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一章 往事

  半夜,雒雪感到院子里有异动,感到韩守中和韩江到了院子里,片刻,韩守中低声说“是条银环蛇,好像是传递消息的,从窗户爬进去了,我进来了。”

  雒雪看到一条小小的银环蛇对着自己嘶嘶吐着信子,果然身上画着符文,立刻也凝出一道符“现”银环蛇身上的符文显现出来,“集市,桃符帐见,银环。”

  “银环是谁呢?为什么给我传消息?想要一见呢?”雒雪轻语。“是我认识的人吗?”

  韩守中点点头“这银环是独山国的祭司,曾经在我们骆越寻宝的时候结识的,独山国你还有印象吗?”

  “我从书中读到过,心里隐约有些印象,独山国大祭司独幽梦在我的神台留下了痕迹,似乎只要想找她就可以凭她留下的印记就可以找到;还有蓝焱祭司,似乎我的符文就来自于她,但具体是怎样的就不记得了。”

  “到这里了,神木教,独山国都不可回避,我简单的把咱们骆越寻宝的过程告诉你,好吗?”

  “好吧”雒雪看看床上睡着的咬咬,似乎是醒了,犹豫了要不要点住咬咬的睡穴,还是只把纱帐拉好,坐到外间,听韩守中讲述。

  等到天色渐亮,韩守中讲完,室内一片寂静,韩守中垂着眼睛,生怕让雒雪看到自己难掩的痛苦,他想把怎么和雒雪分开的跳过,可是竟然不受控制的讲了出来,他太想知道为什么雒雪会消失不见。

  雒雪坐在黑暗里,面容看似很平静,内心却在翻涌,听得出来,韩守中只是平铺直叙,客观的讲述,没有加入过多的感情,即使这样自己仍然感到那段血雨腥风的争斗,也深深体会了韩守中的痛苦。平复再平复,用平和的声音说:“第一,玄石塔、暗金堂、神木教还有夏家是一路,代表西夷国;长天门,代表天济国;你代表辰南国;我是骆越后裔,最后骆越宝藏被大火焚毁,生命之蛊被我得到,现在到了咬咬体内;第二,你是我的主人,我是你的丫头;第三,最后我和长天门一起离开了,如果这样,你说的宁子风应该就是玉枫,他把我带到冰城躲了起来,你发动两国之战,逼迫天济国和长天门,最后他被你囚禁起来,他一直坚持说我引发焚天狱火,亡于其中。”

  韩守中点点头,迟疑了一下,轻声说“是这样,你虽然是我的丫头,但我并没有其他的女人。”虽然自己也知道,这种辩解很无力。韩守中其实无数次的检讨,是不是因为两人的关系不平等。雒雪看似娇弱温柔,内里却是独立自主有主意的主,所有的低头都是看似妥协,实则有机会就要摆脱,宁子风不是不好,只是不够强大,雒雪毫不犹豫的抛下了;自己够强大,可是自己对她绝难称得上好,总是以自己的意志为主,明知道小丫头想什么,可就是让她处于了不尴不尬的处境,所以雒雪才弃他而去,无数个日夜都被这些想法刺痛,难以放下,不能平息。今天的辩解更衬托出自己的卑鄙和懦弱,会更加让雒雪轻视,明知如此,还是忍不住、忍不住,那种想要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即使是卑劣人性拿出来现眼,也不想她误会,想要把雒雪留下。

  雒雪忍不住想翻白眼,这是重点吗,有没有其他女人和社会地位是两个概念好吗?但她忍住了,先问自己最想知道的事,“那宁子风现在呢?”毕竟,在玉枫离开后,自己感到有越来越多的人在窥探自己,处于安全的考虑;再者雒雪想起了自己的名字,用药让丫鬟吐露了实情,一切都是谎言,都是按照要求来做的,终于下定决心悄悄地离开了,但是玉枫对待自己不管出于什么目的,确确实实都付出了很多真情。她虽然离开了,但还是想知道玉枫的消息。

  “在找到你之后,我就放他离去了,他应该回到天济国后,被长天门送入到门中的试炼基地去了。”

  “哦,他为什么要救我呢?我常常能梦到骆越的最后一战的一个片段,被围攻的我激发血脉之力,发动了焚身浴火,凤凰涅槃,整个地宫一片火海,自己在火里晕了过去,可见宁子风要带我离开也是冒了生命的危险。我错过什么了吗?”

  韩守中看着雒雪漆黑明亮的眼睛,无力感顿生,自己才是错过了那么重要的时刻,自己情愿死在那里,也不想回答这个问题。“那是另一个故事,你想听,我可以告诉你一部分,但不是全部,有一部分我也没有经历,无法说的详细,但大概情况我知道一些,你想听吗?”

