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八章 密室

  雒雪很快没入到漆黑的夜色里,神识打开,探索着下面的路。无尽冰寒的气息扑面而来,这冰凉的感受下,似乎蕴藏着不安分的暴动因子,整条路一点活动生物的气息都没有,让人很不安。

  越向下,越觉得气氛压抑,就像闯进了别人的势力范围,总有着一丝威压,围绕着两人。雒雪感到女儿温热的小身体与自己贴的更紧密了,看来月牙儿感到了压力。虽然隐藏在黑暗里最安全,可是她也不想让小女儿有丁点害怕,凝出一朵火焰,幻化成一只火鸟,飞在身前,在无边的黑暗中,火热明亮,驱赶了那一点威压和黑暗。曲曲折折,上上下下,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到了雪山的底部。

  底部的雪山其实全都是万年冰晶,如果不是火鸟的光亮被反射,还真看不出是冰。底下的空气清新无比,说明这是开阔的空间,灵力比顶上要浓厚得多,还有着一部分的混沌之气,让雒雪想到了神木教的生死秘境,要到达那里,就要穿过一片混沌之气。也就是到了大陆的本源附近,才能有纯粹浓厚的混沌之气。也很像无形无相门书上所说的世界元力,不分修炼什么,都可以吸收混沌之气作为灵力补充。

  “娘亲,这里的灵力好充足,我觉得自己修炼都加快了呢。那边,那边更浓郁。”

  雒雪的火鸟也向着月牙说的方向飞去,就像是饥饿的人闻着饭菜的香气,自然而然就奔着去了。到了一个半山高的宽阔山洞,地面已经有很多凌乱的脚步,看来已经有很多人进去了,两人也不作停留,向里面走去。山洞里吹出一阵阵灵力浓郁的山风,却不是混沌之气,而是一波波不一样的风,金元素的风,凌厉像匕首,把山洞的冰壁切割的掉下了冰屑;火元素的风热烈狂暴,暖暖的在冰冷世界特别有热力,雒雪伸手抓到手中,发现特别好吸收,不想浪费,快速运转功法,得了不少好处;还有好多其他的风,有一种风透骨的阴寒恻恻,像是直接吹到了神魂上,雒雪都要运功抵挡,“娘亲,这个风让我好舒服啊,凉凉的,可以补充神识的。”雒雪放弃抵挡,悄悄放开神识,果然是对神魂的清洗和补充,清洗杂质时,会觉得是神魂被剔除血肉一样痛,但一会儿清凉入魂,就像把灵魂泡到了营养液里,舒服极了,看来自己神魂的杂质要多于月牙儿,小姑娘只感到了舒适和补充,亦或,月牙儿的体质和自己有所不同,才会吸收的更多,月牙儿身边竟然形成了小漩涡,从几大穴道钻入她的体内,感受到此风是纯净不含杂质的,也就多停留一刻,让月牙儿闭着眼睛多吸收一会。这阵风过后,是一波水元素的风,两人一边向前走,一面不停的吸收;此后还有很多风元素、土元素、雷元素等等风力轮番不停地吹着,顺着风的方向,走到了第一个岔路口。

  总共是三条路,左面的脚印最少,山壁上刻着一个古老的字“鼎”,仿佛从中山壁间透了出来;中间是一座桥,一个漆黑的石碑上用剑气刻着两个字“噬嗑”,多看两眼,就会心神狂暴;右边的山壁上刻着“艮”,这边脚印最多,右边的元素之风也最浓郁。雒雪拿出心念司南,指示左边,她和月牙快步走进了左边的路。

  左边的路似乎是无边无尽的古木铺成的,走在上面,都能感到木之力,转过了一弯,底下是一片深潭,深潭原本带着点深蓝色,映的整个山洞都发出莹蓝色,两人向深处望去,莹蓝色就像天空,突然转化成无边无尽的血海,里面是浮尸白骨,还有挣扎在其中的各族各类;再次变换,变成了修罗地狱,到处都是战场,残骸,还有不停交战的各族各类;再一转化,仿佛是人间仙境,百花盛开,天上宫阙;再变化,就是人间市井,小桥流水,也有御剑飞行的修士;再变化,却是一副周天星辰图,不停地在变化,一会儿变成山河社稷图,一轮明月普照。

  雒雪仔细观察,细心体会,有灵力在波动,似乎是阵法在变化,也就是说,这莹蓝色的深潭可能是个传送阵,或者是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门户。当周天星辰图出现时,雒雪想起了独幽梦给的那本书,里面就有星空变化,可以借此推演出大运道,果然,她发现星辰图中,的星辰都是在不停变化和闪烁的,每一次变化,都会指引出一个不同的方向,心念司南指向西方,可星辰图推演的西方主杀,并不适合月牙儿前往,该怎么抉择呢,不知为什么,她又想到了舒畅,推演了舒畅的命星走向,竟然指的是向东,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水平有限,反正推演之后,自己更不会选择了。

