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 月牙儿

  韩守中一愣,看向雒雪,两人心里都打了个突儿。月牙儿是九月十五出生的,也算是应了雒雪的梦。到怀孕中后期,雒雪经常会梦到日月星辰,最多的还是月亮,从月牙儿到满月,照着不同的地方,有迷雾缭绕的山林;有月光下成片的花海,花朵白色饱满,同时开放,在梦里雒雪都能闻到奇异的香气,是昙花花海。昙花多么难养自不必说,成海的昙花,上面灵光闪烁,会有哪里,灵力如此充沛,连植物都莹莹发光;还有无边大海上一轮满月;万人广场上星月闪烁。

  各种各样离奇的梦境,都让雒雪慌了神,从空间戒指中,找出独幽梦大祭司曾经给的一本《山川星辰图》,说是图,其实是附带山川图、星辰图的一本书,可以修炼星辰推演的功法。雒雪一直担心修炼此功法,会引来天罚,从来没有细细看过,但现在,无数个奇怪的梦境让她无法坐视不理,她想要解释这些梦。

  她越修炼就越发现,自己是没办法推演自己的命星轨迹,没办法推演和自己休戚相关的人的命星轨迹。但她还是看到了一些,自己的小女儿命星是一轮明月,一个从月牙儿逐渐圆满的明月。雒雪给大祭司独幽梦写信请教,可惜大祭司因为给咬咬开启血脉,依旧还在沉睡。

  最后大祭司长老会委托星岚大祭司,就是雒天图的母亲,看了信件,给雒雪了一封很长的回信,首先就说明,雒雪的信已经烧掉了,找了慰问大祭司的借口,信上的内容不要透露给任何人,泄露天机,会有损运道。最主要是说此女可能会是月星命相,有月星的天赋能力。凡是月星命相都很少见,天赋奇佳,百年都难出一个。至少这几百年,独山国就没出过一个,独幽梦大祭司是金星命相,已经很难得了。月星的天赋能力中最稀罕少见的是预言,祝福,命运等等。如果可以,请在发现有预言能力的时候,带到独山国,尽快开启血脉之力。一般的天赋能力都在十二三岁发现,也有早的,比如咬咬,五岁就发现了,越早发现,证明天赋越好。月星命相一般发现天赋是在三四岁。后面还有很多内容,洋洋洒洒的写了十几页,就连天兴骆越的字眼都写了好几遍,居然宝贝儿子一个字也没问,星岚大祭司兴奋之情可以想见。

  雒雪看完星岚大祭司的信之后,心情不仅没好,反而更加焦虑,她可不想让女儿有什么天罚能力。她只想让女儿平安健康。韩守中笑话她自己吓唬自己,怎么能凭借梦境简单判断呢。

  月牙儿生下来除了很安静,和别的孩子没有什么不同,很少哭闹,饿了,尿了也很少哭。大家都觉得这孩子乖的不得了,只有雒雪有点不安,但几个月过去了,似乎和平常孩子也没什么不同。

  十一个月的时候,雒雪才放下心。咬咬十个月的时候,已经牙牙学语,会说话了,而月牙还不会说话,也没有像别的小孩子有想说话的样子,雒雪很是安慰了一下,韩守中抱着月牙儿笑,“你娘亲欢喜你不会说话呢,你晚点说话,让娘亲多高兴高兴。”

  正说着,海长青夫妇带着儿子海敏诤过来了,天气炎热,奶娘就抱着两个小团子去湖边玩,那时海敏诤已经一岁多了,有点认人,看见娘亲就要过去,奶娘抱着敏诤往前一走,没几步,月牙儿就开始哭,大家都吓了一跳,因为很少哭,雒雪就抱在怀里看,月牙儿就指着敏诤和奶娘哭,海夫人也走了过来,敏诤就往海夫人身上扑,月牙儿就哭得更伤心,海夫人就以为月牙儿要她抱,就伸手要抱月牙儿,月牙儿哭的更惨。这时有丫鬟来禀报,说陈家来人了,有要事,正在兴澜庄等着回话。海夫人一听就要抱着敏诤离开,月牙儿抓着敏诤不肯松手,一直哭,最后,雒雪说,你把敏诤留下吧,月牙儿才不哭,海长青和海夫人坐着马车刚到兴澜庄的大门,仇家惊现,一场恶战,最后虽然海家获胜,可大家都伤的不轻。海夫人原本就喜欢月牙儿,自此就视为海敏诤的救命恩人。

