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九章 漂流

  玉棺上记载的是一段往事,似乎是说两个人是药神谷鹿隐和太阴宗龙幽封,要一同镇守北方玄武之门五百年。在四百多年的某天,天地异动,魔域和鬼域突然发动战争,两人合力撕裂空间,使北方天门割裂了一块,阻断了魔域和鬼域的征伐之路,此处空间不知坠落到何处,与鸿蒙大陆失去了联系,万年没有办法回去,此大陆灵力匮乏,鲜有修真之人,雪山算是灵力最浓郁之处,寻到了一颗龙珠和冰心玉髓,却没有供两人恢复的足够灵力,因此自封伏龙雪山之下,等待时机,好友龙幽封身受重伤,自己也无力回天,最后道消身死,以此纪念。

  雒雪看完之后,心有触动,这两位道友都是是守卫门户的英雄,做出此等举措也是有大决断的人,身受重伤,苦苦等待救援无果,自救也是无望,最终陨落在雪山之下,那就让他们长眠以此。默默的把玉质骸骨也收进了棺椁,显露出拳头大小,上窄下宽的窝头形状,金色水晶样的东西,上面还有一丝火焰能量,雒雪猜测这可能是鹿隐一身修为化成的能量结晶,仔细看去,里面似乎质地柔软,可见有浓稠液体,让雒雪想起了形成琥珀的松脂。

  “娘亲,这个坐着的小金人蕴含了好充裕的能量,对你很好啊,你吸收了吧。”月牙儿站在玉棺旁,摸着玉棺头部镶嵌的一个银轮状法器,很是喜欢。

  “月牙儿,你先不要碰任何东西,等娘亲再看看。”雒雪走到法器前面,才发现,此物看似银轮,却不是整个一个环,中间可以断开,可以闭合,有首尾之分,看似是上古龙形还是蛇形妖兽,摸上去像是骨质法宝,又融合了很多天材地宝炼制的,只是这法器灵力散逸,看不出级别。

  “娘亲,是不是很漂亮啊,我的舍利珠对他有感应,能不能给我呀?”月牙儿看着此物,眼神热切。

  “这是镶嵌在棺椁上的,可见是龙幽封的武器,我们从棺椁上取下此物不太好吧。”

  月牙儿嘟着小嘴,“可是他也想离开,他不想被留在此地。”

  雒雪一愣,并不把月牙的话当作是小孩子的自说自话,“他是谁?”

  “就是幽荧啊,他需要灵力才能恢复,他是器灵。”月牙儿指着银论的中间部位,好像是一处凸起,像是眼睛或头颅的部位。

  “太阴幽荧,太古圣兽,据说是先天至阴之气所化,也有一种说法,就是太阴之精。可这并不是兽类,确确实实是一件法器。器灵,这件法器有器灵。”雒雪又看了看,这件法器实在很难和太古圣兽挂上钩,非要说有什么联系,那可能是外形比较像,据说太阴幽荧是个白色中空圆环,此法器确实可形成中空的圆环,可能是炼制之人心存向往,所以此为名。即便这样,有器灵,也是不得了的,至少九州大陆的灵器都很少有器灵,只在古籍中有记载。器灵愿意和月牙沟通,也算的月牙儿的机缘吧。

  “等等,我把这两位英雄装好,再说。”雒雪又走回到玉台前,金色水晶旁边,半躺着一面花纹繁复的镜状法宝,仔细看花纹中间竟然蕴含星辰图,只是这星辰图要复杂得多。镜面蒙尘,看不出任何灵力。材质雒雪也看不太出来,似金非金,似玉非玉,不过宝镜上绑着的两条宫绦,材质到很稀有,其中有一绺竟是金蚕天丝,这还是天阴蛊曾说起金蚕养蛊可得天丝,水火不侵,刀枪不断,是很多法宝需要的材质,只是金蚕难觅。一件法器,连挂着的装饰品都材料稀有,那法器本身的价值就不言而喻了。

  再看玉台的左侧,是一个倒地的小鼎,很像是炼药的药鼎,也像是辰南皇室祭祀用的煮肉的大鼎,旁边躺倒的是一个浑身碧绿的葫芦,葫芦似乎是和星空石一齐炼制过,有星空石容纳空间的感觉,其实葫芦本身就有容纳的功能,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呢?是为了装的更多,还是要进行空间分割,这可是不容错过的手段啊。这样各种灵药,灵材,甚至是灵物不是都能放置在一处了。雒雪更加肯定和推崇这个道消身陨的炼药师。

  再环顾四周,有价值的东西已然不多,冰心玉髓是好东西,棺椁就留在此处吧,总不能让两人没有放骨之处,其余的宝贝似乎可以收为己用。

  雒雪把鼎和葫芦,还有宝镜都用火焰包裹检查了一下,没有什么灵识之类,放心的收入囊中。那个棺椁前端的幽荧雒雪用火焰检查,原主人的神识烙印早已消散殆尽,里面果然有一处灵晶,但是灵晶很弱小,似乎再不恢复就会消亡。雒雪教月牙儿怎么在灵晶里种下神识烙印,控制这个灵器。

