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一章 追踪

  等把舒展安抚好,海敏谦也已经到了。雒雪把事情前后说了一遍,该交代的都交代了。

  海敏谦拧着长眉,“姐,你在京城等着,我这就去追踪。”

  雒雪按下敏谦,“你听我说,不是不信任你的能力,而是我和畅儿有点血脉感应,比你好追踪,月牙儿也有一点,她还太小,我必须要带着她。舒展留下来,你的责任也不小,舒朗大了,可以承担一些了,但大事还要你来拿主意,你现在成家立业了,不能再那么冲动,事事要三思后行,你最重要的是要保全自己一家和舒展。我有个感觉,这次去追踪,可能短时间回不来,如果,静之回来,你一定要劝着他别冲动。我肯定会回来的。京城还有五十年的龙兴气运,至少十年没有大问题,如果京城混乱,或者你需要韬光养晦,就带着家人去永济城。永济城旁边的虎头山顶处有一道禁止,你身带血符,进出不受限制,可以暂时去那里避祸。里面是个小型的修炼场,外面又有猛兽,一般不会有人去的。韩江我给你留下,陈安和安娘子是独山国的人,去留随意吧,一会我会问他们的。这里的一切都交给你了,我一直相信,各人都有各人的缘法,一切我们尽力而为,但不必强求,在我心里,你和展儿一样重要,千万不要因为他以身涉险,这是我最重要的嘱咐。”

  晚些时候,雒雪把全府的重要管事全都集中起来,说明了情况,以后香雪楼只有舒展和海敏谦两人可进入,其余人等一概不许进入,里面盘踞着两条毒蛇,有人以身试法,生死不论。王府的其余事项由舒朗掌控,韩江协同,内事韩梧协同。王府由海敏谦监管。

  舒朗红着眼睛,握着舒展的小手,颇有点相依为命的感觉。他早就知道自己和这几个弟弟妹妹的生活轨迹不会一样,从咬咬小时候就已经知道,他们走的是一条更波澜壮阔,却也危险重重的路,因此,也更珍惜每一次相处生活在一起的日子。恨自己为什么不够强大,不能帮助这个家。

  雒雪看出了舒朗的情绪,拥抱了他一下,已经很久不曾这样了,毕竟舒朗已经是个十七八岁的大小伙子了,连亲事都已说定,就是庄修文的一个妹妹,原想等舒朗这场考完,就议亲。“舒朗,王府我就交给你了,有什么难事尽可以找敏谦舅舅,你可以处理的就全权处理,我相信你。你的亲事,娘尽量赶回来,但万一不凑巧,你也不要难过,更不能让奶奶操心。其余的事情我已交代给韩江了,敏谦舅舅也会帮衬着,到时必不会不好的,我这里写了三封信,这两封都是庄家的,我托豫亲王王妃转交,你的婚事所用的东西,我已准备好了,你看着单子,自己再添些吧。这封信,等你把庄欣然娶进门,再一同看。几家生意现在也全交到你手上,几个掌柜和你也相熟,人也可靠,你给他们年底一成红利,他们也会尽心尽力,要是以后不耐烦管了,卖了也可以,一切以自己舒适为宜。你是个喜欢读书的人,学问自是好的,性子有点太真了,不太适合官场。这场考完,就去翰林院做学问,也是好事,你爹爹和舅舅的风头已经太招眼,对你来讲,不是好事,你就低调些,委屈些。香雪楼里面的东西都不适合普通人,怀璧其罪的道理不用我说。舒展还小,你要舍得约束他,毕竟敏谦舅舅比较忙,也可能有看不到的地方,读书你要好好督促他。我也给你留了一盒子东西,给奶奶留了一些荣养丸。我就不去辞行了,怕她老人家伤心。”

  雒雪一一安排妥帖,安娘子和陈安愿意留在舒展身边,雒雪也非常高兴。

  韩江回来,“周围仔细搜了,在没有什么线索,只有血迹。”

  “嗯,那我就带着月牙儿走了,你留下来,不用这个表情,这次我谁也不带,只带月牙儿,我这写好了几封信,你明天送出去,这封是给王爷的,你即刻发出去。以后到大点的城市,我都会想办法给他传信的。”

  等一切安排妥当,已经到了半夜,雒雪带着月牙坐着马车,敏谦找了自己最好的护卫海粒,赶着马车出了京城北门,一路向西北疾驰。

  这一路,城镇比较密集,想那修士也不会一直御剑飞行,肯定还是要在城镇休整的,每到一处,雒雪都会招出两条灵蛇,灵蛇会感应出秘香的味道,找到方向。海粒去挑马,换车,做准备,雒雪带着月牙儿吃点热乎的饭食,洗洗涮涮。

