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七章 欢渡

  第二天,盘王节开始。咬咬还是选了那条红白相间的宽幅百褶及膝裙,雒雪用红色的凤仙花汁加了点草药,从白胖的小脚丫开始,描绘出红色的花朵,青色的银蔓草汁描绘出缠绕的藤蔓,还有五毒虫,再把红白绑腿缠的高高的,露出的一点膝盖和大腿也被花草和毒虫遮盖,小手到小臂上是符文,一边是蓝色的毒蝎,一边是红色的毒蛛。全部画好,咬咬真的就像个瑶家的小巫女,连房东看见,也吓了一跳,竟要俯身膜拜。咬咬兴奋地拉着雒雪和韩守中,雒雪不忍心扫兴,戴了帷帽,露在外面的玉手就着银蔓汁画了一条缠绕的毒蛇,这能阻止很多人上前打扰,大家都穿上了瑶家的礼服,只是因为各自喜欢的不同,选的礼服也略有不同。雒雪给韩桐和四个丫头也都分别画上了五毒虫和符文,大家以为是这样更像瑶族人,其实,汁液里都加了药粉,不仅可以防毒虫,还有一种特别的用途,可以留下气味,毒虫组成的符文在真正的巫师眼里是能看出门道的。雒雪没有多说,这原本就是个威慑,遇到有心人设的危险,并不能阻止。韩守中也乘机乖乖的伸出手臂,“给我也画一条毒蛇,和你的一样就行。”雒雪微笑,“幼稚。”

  “韩大叔是在撒娇吗?”咬咬歪着脑袋。韩守中面不改色,“咱们不是一伙的吗?当然要一致了。”大家都暗笑,韩江韩桐虽然已经被主子屡次惊到,但这样调皮还是头一次,心头都有点微酸,有点喜悦,终于见到郡王这么自然地真情流露。

  一行人到广场看祭礼。广场人山人海,节日盛装的人不计其数,不仅是瑶族,还有许多其他人士。中午众人到了酒楼休息吃饭,雒雪已经兴致缺缺,咬咬还在兴头上,韩守中让韩桐陪着雒雪休息,自己带着咬咬继续玩乐。夜幕降临,整个广场却被火把照的如同白昼,跳舞的人还在不断增多,雒雪真的佩服这些人的体力,看样子,半夜也不会停歇。还是等的有些不耐,带着韩桐去找咬咬,在广场绕了一圈,看见韩江跑过来,带着她俩走向一个大火堆,咬咬正和一群小姑娘,小男孩围着火堆跳舞,脸被火光映的绯红,眼睛闪亮,笑的眉飞色舞,煞是好看。旁边是一个巨大的古树,韩守中飘然落下,伸手揽住雒雪的纤腰,带着雒雪飞掠在古树中间一个巨大的枝桠,两人并排坐下,居高临下的看着整个广场的各种活动。雒雪发现这里的确是看着咬咬最好的地方,又不受广场喧闹的影响,若近若远的歌舞声,鼓声,欢笑声,让人从心底觉得繁华温暖,侧脸,看见韩守中狭长闪亮的星眸正眨也不眨的看着自己,炽热悠长,不禁觉得这目光是如此的熟悉,有点慌,赶紧问道:“你在这里很久了吗?”

  “这里视线最好,可以看到整个广场的情况,这里的风俗和歌舞也很有趣,倒是不无聊,只是难免有置身红尘外的感觉。你看,那边都是双双对对的在跳舞,而那边是些没有目标,正在寻找目标的年轻人;再看那边,都是一个族群一个族群的在跳舞,而那边都在跳的是祭祀谷神的舞蹈,还有湖边那是正在对歌抛花包的年轻人。“

  雒雪随着韩守中指点,看着各种各样的场景,每一处都是那么生气勃勃,欢乐祥和,真有置身世外桃源的感觉,忘记了一路辛苦,明天仍要奔波。只想停在当下,感受着生活的滋味。

  终于,盘王节到了尾声,大家形成了巨大的三个圆环,整齐划一的和着鼓声围着篝火跳着舞,雒雪和韩守中虽是旁观者,却也兴致勃勃,雒雪看到咬咬和韩江拉着手看向自己,向自己不停挥手,“我们也去吧”韩守中牵起雒雪的手,飞掠下树,雒雪牵起咬咬,加入到众人的行列,韩江向韩守中点了点头,离开了,雒雪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圈了,但大家仍然口中打着呼哨,欢快的跳跃,突然远处天空飞出了烟火,大家都看向烟火,韩守中抱起咬咬,牵着雒雪,“咬咬,是韩江叔叔准备的,他说你一定喜欢。”

  “真的吗?好美呀!这一天太高兴了。我一定不会忘记。娘亲,我好开心,你开心吗?”