  月牙儿一一照做,却无法驱动,因为自身实力实在太弱,月牙儿嘟着小嘴,红着脸,“娘亲,这个幽荧嫌弃我太弱了,他说要等到我足够强大才能使用呢。”刚说完,幽荧化作一道银光,隐没在月牙儿的体内,右手手腕上出现了一圈类似月牙儿的手镯。

  再回到玉台前,雒雪看着金色能量体有点犹豫,自己吸收,可能会快速变成很强大的存在,而自己目前也需要强大起来,但是总有点不敬英雄的感觉,还是把它也放置到玉棺中吧。于是,捡起金色水晶,突然从中间一道金光射出,一个垂垂老者出现在玉台上,雒雪并没有惊慌,只是一个能量体的形象。

  “有缘人,我命已休矣,请把我和老友的骸骨放到玉髓棺椁中,就请把我们带回到鸿蒙大陆,老夫以本命精血为引,最终会破空回到鸿蒙大陆,此灵力结晶就作为对你的补偿,其余身外之物也赠予有缘人。本尊出现,即刻算起还有三十息,此地就会崩溃,我们就能回到鸿蒙大陆啦,哈哈哈哈。我鹿隐本是药神谷弟子,龙幽封乃太阴宗弟子,也不知能不能再回到宗门,故土难离,故土难离啊。”

  雒雪立刻察觉到冰晶山洞被封印了起来,天地间的能量都在此刻汇聚,雪山冰壁出现了一到裂缝,糟糕,看来鹿隐启动了血引传送之类的秘法。雒雪立刻把月牙儿抱在怀里,金色水晶射入到雒雪体内,雒雪感到自己的神海中金色水晶出现了一道血线,血线带着雒雪冲向了棺椁,把两人都冲进了棺椁中,巨大的棺材盖迎面压下,雒雪最后一个动作是画了一个符文“雪”。自己和月牙就被盖在了棺材里,进入了无边黑暗。“月牙儿,你好吗?”雒雪感觉到自己是躺在棺材里,身下是碎骨,身前是月牙儿。

  “好,只是我好瞌睡。娘亲,小龙说我的肉身太脆弱,经不起空间漂流,要我先躲到龙珠里去,可我想陪着娘亲,娘亲,你没事吧?”

  “乖女儿,娘亲也没事,看来一时半刻,我们是无法脱离棺材的,只能随着棺材去鸿蒙大陆了,不知道会是药神谷,还是太阴宗,大概药神谷的可能性大一些。我们就静心修炼吧,你的耳珰里有很多灵丹,也有辟谷丹,饿了,就吃一粒。小龙是和你血契的龙珠,是吗,你俩共存亡,应该不会骗你,你就进到龙珠修炼吧,娘亲不需要你陪着,金色水晶能量太强大,我还不能运功吸收,我马上就要昏迷了,不知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希望到鸿蒙大陆时能醒。如果醒不来,你就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娘亲醒来之后会去找你,我有慈心蛊,一定会找到你的。你要好好活着。”雒雪拼着最后一丝力气,嘱咐完月牙儿,手轻轻抚过月牙儿的发顶,带着不舍和无奈,竟然想起自己的娘亲,那是怎样的一种无奈和无力,痛彻心扉。

  “娘亲,娘亲。我会好好的活着。我也进入龙珠了,以后我们会想见的,还有爹爹和哥哥姐姐,我们一家人最终会想聚的。”

  空间缝隙漂流,时光很难确定,又是藏身在棺材之中,无边无尽的黑暗,雒雪又是陷入了昏迷,这时全部凭借身体的本能反应在一点一滴的吸收,金色水晶漂浮在神海之上,表面的灵力逐渐在吸收中消减,开始显出另外一个形状,一个闭着眼睛,五官模糊的小人儿在打坐,

  最近一段时间,空间风暴越来越强,玉棺好几次都撞上了空间陨石和空间乱流,不仅不堪冲撞,就连航道都有几分偏离。又向一处空间乱石飞去,几个躲闪之后,终于撞到了一块山峰大小的乱石,玉棺立刻撞飞,棺材盖和棺材分崩离析,一波乱流也随即飘来,形成了巨大的引力,棺材盖向着乱流先行飞去,玉棺也被吸引,恰在此时,又一阵乱流袭来,雒雪似乎都要从棺材中掉了出来,一个椭圆形珠子从棺材中飞出,撞击了一下雒雪,把她撞回到玉棺中间,玉棺顺着乱流飞向了一片灿烂的光圈;而椭圆形的珠子却向远处飞去,一会儿也遇到了灿烂的光晕,没做丝毫停留,被吸了进去。

第一百三十九章 漂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