  海夫人是高兴了,雒雪就愁了,这算不算开启了天赋能力。韩守中也傻眼了,逐渐逐渐就发现小女儿真有这个天赋,幸好小丫头不爱开口说话,一岁七个月了,还不会说话,把奶娘和大家愁的不行,雒雪也是一阵欢喜一阵忧,觉得这也不算个大问题吧,又害怕这是天罚的开始。在大家都以为这么漂亮的小丫头是个哑巴的时候,小丫头有一天突然叫了声,“畅儿哥哥”,雒雪当时眼泪就掉下来了。畅儿高兴极了,妹妹开口说的第一句,竟是叫了自己哥哥。因为月牙儿长得像畅儿,两人都有点像海敏谦,畅儿就格外喜欢这个妹妹,一天总要念叨几次“月牙儿,你说你长得像谁,这么好看?是像我啦。”大家每次听到,都会笑,这要多自恋,才能这么说,展儿每次听到都会撅起小嘴,“妹妹也像我。”畅儿会一本正经的说,“你哪有我好看,你就比敏诤好看一点吧。”展儿想想,好像是这么回事,以后也就不纠结了,反正有人比自己难看。雒雪点着畅儿的脑门,“你一个男孩子,要那么好看,有什么用?”畅儿看着自家爹爹,“给娘亲看呀,娘亲喜欢长得好看的,是不是,爹爹。”韩守中咧着嘴傻笑,“臭小子眼力还不错。”雒雪和畅儿两人同时翻白眼儿。经过畅儿每天的念叨,终于月牙儿成功的先叫了畅儿哥哥。

  自此知道月牙儿不是哑巴,大家都很是高兴,唯有雒雪和韩守中心里有点担心,月牙儿的天赋能力展现的次数越来越多,两人都尽可能的做着隐瞒,丫鬟奶娘和一干亲人等都觉得是月牙儿聪明。只有咬咬有一天跟妹妹说,有些话不能轻易对别人说,只能跟爹娘说,即使是哥哥也不行。月牙儿似懂非懂,但以后就真的很少在说什么奇怪的话。

  今天突然说出这样的话,由不得韩守中上心,再次追问,“什么奇怪的地方?告诉爹爹,好不好?”

  “不知道,我没见过那个地方。”月牙儿澄澈的眼睛带着些迷惑。

  “京城我也没见过,我也要去。”展儿也凑过来。接着一个一个都凑过来,争先恐后的喊着“我也去”,“我要去”,“我也要去。”

  “去,都去。你们几个去给其他人显摆一下你们的图形,看看安娘子给马车上画的图案都是什么,如果都看完了,回来咱们就出发。”雒雪把小不点都打发下车,只留下月牙儿。

  韩守中看着雒雪,心里还是有些忐忑,“我和你一起去吧,到了京城,我再赶回来。”

  “不用,我们不会有危险的。月牙儿,那我和你,还有畅儿会有危险吗?爹爹回去吗?”雒雪轻声问,不想流露出郑重,怕吓着月牙儿。

  “不知道,爹爹也会去,会晚点去。我们会见面的呀。会有好多好多人一起呢。”月牙儿语气欢快。

  “别担心了,你晚点就会来京城了,你好好在这等着咬咬吧。如果她和二长老来了,你劝劝二长老,先不要去昆仑秘境。如果执意要去,你把我留下的东西给她,那盒蛊虫一定给她,怎么炼制的方法教给天图吧,这样他俩身体里的蛊虫才能快速成长。说不定路上我们还能碰上,他们是不是也已经从京城出发了?”

  “应该比你们晚些,收到神木教的消息时,二长老离京城还有十天路程,就是快也要五天,你们碰上的可能性很大,只是他们要赶来,未必会到城里休息,这样碰上的几率就小了,你放心,你准备的东西,我一定会给她,一会你在车上多休息,这几天累着了吧。”

  “好,你也注意休息,我在京城等你。如果等不住,我想去找你,那我肯定会去当地最大的聚集地,或城市最大的客栈打听你的消息,你派人去那里留下口信或记号。”

  “乖乖等我,没有如果。”韩守中看见雒雪瞪圆了眼睛,“好吧,咱们约好,无论去哪里,我都会在最繁华的地方留下消息,你呢,就走到最繁华的地方等我。我一定会找到你的。我有经验。”

  “一言为定。我在最繁华的地方,好好生活,等你来找我。”雒雪笑着,“等着踏着五彩祥云,骑着白马,来找我。”

  “这么高调,不是我的风格啊。”

  孩子们下车显示了一圈自己手上的图案,认真的看了马车上的图案,每一辆车都写着大大的一个字“海”。一个个又兴奋的杀了回来。

  雒雪对韩江说,“启程吧。”

  车队渐行渐远,很是庞大,也比较奇怪,前面是官兵开道,两侧是骑马的护卫,后面是海洪帮的帮众,中间马车里,大都是小孩子的声音,引得一路围观,不过,大家都很有眼色,早早就让开,远远的围观,并没有上前打扰。

第一百二十八章 月牙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