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四十六章 安顿

  来人又敲了一下金锣,灵兽的怒吼声声震天,一声长啸,打断了金锣之声,佝偻的老者也跃上了半空,“秋尽,你秋家的碧眼金睛兽是不是越来越傻了,连血脉都束缚不了,哈哈,你怕让人知道这个秘密是不是。准备激发灵兽大乱,趁机全部杀人灭口,是吧。”

  “知道也晚了。”其中一名褐衣老者缠着佝偻老者,金光爆线,金丹初期,竟然是金丹初期。两人升到半空,划出了一片结界,开始战斗。

  金锣再次被敲响,灵兽已经开始躁动了,有些低阶的已经开始暴动了。

  雒雪看着四条黄金火蟒也昂着头,原本性子温和,现在也已吐着信子,做好了战斗准备。身后的大批灵蛇也是同样,远处已经有两团死缠在一起了。

  再不控制,以后就更难控制,玉笛横陈,清音袅袅,完全打破了金锣的锋锐之气,灵蛇很快就被安抚,四只火蟒围住雒雪,把她护在中心。

  “老夫到没看出来,竟然还有一个高深莫测的对手。”秋尽被破了金锣之声,反噬之力激荡而来,心中一口气血翻涌不停。收了金锣,凝出一道火箭激射而来,“火箭穿云。”

  “凝水成壁,火灵,封。”一道水瀑悬空,透明的只有薄薄一层,偏那只穿云火箭就停在水壁之外,慢慢光华尽失,最后被火蟒一口吞掉,竟还有些意犹未尽。

  “******。”三支穿云火箭激射而来,而每一只都被火蟒一吞了事,后来,几只火蟒竟然还有了伸长脖子等待喂食的期待,秋尽一看都快气晕了。“火烧连云。”一片怒海般的火焰滚滚而去。

  “水浪滔天”一排巨浪翻涌而去,“引火烧身。”雒雪一指划过,滚滚火焰竟然化成一道细线层层围绕着雒雪,最后消失在手中,其实是手中的紫金葫芦,一朵小火苗跳出来,打了饱嗝,几个火星闪了闪又灭了。几只火蟒可怜巴巴的看着雒雪,就像是自己的食物被抢走了,而他们也不敢反抗。

  雒雪再次吹响玉笛,毒蛇盘旋而出,“暗疫织雾”水元素化成浓浓的雾霾笼罩了大片的森林,浓雾中含着蛇毒。秋尽都快疯了,自己实力高有什么用,找不到目标,只能使用火灵攻击,可偏偏也不知这黑衣女子从哪找的四只火蟒,会把自己的火灵吸食干净,完克啊。而这灵蛇之毒一时半刻也解不开,封存在一旁,感觉生命力一直被损毁,调用灵力总会迟滞,这可不是好现象,拿出金锣,笛音又可以克制,灵蛇不失控,灵兽也很难造成大规模的厮杀,自己的这次任务就很难完成了,说不定还有性命之忧呢,不如还是先撤,再谋定而后动,这黑衣女子是最大的变数,之前的调查根本没有这么厉害的人物。

  “扯呼。长啸三声。”对方也不恋战,几人很快就离开了。

  “还挺聪明的。”雒雪看秋尽率先走了,把浓雾收回,毒素化成水毒丹,装了起来。

  水长丰也从半空下来,有些狼狈,他比褐衣老者还是要弱上一线。完全无法分出一线来照顾底下这些人,毕竟他要是输得很惨,底下这些人根本就是炮灰而已,不足为虑,不知底下为什么就突然占了先机,让那些人一起退了。仓促应对,总算是渡过了这一关。他和水银丰一对眼儿,发现对方眼里也尽是迷惑,无论怎样,都清点一番,赶紧进城是最好的选择。

  两人到了队伍末端,发现灵蛇是损失最小的,“姑娘在上,请接收我俩一拜,哪成想姑娘的玉笛能破了秋尽的金锣,那秋尽是秋家在御灵宗的外门长老,心胸狭窄,睚眦必报,姑娘今天破了他的金锣,恐怕日后他还会寻衅上门,他也是火修筑基后期,也算是除了秋烈之外的强者,不知可有伤害到姑娘。”他俩都看到了这里的战斗痕迹,虽然无暇亲眼所见,但也可以推测一二,真没想到这个小姑娘这么厉害,筑基中期能对抗筑基后期。

  “两位先生不必如此,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也是自保而已,我是水修,本不是秋尽的对手,哪成想这四只黄金火蟒竟然能吸收火灵力,所以秋尽的攻击有一大半都被火蟒挡下了,他也奈何不了我。玉笛正好又克制金锣,这才离开。”

