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八章 前往独山国

  走了一路,木依琪感受了一路,韩守中夫妇有多疼爱小丫头。可话又说回来,谁又能不疼爱她呢,性格好的没话说,一点也不骄纵,对待什么人都有礼和气,善良可亲,温柔活泼,就连四个随从一听为咬咬出力都乐不可支,抢着跑腿。

  几人一边游览一边走,可是眼见得星陨城就在跟前,大家还是觉得路途太短。

  星陨城是神木教和独山国交界的一处城池,因曾经有陨石坠落此处得名。两边分城而治,约定城中不许械斗,有专门的斗武场,正是因为和平不易,所以星陨城一直都被小心的维护着,没有大的纷争。城北是神木教掌管,城南是独山国掌管,城中有一条东西的长街是自由贸易区,两家都有人巡逻,却没有人收税什么的,由各大商业联合会自治,所以东西大街格外的繁荣。

  到了星陨城最大的酒楼,雒雪就看到了银环祭司。雒雪说明了情况,银环去传递消息,约定第二天,雒雪就上城南的星陨山拜访。

  午后,几人逛了逛星陨城,主要是咬咬和木依琪舍不得休息,毕竟两人可以休息玩乐的时间实在太少了。韩守中和雒雪倒也没有一丝的不耐,很有兴致陪着。一直到华灯初上,咬咬看到娘亲的脸有点疲惫,才恋恋不舍的回到酒店,享受美食。韩守中特别要了一桌子好菜好酒,招待木依琪,说明第二天就要去独山国那一方,还不知会要多久,就此告别,说不定几个月后,还会再相见。雒雪却没什么胃口,要了一点清粥,几样水果。倒也算的宾主尽欢。

  第二天一早,咬咬起来,就看到木依琪站在院子里的木棉树下,清俊优雅。推开窗,看到木依琪招手,就收拾好,跑到院子里,“木家哥哥,你怎么这么早,是等我吗?”

  木依琪递过一块玉璧,“这是我随身携带的,里面有三次圣灵法师级别的防御招数,我知道你此去并不会有什么危险,拿着,也算是让我安心。我会在星陨城留守三个月到半年时间。”远处的木小虎看见主子把大长老给的护身玉璧给了咬咬,不禁抽了抽嘴角,别看主子一天到晚冷酷到底的模样,那是对别人,对舒瑶小姐嘴上嫌弃,却总是把最好的给她,这块护身玉璧是主子多年的贴身之物了,是晋级天师时,大长老特别制作的,里面的防御之能是圣灵法师很难抗衡的,还蕴含生命法力,只要不是魂飞魄散,肉身成渣,都可以蕴养救活的。

  “木家哥哥,你是要等我回来吗?”咬咬眯着眼睛,笑的像只小狐狸。“护身玉璧,大长老也给我了一枚,这枚木家哥哥就留着吧。你已经给我不少法宝了,我都收藏好了呢。”

  “你先带着,等你从独山国回来再还给我吧。我不能陪你到了独山国,玉璧陪着你,提醒你见到别家的哥哥弟弟,不要忘了我还在星陨城等你。”木依琪笑着把玉璧挂在咬咬脖子上。

  咬咬切了一声,却笑着说“那你就乖乖等着吧,你要吃遍这里的好吃的,等我来了,告诉我哪家好吃。”

  木依琪的四个随从嘴角都快抽坏了,自己家的主子啥时这么听话了,还会替别人浪费时间。“木小虎你们听见了吧,要督促小七长老哦。”说罢,就笑着跑开了,每次一叫小七长老,木依琪就满脸黑线。

  三人到了城南的星陨山脚下,就看到等待的银环和它的两个侍卫夫君。

  星陨山因陨石得名,山上土质黧黑,树木繁茂,林间有一条陡峭狭窄的山路,蜿蜒向上。小路两旁三三两两的堆放着大小不一的石块,韩守中和雒雪相视一笑,这石块正是组成了许许多多的阵法。山路尽头,到了山顶,空地上的石块竟然是北斗七星阵法,阵法外是一座庭院,上写“摸星山庄”。

  “蓝焱祭司已经等候多时了,请到摸星阁一叙。”庭院外站立的两名祭司对着银环祭司点点头。

  进到摸星阁内,其中一名祭司对韩守中行了礼,“韩郡王,非常抱歉,还请您和银环祭司到摸星阁左配殿稍事休息。”

  韩守中点点头,跟着银环祭司去了左配殿。左配殿安排妥当,大书架上,是炼器的各种书籍,还有很多阵法图,大大的书案上有笔墨纸砚,还有用来摆阵法的灵石等等,左右还各有房间,左面是各种茶点,右面青纱半遮,是一间可供休息的卧室。银环祭司的其中一位夫君简单介绍了一下,韩守中知道自己等的时间应该不会短,所幸安排周到,倒也不会无聊。

