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二章 月牙修炼

  午后的渡口,熙熙攘攘。来来往往的修士果然很多,宽袍广袖的都是法师装束;紧身短小的都是武林装扮,或者是剑修、力修、体修等。海螺号的风幡已经鼓起,船上已经有很多修士站在船板上,有三三两两的修士,有三五成群的武林中人,也有独自站立,或者独自打坐的,船老大带着几个伙计已经做好了开船的准备。“船老大,还在等谁啊,人还没齐吗?”

  “马上到,来了来了。”

  岸上的海敬亭看着走过来一身深紫衣袍,带着面纱的女子,手牵着一个乖巧安静的小女孩。接过腰牌,低声说,“独自站在二层甲板上的是竹酒尊者。”

  一船人看见紫袍女子,不由得都皱了皱眉,毒师。如果说,法师和武林人士都不想惹的人是谁,那肯定是会用毒的人,而毒师更是其中翘楚。他们或许战力不高,但绝对手段很多,每一种或许都很致命,即使不致命也会很麻烦。修士其实修炼到一定阶段,并不惧怕毒药,可以有很多手段清除,但如果对方要是实力相当,说明此人不仅修为可以,还多出一种手段。仙师刚突破不久,修炼水元素之力。已经有些人做出了自己的判断。

  雒雪上了船,拿到了自己房间钥匙,带着月牙儿进了房间。她已经看清楚了船上的实力。

  船尾的五个人是武林中人,三人是武尊后期,两人刚突破武尊。应该是一个战队,站位很容易看出来,非常默契,两个远攻,其中一个是女子;中间站着的应该是团队的首领,指挥者,武尊巅峰,腰间挂着一柄长剑;一个近身主杀,小巧玲珑的女子;一个近身主防御,这个主防御的有点意思,应该是武法双修,只是法力值不是太高,也就是天师级别。

  船中间是两个法师,一个是风修,一个是火修,相得益彰,都刚突破圣灵法师。对面的三个都是女修,一个是圣灵法师,两个是仙师巅峰,都是修炼水元素。船头是两个法师,一个年轻点,是仙师级别,一个是花甲长者,圣灵法师中期,两人袍服华美,身上装饰很多,有点像是炼器的法师。旁边是一个武林中人,武尊巅峰,三人正在聊天。

  二层只有两人,一前一后,船头是圣灵法师,身上有很多狂暴之气,雒雪还没有见过此类修士;后面看向自己的是个刚刚突破的圣武尊者,看来就是那位竹酒尊者温叶长老。两人对视了一下,没有过多的交流,看来对方也想在暗中保护自己。

  雒雪看着月牙儿迷糊的小脸,知道她瞌睡了,门口下了禁止,两人开始补眠,毕竟这些天的风餐露宿,疾驰狂奔,很消耗体力。

  第二天,月牙儿醒来,就在船舱里待不住了,两人出了舱,在上甲板的地方,有一处宽敞的大厅,可以看出来,是餐厅,也是大家休息聊天的公共场所,已经有几人坐在那里了。

  两人来到甲板,天气已经到了深秋,虽然阳光灿烂,可是毕竟在水上风大,又是往北方走,肯定越来越冷。月牙儿带着毛茸茸披风,说不出的可爱,在甲板上跑来跑去,终于可以活动活动腿脚了。旁边的额纳河水色深蓝,像一块蜿蜒的蓝宝石。

  雒雪抱着月牙儿向河中望去,月牙儿指着河水要玩。雒雪起手,一串水珠,凝在手上,汇成一颗拳头大小的水珠,放在月牙儿手上,聚而不散,宛如一个透明水球比小手还大,另一支小手用手指头戳了进去,水球像是柔软坚韧的,无论怎么戳都不破,可以捏出各种形状,也不破散,似乎不是水,而是一块透明的软泥。雒雪又取了一颗,比那个大一点,月牙儿和雒雪坐到桌子旁,一起玩着水球,水球在桌子上滚来滚去。两人玩得不亦乐乎。

  这一幕落在了很多人的眼里,三个女修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人也效仿,凝出了一个水球,也可以聚而不散,也可以滚来滚去,也可以各种形状,但是这一切都有灵力在控制,而小女孩儿玩的水球根本看不出任何灵力痕迹,仿佛这是一块凝胶,这是如何做到的呢?

  三位中的圣灵女法师低声说道,“虽然是仙师级别,可是对水元素的操控能力很强,很精细,似乎比我还精准。她是境界够了,法力还待提高,可能跟毒师有关,一心二用毕竟还是要差一点,不过,时间的累积到了,她也肯定突破到圣灵法师的。”

  月牙儿正玩得高兴,“娘亲,我也想弄个小水球,你告诉我怎么凝出来啊?”

