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四十章 失散

  雒雪被一阵剧烈的震动从昏迷中唤醒,眼前白光闪过,一阵巨大的气流冲面而来,赶忙调动灵力防御,一阵剧痛,感觉血涌上头,灵力瞬间被打散,涌回到体内,眼前一黑,再度不省人事。

  雒雪再度醒来,感到一阵剧痛,睁开眼睛,一条乌黑的鞭子劈头落下,很想一转身,或者调用灵力防御一下,却只是闭上了眼睛,偏了一下头,鞭子还是擦过右侧脸颊,落在了身上,一道带着血珠的鞭痕清晰可见,“你是从哪来儿来的奸细?小丫头,以为派个练气期的小丫头就能蒙混过关吗?”一个粗粝的声音响起。

  小丫头?自己好像早就不是小丫头了吧,虽然自己看着确实很年轻,但也决算不上小丫头。练气期,这是什么情况?雒雪运转了一下灵力,完全无法调动,只能感到有气在体内运行,却根本无法使用,连汇聚都很难。糟了,不仅是练气期,巩怕还是练气初期。

  “快说,要不然要你的小命,你肯定不是我们金沙城的人,你是不是秋水城的人?”

  “我看这个个小丫头十有八九就是秋水城的人,要不然也不会长的这么水嫩,哈哈哈。”

  “这还有个棺材,这是什么材质,似乎是冰晶质地。”呼啦啦一群人都跑到了远处。

  雒雪看见众人都跑走了,居然一个人都没留下,可见自己在他们眼里是多么的弱,不由得晃了神,到底是什么情况。自己体内经脉尽断,不能调用灵力,自己的手变小了,似乎真是个小丫头的手,难道自己进入这边大陆,肉身被毁损,神魂进入到了一个小姑娘身上,可是,深紫色的袍子明明就是自己的衣服啊?龙珠也消失不见,不知道月牙儿怎么样了,星空耳铛还在,宝贝倒是一个都没少。灵力无法调用,这些人怎么对付呢?是用毒,还是用灵符,要是不能一次性解决掉,自己也很难活下去。正在琢磨,感到一道凌厉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不能回头,要装作毫无所察才行。看来神识还可以用,精神力慢慢地渗透出去,离自己几百米外,正是冰芯玉髓的棺椁,没有棺盖,骨头撒了一地,里面还有不多的一些。精神力继续扩大搜寻,千米,万米,十万米,没有龙珠,没有月牙儿的气息,突然一道微弱的神识扫过来,雒雪连忙收了回来,那是一座繁华的小型城市里的出现的神识。

  精神力覆盖的时候,自己也搜集到了一些情报,听到了很多人聊天内容,只是无法辨别真假。

  这个小型的城市似乎叫金沙城,正在和秋水城争夺一个叫小荒山的五年开采权,这两城都属于五行门的边缘势力。这个小荒山下出产一种叫紫金砂的矿砂,还出产一种叫紫叶火蓝的植物,紫叶火蓝是一种带火毒的植物,价值很高,却很难采摘,似乎是要冒着生命危险,山中还有一种叫耳鼠的动物,火属性二级妖兽,飞行无声,嗜血,火毒,经常会在紫叶火蓝附近出没。

  发现自己的是金沙城沙家下属的一支城防小队,自己所处的正是小荒山下,一处深入矿脉的洞口不远处,盗矿应该是常常出现,或者打探消息的人也有,自己很不幸,没有身份证明,所以自己是被抓获的俘虏。这是这支小队在交谈猜测自己身份时,一直再讨论的内容。处置自己的方案分三种,一是卖了当奴隶,二是当矿工,三是一杀了之,因为自己级别低,又是小女孩,干不了什么,也卖不了好价钱,还要负担这几天的伙食灵石。

  那道凌厉的目光是个青年男子,已经是天师后期,如果按这个大陆的划分,就是筑基中期的水平,小队的人都称呼他为沙队长,身边跟着的一位筑基后期老者称呼他为九少爷。整个小队除了这两人,还有七个人,其中有个筑基初期,其余都是练气后期左右,其中有两个女子,一个明媚,一个豪爽。明媚的女子就说要一杀了之。雒雪没想到看着靓丽明媚的女子竟然如此狠辣,豪爽的女子却一声冷笑,极力主张还是留着,能换一块灵石也不错。两人争执不下,同时看向九少爷,九少爷对着一个男子说,“你去把她带过来,要问清楚再说。”

