也是七品,跟这个一比,八品。她一扬手,把十颗玄真丹收了起来,取出一颗生机造化丹,“不占你便宜,生机丹我也有,品质比你好点,不如这样,我要赢了,下一场也算我们赢。”

  金越看到雒雪的生机造化丹,感觉像是一颗小心脏在跳动,送上门来的好处,不收不太好吧。“好,我也只用一招,不过我也想见见你的最强招数悬河灌顶。”

  “雷光枪影。”金灵宗的人都在想,这颗生机丹的诱惑太强了,金越师兄终于忍不住发动了雷霆万击和金枪化影。这雒雪必输无疑。

第一百五十七章 一招制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