  月牙儿一点也不烦躁,也不闹腾,好像知道所做的一切,在颠簸的马车上,该吃吃该睡睡,娘亲闭着眼睛修炼,她也学着打坐,雒雪看她像模像样,就把大日如来的功法也交给了她。没想到月牙儿也每日吐纳不断,不曾偷懒。

  “前面就是盈江渡口了,这是辰南国的最后一处渡口,盈江那边就是天济国,再北上向西一个月就是大雪山;也可先乘船沿额纳河北上,额纳河是盈江的一条主要支流,在向西十天就是大雪山;或者从这里乘船向西,也可先到永济城,在向北往东一点,一个半月的路程也是大雪山。”海粒说着。

  “嗯,你辛苦了,就到这里吧,一会我们上船,你就回程吧。”

  “我先去渡口看看,有没有海家的船,夫人先在这里休息休息。”

  不一会儿,海粒带着一个魁梧的锦袍大汉,“夫人,这是海月号的船长海敬亭,正好他们要带一批人去大雪山方向,他有个消息要给夫人汇报。”

  “夫人,小人在二当家海长青手底下当差,收到三少爷的传信,专门等在此处的。”

  雒雪微笑,三少爷就是海敏谦,他在海洪帮排在海长空两个儿子之后,被大家称为三少爷,看来,海敏谦还是做了安排。“海船长,有劳了。”

  “小的是十天前来到此处的。最近一直有修士前往西北大雪山,乘船合陆路行程差不多,但乘船以逸待劳,很多人都会选择乘船。七天前,我们海家客栈收到一个布条,上面写着,安好。乘船伏龙雪山。水修。雒十七。我倒渡口仔细观察了一下,的确有三少爷说的三人,一个小孩子有七八分像三少爷,身后跟着一个黑衣仆人,旁边是三个修士,其中一个是女修,三人互称师兄弟。他们乘了海星号,已经在六天前走了,我吩咐那艘船稍微慢点,但不会慢太多,最多延误个两天。不过,此去只有一个方向就是伏龙雪山,我们倒也不会跟丢了。海月号明天起航,午后还有一艘船海螺号,船小速度快,就是没有海月号稳当。这两艘船基本上都有不少修士和武林中人。”

  “那我们就午后出发吧。”

  “好,我去安排一下,小的先下去了。”

  “不用特别安排什么,达不到武尊,没办法跟修士抗衡的,你给我安排个独立偏僻的船舱就行,我可能会变成修士打扮,你也要装作不认识我。给我个上船的凭证就行。”

  “是,三少爷早已经请了一位武尊,是我们海洪帮的一位客卿长老,竹酒尊者温叶长老,他正好也要去伏龙雪山,一路可以护送夫人。竹酒尊者是二当家的好友,在海洪帮闭关多年,出来听到二当家的去了伏龙雪山,也要前去相帮,他也很喜欢三少爷的。我这就去告诉尊者一声。这是海家的腰牌,凭此上船吧。”海敬亭把一枚腰牌奉上。

  雒雪走进这家最大的客栈,旁边有家小笔墨铺子,上面画着一个独钓的侧影,写着独钓两个篆字。穿过客房的窗户,到了这家小铺,拿出独钓散人的金印,把要传递的消息写好,给京城,和韩守中都写了信。

  再回到客房,给月牙儿换了装扮。出门前,雒雪给月牙儿也种下了慈心蛊,只是里面不是武技,而是符师的一些入门功法,还有炼蛊之术。身上也画下了血符,这血符既可以防护,也可以感应血脉,还可以混淆气息,掩盖了灵力波动,一个人的体质。雒雪真怕再有人看重月牙儿的资质什么的,现在的月牙儿容貌还是乖巧可爱,却失去了光彩,像个普通的小女孩。再检查了一遍,小包子似的双丫髻里面是包着毒药的金珠,外面是浸了毒的虫草发针。耳朵上的小耳铛一边是毒药,另一边是解药,手腕上的一对儿金镯,外面是金子包裹,里面是有空间的容纳的幻空石,放了食物,法衣,普通的衣物,还有就是各种雒雪认为用得上的,当然包括毒药和灵丹。总之,看着乖巧的小女孩,却从头到脚都是有毒的,雒雪已经提前给月牙儿喂了解毒丹。月牙儿也乖巧按雒雪的嘱咐,重复了一遍,“少说话,保护好自己,身上的秘密谁也不能说。一旦离开娘亲,只有激发血符发烫,才是娘亲,其他人都不能信,娘亲现在是毒雪法师,我是韩月,我们去伏龙雪山找爹爹,对吧。”

  雒雪换上深紫色法袍,变换了气息,看着像一个毒师。毒师是所有法师里最不招人待见的,也是没人惹得,这样可以避免很多麻烦。

第一百三十一章 追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