  雒雪想了想修炼功法,找了一个简单的说法告诉她,要先感受天地之之间小小的水元素,凝住心神,再把感受到聚在一起。雒雪看着月牙儿若有所思的小脸,不禁笑道,“你还太小了,可能不容易感受到,你看娘亲手中的水球。”雒雪拿起一个水球,只见水球从表面开始一滴一滴的晶莹璀璨的小水珠逐渐飞离,消失在空中,一个水球凭空不见了,过了一会,一滴滴又从空出出现凝聚在一起。

  月牙儿看的专注,伸出小手,闭起眼睛。雒雪笑着把小水滴推到小手周围的空中,让她感受一下水在空气中的感觉,一会儿小手的中心,凝出一滴,两滴,三滴,一层小水滴。雒雪运转,把小手上的水滴弄得一干二净,就像从来没有湿润过。雒雪看向远远站着的三个女修,她们一直就没离开,饶有兴致的看着,虽然没有不友好,肆无忌惮的观察法师本就是很不礼貌的行为。三人看到雒雪望过来的目光,如有刀锋,三人点头一笑,一起离开了。

  雒雪感到了一丝水元素的灵力波动,回头看向月牙儿,小手中心竟然凝出小米粒大小的一颗晶莹水珠。一会儿,一颗、两颗、越来越多,汇聚在一起,逐渐变多,最后水滴太大,滚落出手心。“娘亲,为什么我的水珠会散掉呢?”

  “功力还不够,能凝出来已经很了不起了,要把水珠按心意来玩,必须还要灵力来支撑,这就需要修炼了,一旦修炼,就不是随随便便玩一玩的事,要每天坚持一会儿,能做到吗?”

  “那我会像娘亲一样吗?”月牙儿歪着小脑袋,认真的问。

  “只要你坚持,你会比娘亲更厉害,我在两岁的时候可什么都会呢。”雒雪抱起小丫头,揽到怀里,“娘亲底子不好,天赋也没有月儿好。”

  “娘亲,我一定好好坚持,不仅坚持练习大日如来,还会坚持练习《真水诀》。”

  “你的元素之力觉醒的这么早,也不知好不好,只是小牙儿以后要吃苦了。”雒雪心底说不上是悲是喜,原想着小女儿是个普通人,健康活泼,却早早的显露了不平常,而今又开始踏上了修行之路。

  船上的时间似乎更长,大家已经或多或少的都先后见过面,说过话,只有毒师每次带着小姑娘,在早上日出时会站在船二层甲板,不知在练什么功法,那个时辰是很冷的,又是向北,小姑娘已经换上了冬装,像个小棉球一般,更可爱。中午、日落也会在甲板上呆一会,其余时间都在船舱中,不出现。大家对这一对母女的猜测越来越多,很多人都向海敬亭打听过,海敬亭只说不了解,是托人买的船票。

  船行了半个月之后,景色俨然已经是冬天的模样,两岸霜草片片,一侧的树木挂着冰凌霜华,天地呈现出一片灰白色,早起都有雪花飞舞,河水上飘散这一层白雾,河水还没有结冰,颜色越来越黑,仿佛开进了魔界一般。大家都惊叹这里奇异的景色,站在船板上聊天赏景。雒雪今天没有带着月牙儿回仓。月牙儿正在接住片片飞下的雪花,仔细看着,“娘亲,每一片雪花都不一样啊,都好漂亮,这个最漂亮,”说着,举着小手跑向雒雪,周围听见的人有很多都笑了,谁不知道手心里的雪花片刻就会化掉,“啊,要化掉了,嗯,就是这样的。”月牙儿一看雪花儿马上就消失不见,一着急就想再重新凝结一个出来,没想到居然凝了出来。

  雒雪看到女儿手心里大片雪花,绒绒的冰凌,跟真实的没什么差别,不由惊叹,这小丫头心无旁骛,领悟力超群,修炼真正是神速,这至少也需要是法师级别了,前面的灵士、灵师都没经历,直接就能凝聚成实质的东西了。

  “小姑娘,我看看你的雪花有多漂亮,行不行”两个炼器师中年龄较长得那个圣灵法师和蔼的说。

  月牙看了雒雪一眼,看娘亲笑着点了点头,举着小手跑了过去,长者仔细看了看,“真不错,果然是最漂亮的。”说着走了过来,雒雪起身见了礼。“我是蓬莱岛宝器宗的三长老华云况,令嫒很有修炼天分啊,最难得的是她精神力要强于很多人,是个炼器的好苗子。”

第一百三十二章 月牙修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