  “娘亲,咱们下去吧,我觉得水潭下面有什么在呼唤我,我手链上的这颗舍利牙骨一直在跳动。”月牙儿痴痴的盯着深潭,深潭已经又变成了莹蓝色,透着温柔的光,看上去一点也不凶险,但雒雪知道,看上去很安全的地方也许会更凶险,突然,月牙一跃向深潭跳去,深潭立刻缓慢的分出一条小路,雒雪也赶忙全神戒备,走到了月牙的身后。

  两人走进深潭,潭水缓缓合拢,就行从来没有打开过,只是潭水开始出现一圈一圈的涟漪,不再平静的似能看见刚才各种奇景。

  潭水中充满了让神魂舒适的灵力,潭水粘稠,不应该是水,是被压缩液化的纯净神魂之力。就连天绝阴蛊都醒了过来,快活的直哼哼,“真是好东西啊,我可以快点长大了,你也快点尽力吸收吧,能带走一些最好,这可是养魂夜,最纯净的魂力,没想到这里还有这么多呢。你的小女儿受益最大,啊,糟糕,我要沉睡了,我不能让它发现我的气息。它会吸收一切阴属性作为养分。”

  雒雪牵着月牙儿走过潭水,一个封印的石门,雒雪还在犹豫,打开并不难,只是里面的不管是什么,会不会有危险,连天绝阴蛊都要毕绝气息,而月牙儿就是阴属性水相体质,月牙儿摇摇娘亲的手,“娘亲,你打开吧,里面的人在不停呼唤,他们已经没有维持下去的灵力了,我们救救他们吧。”

  雒雪把手放在封印上,封印符咒闪烁,古老的符文雒雪都不能肯定是这个意思,居然是个契约封印,契约封印是要本命精血的。本命精血从生命力中提纯,损失一滴,倒是可以再凝聚,只是谁知道里面是什么,要是个怪物怎么办,正在犹豫,月牙的小手也已经按在了门上,指尖滚出一滴血,渗入了符纸,符纸瞬间一闪,燃烧起来。雒雪一惊,可是已经来不及阻止了,这一滴并不是月牙儿的本命精血,就是普通的血液而已,按常理来说,是根本不可能让符纸吸收燃烧,更别说契约成立了。可是偏偏就出现了契约完成的灵光,射入了月牙儿的体内。

  石门豁然洞开,里面是个冰晶洞府,要雒雪看来,更像个冰晶古墓。

  中间是一方玉台,一具玉棺,都是百万年寒冰凝结而成冰芯玉髓所制,玉台灵力果然不多了,显得有些破败,上面坐化了一个人,只剩一副骨架,随着石门的打开,一下子轰然坍塌,显露出金色的一块结晶,有拳头大小。身旁放着一个圆盘状的东西,似乎可以吸收光线一般。冰晶洞府的里面是一个冰芯玉髓雕成的水池,里面的液体跟外面的养魂夜很相似,只是更浓稠,仿佛都要结成晶体了一般,就是少的可怜了,池子里放着一个一捧大小的椭圆形水晶球,里面竟然隐隐约约是条蛇状灵兽。月牙儿直奔着水晶球就去了,水晶球在月牙儿抱起它的刹那,金光闪过,没入了月牙儿的身体。

  雒雪大惊,千万不要被夺舍,“月牙儿,你还好吗?”

  “嗯,娘亲,他是个龙宝宝呀。还没我的小手大呢。他还不能显形呢。他说要在我的神台上画出一片空间给他,原来他是我的契约兽啊。”月牙儿欢快的笑着,看见娘亲担心的目光,把小手放到娘亲手里,“我真的没事,你检查吧。”

  雒雪检查完,并没有异状,因为自己身体也有孕养的天绝阴蛊,所以并不觉得有什么可怕,这才放下心来。

  走近玉台,看清了散落的白骨,所有骨头都已经玉石化,透着莹润的光辉,如果用来炼制法宝,必定是很好的材质。但雒雪并不想这样做,很有点物伤其类的伤感,旁边打开着一个冰心玉髓做的玉棺,里面也是一具人形的碎骨,此人应该级别不高,死亡的更早一些,果然玉棺的旁边刻着些古文字,有些并不认识,但有一些似乎和符文很相近,也可以推测一二。

第一百三十八章 密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