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四章 迎娶

  韩守中到了御书房,拜见了皇上,把这段时间的事捡些重要的回禀了,也把独山国的意图说明,顺便也说明了自己的意图,就是以迎娶公主之礼来迎娶雒雪。

  皇上沉吟许久,两年前,听六皇子上奏韩守中挂印,追随雒雪而去,心中是很有些怒火的,但也知道韩守中并不是以退为进,是真的不再想做什么辰南国的郡王,为一个女子放弃一切,这不是糊涂吗?这怒火一直就没有发出来,现在又听见韩守中这么郑重其事的提出这个要求,真想立刻宣召,见一见到底是何方神圣,让自己的爱将神魂颠倒。

  韩守中在寻找这女子的五六年来过着什么样的日子,自己从无数的密报中尽数获悉。为了寻找一个女人,不惜对天济国用兵,结果不错,辰南国获得了莫大的好处,韩守中就是封为亲王也不为过,韩守中却什么都不要,决绝的上书推辞了一切赏赐,并言明以一己之私劳动大军,结果虽然圆满,却违背了辰南国的祖训,有伤天和。

  随后,找到小女子之后,更是毅然抛家舍业,追随小女子离开了辰南国。现在,更是表明无心朝堂,只是陪小女子回京暂居,最终还是会离开。唯一所求就是要以迎娶公主的礼仪把她迎进城。韩守中的所求对皇帝来讲并不算什么,轻而易举就能完成。以公主礼仪迎娶稍有些不妥,因为独山国并没有那么强大,公主进京和亲,辰南国的态度决定了独山国的地位,如果是天济国,那么这个要求可以提出,独山国就有点勉强,但看韩守中的态度是势在必行了。

  “你小子,抛家舍业,连辰南国也不管了,这样做值得吗?你对得起爹娘祖宗吗?你离开京城,是不想再见大家了?”皇上佯怒,故意不允诺,聊聊其他的。

  “皇上,且不说辰南国百年内没有任何强敌,微臣一个武将没有用武之地,再说,小子也不是石头缝蹦出来的,一干亲友都在辰南国,肯定会常常回来,只是想陪着小丫头享享福,四处逛逛。若皇上有差遣,小子必当尽心竭力,”

  “你小子就会偷懒,放你离去不是不可以,谁可替代你呢?”

  “皇上,这个我另上折子,大军的安排,我也想过了,卸甲归田一部分,轮训一部分,储备一部分,边境的男子也可用服兵役代替赋税,劳作训练轮换,既不耽误生产,也可做预备役,微臣在周详周详,拟好了上个折子。这些国事我必定殚精竭虑,拟出一个章程,不会撒手不管。那小子的想法,主上也——”韩守中嬉皮笑脸。

  “独山国我就安排鸿胪寺按最高规格接待吧,至于以公主之礼迎娶也由得你,给那小丫头长长面子,你小子就在温柔乡里醉生梦死吧。”

  “臣,领旨谢恩。”

  京都一夜之间消息传遍,韩守中从独山国回来,尚了独山国的公主,要以公主之礼迎娶,十日后行九宾礼,紧接着迎娶。

  雒雪知道后,直皱眉头,看着身边的小丫头,就是韩桐也兴奋不已,更觉麻烦,看着韩守中细无巨细的做着安排,泼了两次凉水,看还熄不灭他的热情,也就由他去了,毕竟他的苦心,雒雪还是知道的,心里也很是感动了一下。

  一般公主婚礼中要进行纳采、问名、纳吉、请期,但在和亲公主的婚礼上全由一个“求婚”代替了。这几日从册公主到求婚已经忙碌不已,不仅鸿胪寺的人在忙,六皇子豫亲王还亲力亲为,规格之高,让京城一片哗然。

  这一天,京城太极殿前,正在举行九宾之礼,豫亲王和豫王妃正来到使者住的别院,行亲迎之礼。

  一早就被韩桐叫醒,泡进了百花香汤,梳洗完毕出来,已经看到围着的一群贵妇人,当然,最亲切的是曾经见过,这几天又见过几次的豫王妃,模模糊糊的对这个庄大小姐想起了一些。庄文静笑着看她装扮,眼里有着点点泪光,这是历经了多少磨难才能走到一起的两个人,嘴里说着吉祥话,心里也是百般的祝福。

  听到鞭炮齐鸣,知道是聘礼被抬进来了,小丫头果然来报,这聘礼最前面是韩守中亲自捕猎的一双大雁,然后是一百二十八抬,其中尺余高的两座红珊瑚最惊人,然后就是整匣子的东珠,夜明珠,各类玉制的首饰、配饰,各类金质镶宝的装饰等等每一抬走过的时候,都会让路人惊叹不已。因为是比照和亲,所以下聘礼和迎亲就合二为一,一天把程序走完。下聘礼完成,迎亲的队伍就已经到了。