  雒雪看到蓝焱祭司,不禁一愣,原来竟是那位传给她焚天狱火秘技的老婆婆。

  雒雪行了大礼“原来婆婆竟是独山国蓝焱祭司,感谢婆婆当年赠送的修习符箓和火焰之力的秘籍。再者要请婆婆原谅在下一直冒充是蓝焱祭司的弟子,而今还要仰仗婆婆照拂。”

  “快起来,你这么出色,远远超过了我的徒弟,倒是我也沾了不少你的光,现在连神木教都没人敢挑衅我了,都以为我也修得了焚天狱火阵。我现在对焚天狱火阵倒是有了点心得,少不得要和你切磋一二。”

  “弟子恭敬不如从命,等婆婆指教。”

  “这个小丫头就是你女儿吧,果然是火灵根,还有水灵根,难得啊;咦,难怪水枫不顾规矩,要先劫了小丫头去,原来是生死双修,他竟然舍得让你来我独山国。”蓝焱祭司把咬咬拉到身边,亲切的拍拍咬咬的小肩膀,“本来想让你跟着我好好修习火元素,现在看见你这么好的天资,尤其是生命之力和死亡之力同在一人之身,婆婆倒不好留你,怕辜负了你这么好的条件。”咬咬眨着大大眼睛,笑着点头,真是万般乖巧伶俐。

  蓝焱祭司看着雒雪,“大祭司有了新的推演,传信让我们回到都城,一切都看上天的安排吧。但我还是想说,如果不开启血脉之力,实在是一种浪费,你夫妻二人好好想想。这几天就先让小丫头跟我学学火元素修行功法。”雒雪点头答应。

  一路上,雒雪都情绪不高,恹恹的,韩守中小心伺候,知道雒雪一直不忍心让女儿走上强者之路,可是眼见得已经无法阻止了,更何况咬咬对于学习火元素,一直心存向往,想变成娘亲那样,所以学习起来兴趣盎然,根本不畏辛苦,时时刻刻粘着蓝焱祭司,一老一小竟然修炼的忘记了一切。

  到了都城,要见到独幽梦大祭司的前一晚,咬咬才回到娘亲身边,“娘亲,你不高兴吗?怎么瘦了呢?你要多吃点,吃点好的,好好养养。”

  “可能天要热了吧,你这些天学的高兴吗?”雒雪搂着咬咬,以后还不知要怎样辛苦,小丫头却报喜不报忧。

  “嗯,婆婆一直夸我学得快,原来修习火元素这么有意思呢,娘亲,我想开启血脉之力,我想学的更多,原来掌握的越多,就可以帮助别人越多,你不是说要做个快乐的人吗,我帮助别人,别的小动物,一株草,一朵花都觉得很快乐,甚至每天学习修炼也觉得很快乐。”咬咬笑着扬起精致的小脸,带着几分小女孩的娇糯。

  雒雪拿起梳子,给小女儿梳着头发,眼睛里饱含热泪,却不能让她看见,且不说修行之路有多艰难多危险,就是离开自己,独自成长就让雒雪舍不得。

  咬咬摸摸梳好的小包子头,里面还嵌了一对金铃。横身躺在娘亲的腿上,摩挲着娘亲的肚子,闭上眼睛,咕哝着“娘亲,不要忘了咬咬,你要生个小弟弟才好,好好疼他,可是不能给他梳包子头,嘿嘿,只能给我梳。”两行热泪流下,不敢看娘亲,装作悄无声息的睡着了。

  雒雪待到咬咬真正的睡着,流了一夜的眼泪。待到天亮,两个眼睛肿的像桃,任凭功法秘药都能看出痕迹,索性让韩守中带着咬咬去见独幽梦大祭司。

  牵肠挂肚了一天,韩守中回到房间,看见雒雪的眼睛不仅没消肿,还更肿了,心里也痛到不行。“咬咬被大祭司带进天池了,可能要几天才能出来。大祭司说咬咬命星夺目,伴星也很璀璨,这种命相是有大运道的人,能福泽一方,遇事都能逢凶化吉,转危为安。让我们安心。多的不能再说,怕漏了咬咬的福报。”揽住雒雪,擦了眼泪“你要是舍不得,我们就留在她身边好了,不用哭成这样吧,你的决定我都支持,要是想带着咬咬离开,也未尝不可,普通人也可以很快乐的。”

  “可那些都不是咬咬想要的快乐。我们只能支持她,顺从她的选择,她从来都不是一个普通的孩子,在我肚子里就和我心意相通,乖巧的让人心疼,再舍不得也要舍得。我想好了,等咬咬决定以后,我也不让她分心,我们就回杭州吧,或许去京城,我也想看看敏谦了。”

  等到咬咬出关,已经是半个月以后了。

第九十八章 前往独山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