  “下午吧,我想咬咬躺在床上已经装不住了。我们先梳洗一下,去集市看看”雒雪笑着说,顿了一下,又说道“我以后可不会再当你的丫头了。”随后走进里间,留下错愕的韩守中。

  韩守中心底一阵狂喜,那是要揭过这一页了吗,不再计较以前的种种。不再当丫头,自己有多后悔曾经让她当了那么久的小丫头,如果一切可以重来,他再也不会束缚住她,而是要和她一起并肩走出一片天,幸好以后还有时间。

  咬咬闪着亮晶晶的眼睛,小小的脑袋倚在娘亲的怀里,搂住雒雪,“娘亲,你怪韩大叔吗?他好可怜,不过娘亲,你也好可怜,我要赶快长大才好,保护你。”

  “咬咬,所有的事,我们都无法去怪别人,所谓因果,有的是命运,就像我是骆越后裔,就要承受这种结果,而现在生命之蛊又到了你体内,这些我们都无从选择;但是,还有很多都是可以选择的,是我们自己种下的,就像我不想完全依赖任何人,你要让自己变得强大,这些都是我们种下的因,至于结果怎样,谁也不知道,只要自己心安,不要践踏生命就好。你虽然小,但聪明早慧,很多道理已经懂了,又是个心地善良的人,娘亲相信你一定会三思后行,种下善的因。现在的你身负生命之蛊,力量有限,保护好自己是当务之急,以后找到师傅,或者真心爱你的人,或者遇到知己,也有可能会遇到敌人、对手等等,这些只要遵从自己的内心就好。”

  咬咬懂事的点点头,又勾了嘴角,“娘亲,我觉得韩大叔是真心爱你的人。”

  “咬咬,是想要个爹爹吗?”雒雪知道女儿虽然很懂事,小小的时候过一次,当时自己说都不记得了,这个看着多么敷衍的解释,可是女儿却再也没有追问过,直到韩守中出现,虽然咬咬看脸和自己很像,可是父女俩在一起时,任凭谁也看得出是父女,两人的微表情、小细节如出一辙。咬咬可能早就知道了韩守中是自己的父亲,信赖和亲密度仅次于自己。

  “我想爹爹如果是韩大叔也不错,等我找到师傅,就有人替我照顾娘亲了,我也可以放心不少,专心练功了。”

  “你娘亲需要别人照顾吗?傻丫头,明明是我一直照顾你的好不好。”

  “我知道,一直都知道,娘亲,你太寂寞了,你一直都需要被别人照顾,虽然你一直照顾我们所有人,可是,我想看你常常笑,按时吃饭,有人陪你说话,看你的脸色,按你的意愿陪着你,就像你纵容我一样纵容你。”

  雒雪心里热热的,这个只知道撒娇的小丫头竟然一直都知道自己的脆弱和不安,也许自己做错了,残忍的的让她知道了现实的残酷,没有好好地为她遮风挡雨。心中又是难过,又是自责,不知道说什么好,又听见她细声细气的说,“娘亲,你不要当韩大叔的丫头,我可不想变成谢善志那样,是什么庶子,见到自己哥哥连大气都不敢喘。韩大叔肯定愿意娶你的,这样我是不是也可以有两个小胖子一样的弟弟了,好期待哦。”雒雪一听,忍不住笑出声“要弟弟来欺负吗?舒朗被你欺负的还不够。”

  “胖嘟嘟的肉丸子多好玩,朗哥哥太规矩了,一点都不好玩,有两个淘气的弟弟,娘亲就会觉得我乖了。我保证不欺负他们,好好保护他们。”

  雒雪恍惚了,觉得自己也有个弟弟才对,看来还是要听韩守中讲讲以前,才知道更多的情况。

  三人吃罢早饭,韩江简单的把打听的郁林郡的情况说了一遍,和杜宇介绍的相差不大,城里最大的势力当然是神木教,所有的商铺都有神木教的影子,这里的人多一半是修炼的法师,少数是练武之人。韩守中又吩咐了几个需要重点打听的,韩江就又出门了。

  短暂的休息了一会,三人也去集市找找看,因为目标不明确,所以三人逛得没有什么目的,逛得很仔细,因为是大集,人很多,韩守中一直牵着咬咬,很是殷勤。逛到集市西头,一个摊子前挂着一个桃木的蛇形牌,上面刻着“符”,摊子前三三两两有一些人,但并不多,雒雪仔细看了看,摊主是在酒楼吃饭剩下两桌中那两对夫妇中的其中一人,韩守中点点头,这时,韩江易了容,神出鬼没的出现了,按约定留了下来再仔细看看情况。韩守中雒雪和咬咬就先回去了。

第八十一章 往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