  雒雪背对着众人,准备好了毒药和灵符,总不能坐以待毙吧,自己也吃了鬼纹丹。等过来的男子走到身前,雒雪还在瑟瑟发抖。

  “跟我走,我们队长要问你话,说错就没小命了,你想好了说。”粗粝的声音桀桀笑着。

  “抬起头,摘下帽兜。你从哪来?干什么?这个棺材是怎么回事?”声音还算温和,却感不到一点波澜。

  雒雪摘下帽兜,暗暗祈祷,鬼纹丹快快生效,鬼纹丹是混淆气息,遮盖蛊虫的丹药,只是自己并没有试吃过,不知道效果怎么样。听见周围人的惊呼和吸气声,估计鬼纹效果出现了。

  “棺材里是我的师祖,师傅要把师祖的棺材带回药神谷,我和师傅正经过传送阵时,传送阵爆炸了,我就昏迷了,你们见我师傅了吗?我师傅是莫安凉。”这莫安凉还是无形无相门的玄音子留下的书里曾提到过的,一个药神谷的弟子,因喜欢炼制毒丹而被驱逐出药神谷。这里借用一下他的名头。

  “药神谷,你是药神谷的弟子?”

  “还不算吧,我师父说我算不得是药神谷弟子,他说我有炼毒的潜质,才收下我。”

  “你会炼毒,会炼什么毒,火毒会吗。”

  “会一点点,我还会炼一点低阶的丹药。”

  “这棺材是什么材质,有什么用途?”

  “师傅说这是万载寒冰,很是难得,可以保持灵力不散,用来聚灵最好。”

  “你叫什名字?脸上的黑青色纹路是怎么回事?”

  “我叫雒雪,脸上是因为炼制毒药,灵力失控,导致毒药入体,沉淀在了皮肤下,我经脉尽断,灵力也因此受损,不知何时能好,所以也没办法驱毒。”雒雪倒是不怕他探查,其实他也探查过了,经脉尽断很容易查出来,气息和灵力也很混乱,与走火入魔差不了多少。

  “你跟着我们小队。”青年男子说罢,一抬手,棺材翻过来,被他装入乾坤袋中。

  “大人,我能把师祖的遗骨收拾起来吗?”

  “你去收捡吧。”一道灵力枷锁飞入雒雪的丹田处,原本就不多的灵力更是运转不起来了。还真是小心。

  雒雪把能捡到的骨头和碎骨都收捡起来,这回也分不清谁是谁了。拿出了一个乾坤袋,这还是在伏龙雪山与雷千速联手斩杀火修得到的,里面的东西已经被她清点过了,留了一些衣物,下品灵石,一点毒药,几瓶回血丹、回灵丹。

  一只大粗手伸过来,雒雪乖乖的的把乾坤袋奉上,那人打开扫了一遍,看见几块下品灵石,不屑至极“这也能当灵石,品质也太差了。这几瓶丹药还勉强,孝敬我们队长吧。”雒雪接过乾坤袋,拿出一件男子长袍,把骨头都放进去,卷起来包好,扎起来。放进了乾坤袋。默默地跟着这九个人。

  搜了丹药的男子走到前面,把丹药递给了旁边的老者。老者打开,一阵馥郁的香气传来,血红色的丹药就跟能滚动的血珠一般;再打开一瓶,灵力扑面而来,冰蓝色的回灵丹似冰晶一般纯净。

  “这丹药品质也太好了吧。”

  “药神谷的炼药师果然不一样啊,这要卖多少钱啊。”

  “肯定不是这个小丫头炼的。”

  旁边的人七嘴八舌,这两粒丹药,不用懂行的人来鉴定,他们也是刀头舔血的人,这种补充药品多多少少都吃过,可是品质这么好的还真没见过。

  老者和年轻人对视了一眼,要是是这个小丫头炼制的,那可捡到宝了。雒雪又被带到两人身边,“这是你炼制的吗?”

  “不是,是师傅给我留的,那瓶水毒丹是我炼制的,中毒之后,麻痹十息,克制火属性”雒雪抛出诱饵,水毒丹听名字就是可以克制火毒,不信你不动心,总要有点用处,才能保住小命。

  两人听到丹药并不是雒雪炼制的,并没有露出失望的神色,毕竟品质这么好的丹药,一看就需要是浸淫在炼丹术中几十年才可以办到,而谁会把低品丹药炼制这么久,肯定是大师级别,才能驾轻就熟。

  当听到水毒丹有麻痹效果,还克制火属性。两人的神色不禁一动,水毒丹,如果可以克制耳鼠,那也是很需要的,至少眼下就很需要。

  两人交换了眼色,神识交流。“哦?这下好,也许我们找到了可以替我们下去的最好人选。毕竟耳鼠成群出现,就是合你我之力,能克制的也不过就是数息而已。”

  “让他们去试试效果吧,凭什么金灵宗的一个弟子需要紫叶火蓝,我们就要去卖命。沙老二喜欢拍马屁,也用不着要我们付出三五年的修行。再说,要守在紫叶火蓝旁边,谁知要守多久,一年也不过才能得到十只。”那位九少爷满腹怨气,面子上却一点也不显。

第一百四十章 失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