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零二章 对战

  再到星陨城,木依琪得到消息,就等候在城外的十里亭,一眼就看到咬咬身旁的雒天图,心情一暗。他不是不知道独山国的规矩,开启血脉之力,会有血脉感召强的男子随身护卫,有时还不止一个护卫,而且实力上升之后,还有机会再次挑选护卫,而这些护卫往往会伴随祭司一生。知道是一回事,眼见又是另外一回事。

  木依琪迎上去,对韩守中雒雪行了礼,看见咬咬的气质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从那个闪闪发光,耀眼的宝石变成了光芒内敛,温润似水的璞玉,自己对她的修为似乎也不好做出判断了。看着咬咬想介绍身边的小子,故意不给机会,把安排一一讲述,打断了咬咬,又改变了话题,说自己把星陨城全吃遍了,哪些好吃,可以去尝试,咬咬吃货本性泛滥,遂忘了介绍。雒天图握了握拳,想来这就是咬咬常常提到的神木教天才,七长老。果然厉害,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年轻,也就比自己大个两三岁。

  雒雪和韩守中两人暗笑,看样子,以后两人会争锋不断。韩守中用神识和雒雪交流,“这小七长老厉害,城府很深,视而不见,故意蔑视。”

  “天图这孩子心性坚韧,不漏声色,这样两个人,咬咬会不会很吃亏,她都没遇到过心思这么深的小孩子。”

  “只有在实战中才能最快的成长起来,你要相信咬咬也是聪敏细腻的孩子。”

  “好吧,没心眼,太实在不行,就让咬咬锻炼锻炼,吃点苦头也好。”

  晚上,韩守中对雒雪说“两个小家伙对上了,咱们去看看。”

  两人隐了身形,就看见月下两个男孩子面面相对。一个白衣修身,玉树临风;一个黑甲劲装,锐气难挡。木依琪带着咬咬一天马不停蹄的玩,根本不给介绍雒天图的机会,也对他视而不见,尽管他寸步不离,可是在自己手下的配合下,把他挤在旁边。看见雒天图英气逼人、轮廓分明的脸,木小虎几人一下就感到了危机,毕竟自己的主子虽然很美,美得不输绝色美女,可这个傻小子却是男子汉的硬朗。几人在咬咬看不到的地方,没少用语言刺激雒天图,还用身体的碰撞试探了一下雒天图,很遗憾都没占到便宜,故意提出晚上一比。雒天图冷笑,“比可以,如果是你们这几个小虾米就被费劲了,让你们的小七长老来吧。”木依琪就听不得小七长老,这个称呼也就咬咬可以叫叫罢了,现在这个小子阴阳怪气的说出,是要让这小子知道规矩划在哪。于是,约在了城外的密林。

  “真可笑,咬咬是到我神木教修行,又不是我们的敌人,能遇到什么危险,根本不要护卫,再说了,我就能护她周全,你连我都打不过,能护她什么?”木依琪不屑的看着雒天图。

  “你神木教如何安全,我不知道,只是神木教这些年修行试炼失败受伤的人也比比皆是。再说,舒瑶郡主开启血脉之力,我的血脉感召最好,只要我们一起修炼,事半功倍,这种秘法本就不是你们可以理解的。”雒天图不受影响,平静的回敬。

  “小子胆子很大,我倒要试试你有多厉害,如此有信心,蔑视我神木教的试炼,敢大言不惭的保护咬咬。”说一千道一万,还是要比谁的拳头硬,才能把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赶走。木依琪也懒得在做口舌之争。

  “护卫不仅是要护卫,还是关键时刻敢于付出生命血脉之人。请赐教,我也想看看七长老的实力。”雒天图毫不退缩。

  两个人你来我往,开始战斗。木依琪手段繁多,一手的生命之力花样百出,战斗技巧纯熟,一看就是参加过很多生死之战的,法术的运用也从易到难,法力控制很好,一直在压着雒天图,他就是要用绝对的实力,全方位压制对方,逼迫对方认输,从心理上也要认输,打垮他。战斗前期有点一边倒,慢慢的雒天图也手段频出,在快落败时就会用一个新手段,虽然法术的运用不及木依琪纯熟,但是用法都出人意料,火元素配合着阵法抵挡着攻击,金元素作为主要攻击,还召出灵蛊来协同作战,也堪堪的化解了危机。

  木依琪冷笑,没想到这小子级别不高,但战斗手段还不少,还挺难缠,这实力在神木教中同级别中也算的数一数二的,自己把法力压制到天师级别,也讨不到太多便宜,这小子手段也差不多要用完了吧,还是不能纠缠,遂用了一招万物包藏,囚禁住这小子,再封印或者剥夺生命。