  等到雒雪大妆完毕,风采绝世,一屋子的人都震惊不已,这雪月公主不上妆,已经是沉鱼落雁,上了妆,气度惊人,完全是另一种美。

  听到迎亲的已到,雒雪盖好盖头,坐上车,到韩守中的府邸完成迎娶的程序。

  坐在洒金的大红帐子里,旁边的喜娘还在念叨,雒雪心里一个劲想着怎么这么繁琐,是要累死自己吗?突然看见一双登云靴在面前,盖头被秤杆挑开,韩守中傻傻的笑着,众人都是惊呼,好漂亮的新娘子,喜娘又拿来合卺酒,子孙饽饽,该走的过程都走了一遍。喜娘终于说了一声礼成。众人终于陆陆续续离开了。

  “快换装吧,咱们还要去太极殿等候呢。”

  雒雪只好又再次换装,换了发型,带上白玉冠,乘车去往太极殿,等着九宾之礼完成,再由韩守中领进太极殿,完成最后的仪式。

  雒雪在贵宾室等着,其他礼节完毕后,才能觐见,幸好还可以休息,否则真是种折磨,韩守中偷偷跑来,端着盘吃的,“先吃点,垫垫肚子,等到宴会开始还有一个时辰呢。”

  “不想吃,我瞌睡。”

  “吃一点,乖,靠着我睡一会儿。”

  “你不用在外面应酬吗?”

  “我讨了旨意,照顾你。”

  “那应该讨旨意把这些繁文缛节都省略,才好。”

  “快了,已经到享献了,很快就赐车服了,我陪你一起去。”

  一会儿,礼仪官到了,领着二人到朝堂。

  雒雪大妆,庄严美好,身着独山国公主正红吉服,头戴珍珠白玉冠,右手持祭司金权杖,左手扶着韩守中,徐徐从官道走入。

  能认出雒雪的人并不多,也就是六皇子豫亲王,都司祺瑞。其他的人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把这个独山国的公主和几年前那个郡王身前伺候的小丫头联系到一起。就是豫亲王和祺瑞也惊艳无比,早已被折服,心中暗暗称赞,这才是珠联璧合。

  那个娇憨的小丫鬟如今变成公主,身材修长,容貌妍丽,举止端庄,气质尊贵,无处不显示出上位者的骄傲和气度。原来,这才是和韩守中最匹配的姿态。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兹闻独山国雪月公主,星济祭司雒雪娴淑大方、温良敦厚、品貌出众、聪慧灵敏,朕与皇后躬闻之甚悦。威远大将军永济王韩守中,与雪月公主堪称天设地造,今结为两姓之好。布告中外,咸使闻之。

  然后又是三道旨意,一道是韩守中,晋封永济王,食邑永济等三郡;一道是封为雪月公主为江都郡主,食邑江都郡府;还有就是现在江都郡、江林郡、云林郡开市贸易,以结两国之好。

  礼成之后,皇帝和皇后接见了韩守中和雒雪。见到雒雪本人,皇帝终于理解了韩守中。如此雍容华贵,倾城倾国的女子的确会让人产生膜拜和追随的想法,举手投足,言谈微笑没有一处不美好,如沐春风。皇帝和皇后赐了红玛瑙石榴摆件和羊脂玉如意。摆件精巧,正好是一套,外面石榴树,枝叶是绿玛瑙,底下是两个红玛瑙的大石榴,树上是一组小石榴,用红宝石雕刻,栩栩如生,裂开的口中间每一颗石榴籽玲珑剔透。羊脂玉如意雕工精美,仔细看来竟然是鱼戏莲叶。

  雒雪也拿出准备好的玉瓶,一瓶是可解百毒的丹药百清丹,旁边是丹方;另一瓶是可用来救命的生机丹,也附了丹方。这两瓶都是雒雪根据辰南国可得到的药材改良后的丹方,玉瓶中的丹药是她加了生命灵力精心炼制的,以后辰南国的太医炼制的肯定达不到这个效果,不过比起其他丹药还是更胜一筹。献给皇后的也是两瓶丹药附丹方,一瓶冰肌丹,可减缓衰老,保持容颜靓丽;一瓶香肤丸,可用水化之,内服外用,使身体在一月之内散发花香,因每人体味不同,所以散发出来的味道也会略有不同,但都是清爽宜人的花香。

  皇帝和皇后瞬间觉得这个雪月公主不仅人漂亮,还真是大方懂事,礼物献的都这么合人心意。

  雒雪又相继见了其他的有位份的宫妃,也互相交换了见面礼。然后就是聊聊天天,说说客套话,等待开宴。

第一百零四章 迎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