  “此事我们一定上报,到了仙灵城,一定会重谢雒雪姑娘。”这时,水长丰突然想起了雒雪的名字。

  绕过一片湖泊,仙灵城已经矗立在眼前,正是黄昏时分,云霞和着炊烟,真似仙气缭绕,整座城市被晚霞披上了一层金光,一眼望不到尽头,这仙灵城竟然比辰南国的京都大了百倍不止,人来人往,繁华无比。

  鸿泰商队依次进了城,城门口有一队巡逻的人,队长正和水银丰聊得热火朝天,雒雪看到一个乾坤袋递了过去,队长笑的更热烈了。

  雒雪环顾,秋金立和隋东珠已经不见了,不知什么时候离开的。检查完毕,大家进了仙灵城,队伍分成两半,一队直接向城内走去,雒雪这一队因为灵兽的原因,只能绕着城边走,从西门进入,一直向北向东,终于到了一处小山附近,整座山似乎都在这一处院落中,雒雪带着灵蛇来到了湖畔山前,几排木屋错落有致,湖畔前有一片桃花林,正冒着花骨朵,林间有三座小木屋,房前是湖,屋后桃花林。雒雪一眼就看中了这一处,神识扫了一下,似乎没有人,看了看身边的水长丰,水长丰当然也看出了雒雪的意思,“姑娘可以暂时安置在那里,只是那里是少主人钓鱼的地方,放置了一些钓具和其他物品,还请姑娘不要进入水云居,其他两座小楼姑娘可以选择一座。”

  雒雪指了指最远的那一座,几乎隐藏在密林深处。说罢,吹着玉笛,缓缓而去,周围都是灵蛇爬过,四只黄金火蟒也紧紧跟随。

  小楼隐藏的极好,一看就是有一段时间没有人住,不过肯定是有人在定期清扫,灰尘并没有多少,小楼上题桃源居。楼前种着一些灵花异草,主要是一种名为夜萤的灵草,据说开花会有萤火虫飞舞的意境,这种草最大的作用是营造幻境,这还是雒雪读了无形无相门留下的一本杂书,才知道的,看来自己要找一找这个世界的风物志地图之类的书籍。

  喂养了灵蛇之后,把它们都驱散在周围和小楼前后,然后设了禁制,找了一个木牌,画了一个禁字符,只要有人碰触,就会显现灵蛇,当然自己也能感应到。把木牌挂在了十里之外。

  小楼是三层高,一层的房间都是起居室,还有两间只有蒲团,看来是练功打坐的地方,二楼是卧室,有好几间,风格都不同。雒雪找了一间能看见湖面,没有遮挡,当然也无处藏身的房间。三楼中间是空旷的房间,有些桌椅条案等,外面是四面通透的宽敞阳台,向外望去,景致甚佳。湖面波光粼粼,太阳的余晖落在眼里,是那么温暖闪亮;另一面又是黑枝点红,成片成林,左侧半湖半林,右侧是徐徐向上的林间小道,直通山顶。

  刚刚安置好,就看见禁止波动,她飞掠过去,就看见水长丰和两个炼气期女子站在门口,其中一个拎着食盒,另一个端着茶具,“雒雪姑娘,这是阿风阿霜,你有什么事可以吩咐她俩去做,她们住在那一排木房子处,她俩可以住这儿。”

  “谢谢水老,我不需要伺候之人,这样吧,如果有需要,这个两个玉牌会变热,你俩来到此处,禁止会打开,灵蛇也不必害怕。平常就去忙自己的事吧,以后饭也不必送来,给我找一套炊具和浴桶即可。”

  “其实,水老不必如此,我也许过一两日就可能离开。”雒雪又转向水长丰。

  “雒雪姑娘安心住下,这仙灵城看似很大,但要找一处合心意的住处还不太容易。姑娘参加三月以后的大比,要是进入了仙灵山修炼,也不必费心浪费时间再寻找住处,我们水家原本此处就是提供给来参加大比的家族中人,或者出租给参加大比的修士,过一阵,除了这三幢楼,桃花林外面的那些房子都会租出去,此处也是可以随意进出的。水家的人都是在内城居住,外城只有我们这些豢养灵兽的人。”

  “多谢。”雒雪一听,正好,免去了很多麻烦。

  水长丰拿出一个玉牌,正面是水,反面是玄“这是水家的玄字牌,里面是我们付给雒雪姑娘的报酬,拿着这个玉牌,可以去仙灵城任何一家鸿泰商行买东西,都打八折,售卖东西,手续费减免两成。”

  雒雪扫过玉牌,里面有很多精巧的小阵法,还有些看不出的禁止。看来这水家在仙灵城还是有一定实力的,并不像秋水城中所听到的那样衰落,很有可能是大部分迁了过来,少部分留在了那里,作为最后的退路。

双更,求收藏。

第一百四十六章 安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