  雒天图立刻感到自己被层层包裹,生命力飞速流逝,法力也被挤压,不能调用,看来要输了,对方的实力远远超过了自己,他压制级别,可他的战斗手段太多,判断也很准确,难道自己就要认输,那是要被赶回去了吗?看来,还是要借助命蛊。身后虚影一出,一个硕大嗜灵虫,露着尖利的牙,两把巨螯闪着幽光。这是雒天图的战斗命蛊。

  当嗜灵蛊出现,雒天图气势大变,就像是能吞天噬地一般,木依琪真正的感受到了威胁,也不再压制,气势快速攀升,但仍然觉得这蛊虫很危险,恐怕自己要小心应对。

  韩守中和雒雪的蛊虫都感应到了,“这战斗命蛊嗜灵蛊很厉害啊,主人,你要是把吞灵蛊和噬神蛊喂给它,它就能快速成长,能吞噬一切灵物,现在还不够强大,不能吞噬神识,但法术灵力什么的可以吞噬了。主人,生命之蛊也要到了。”

  韩守中和雒雪看到咬咬飞快的掠过来,“住手,分开。你们在干什么?”

  “咬咬,我在和你的护卫小兔子切磋一下,你怎么过来了。”木依琪看见咬咬,收敛自己的气势。

  “你欺负小图,是不是?小图,你说。”咬咬皱眉看向两人,瞪着木依琪。木依琪听见咬咬的质问,觉得自己受到了一万点伤害,这心偏的。

  “我们的确是切磋一下,没有争斗。你不是在看木小虎他们比武吗?”雒天图听到咬咬的质问,觉得血槽满了,勾了勾嘴角,若无其事的回答。

  “哦,我感到你的命蛊似乎一直想战斗,感到它进入战斗状态,就来了。你们真的是切磋一下?小兔子,呵呵。”看到小图先是点头,听见小兔子一脸暴怒,赶紧笑了笑。对着木依琪说“小兔子是我的人,你不许欺负他,小兔子也不许你叫,好好,我也不叫了,不过真的很好玩。”看见雒天图快暴走了,咬咬赶紧改口。

  “好吧,那我能和雒小兔切磋吗?”

  “不行,切磋也要我在场,再说了,你都仙师了,你要切磋不就是欺负我俩吗,那我俩一起战斗。”

  木依琪又觉得自己多余问,但仍然不死心。冷笑一声,“对呀,和两个小朋友切磋有欺负的嫌疑,以后和平相处吧,咬咬,神木教修行没有任何危险,我也可以保护你,你要不让雒小兔回独山国吧,神木教也没有他修炼的功法什么的,等你成为仙师在回去找他,不行吗?”

  雒天图浑身发冷,杀气就漏了出来,战斗命蛊挥舞着两只大螯,目光平静的看着咬咬。

  “不行,小图必须要跟着我,不管有没有危险,他修炼的功法自己都有,也不需要师傅指导,修炼材料什么的,想来神木教也不会太小气吧,再说了,他还带了不少呢。你为什么不愿意他去神木教,他的修炼方法和你们不同,不会偷学的,我相信他。”咬咬安抚的看了雒天图一眼,表示一切有我。

  木依琪没再说什么,“我相信他。”只此一句,足矣。今晚的战斗虽然不能继续,但受的伤害却无法消除,咬咬就这么护着这个傻小子。什么时候自己也能得到这样一句话。

  雒天图听到这句,眼睛一热,心中发誓,此生不负。以后不会再让咬咬站到自己前面。

  韩守中捏捏雒雪的手“我们都小看咬咬了,她会处理好的。”两人偷偷离开了。

  韩守中第二天开始专心教授雒天图。其实,之前在独山国都城乃至这一路韩守中都在教雒天图,阵法、锻体、武力修炼,这和他以前学的都不一样,却都很实用,阵法他一直就在修习,可是韩守中交给他的都是大阵,兵阵,甚至是兵法,还讲了很多雒星海的事,把雒星海留给自己的书籍都给了天图。“我因为不是骆越后裔,师傅的很多东西都无缘修习,现在都传给你,也算师傅后继有人,这些东西没有明珠暗投,你要把他发扬光大,以后有机会,放回雒家就好。”

  雒天图心潮澎湃,雒星海不仅在雒家,甚至整个独山国都是传奇式的英雄,而今心中英雄的衣钵传给了自己。“定不辱使命。”

第一百零二章 对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