  “嗯,跟咬咬一样开心。”雒雪看着满天像流星一样夺目的烟火,身边的男子目光闪亮,温柔的望着自己,感到自己的手正被一只温暖干燥的大手紧紧包裹,手掌微硬,掌中有着常年握剑形成的薄茧,不知不觉心也被握得紧紧的,心头的蛊虫微微活跃,是感到自己的情绪了吗,还是在呼应另一人心头的蛊虫。

  已经离开苍梧城几天了,咬咬和小丫头还沉浸在盘王节的欢庆中,一路上,倒是有一些瑶人和他们一样,向着西北方向前进。咬咬记起《山海经》提到的西北面的堂庭山,有神话中的旋龟,据说大禹治水就是旋龟身负息壤,治水而成,又听说那里还生产水玉,有避火之力。再往西北就到了招摇山,那里还有一种仙草叫祝余,吃了就不会感到饥饿,还有一种迷谷的树,会让人不会迷路,还有能预测未来的白猩猩,还有好多谜一样的东西都让咬咬执意要去看看,即使什么也没看到。韩守中和雒雪看她兴致盎然,也不忍扫了兴,只好重新作了安排,让韩桐带着几个小丫头和行李去江都城等着,韩守中带着雒雪、咬咬和韩江四个人向堂庭山进发。

  已经进入堂庭山好几天,雇用的瑶家师公都已经不肯深入,四人告别了瑶家师公,拿着地图继续向前摸索。可是,除了有很多野兽和各种蛇类,原本想要见到的旋龟、水玉根本不见踪迹,水玉倒是有人在卖,可是还没有在苍梧郡买到的好,白天晚上毒虫、毒蛇颇多,休息不好,咬咬累得眼睛下出了青影,还不肯歇脚,最后韩守中和雒雪两人轮流背一段,抱一段,韩江在前面探路。

  在第十天的下午,终于在穿过一片小沼泽来到一个湖边,沿着湖向上爬了一段,有了一小片开阔的平地,前面马上就要进入密林,韩守中和韩江赶快把这小片开阔地拾掇出来,雒雪把咬咬放下,撒了防蛇虫的药,又用火烧出一片空地,铺好了一整张皮子,安置咬咬休息,韩江去打猎,韩守中去湖边灌水,打些柴。雒雪在空地边上布置阵符,刻画一些符文,洒一些药粉。咬咬休息了一会,就从韩江放下的背篓中取出一个不大的铁锅,从旁边搬来三块石头,摆好,把锅架上,又拿出烈酒,和一些调料、干粮,准备晚饭。咬咬远远地看着娘亲画符,自己也学了一些简单的,但是还不能御敌,自己也可以调用火元素,但远远达不到攻击的作用,自己着急、羡慕也没用,于是开始入定练功,这样不仅增长内力,还可以很快的恢复体力。等咬咬睁开眼睛,已经是夜幕降临,韩江和韩守中一个添柴,烤野猪肉,另一个在烤鱼,锅里是香味四溢的鱼片粥,娘亲正在远处发出嘶嘶声,原来草丛里是两只蝮蛇,其中一只已经高高的昂起了头,做出了攻击状,另一只只是原地盘旋,咬咬吓了一跳,拽拽韩守中的衣袖。

  “不用担心,你娘亲会饲蛇,不会有事的。”说着放下手中的鱼,盛了一小碗鱼片粥递给咬咬“小心烫”。

  咬咬看手中的碗竟是一小截竹筒,从自己的随身荷包中取出一个油布包,里面是一个小银勺,带着链子的小银筷子。韩守中把烤好的鱼肉剔到劈开的竹筒,韩江用刀子也剔下熟的野猪肉,咬咬吃的很斯文。

  “好吃,还是热饭好吃啊,肉也比牛肉干好吃。娘亲吃了吗,她又会一样我不会的,我要娘亲交给我,带着一群蛇玩也蛮威风的。”咬咬看远处的娘亲已经把准备战斗的那条蛇制服,那条蛇缠上娘亲的手臂,竟然比胳膊还要粗一些呢,娘亲拿出一些饵料,抛洒出去,两条蛇吞掉,嘶嘶吐着信子,游走着离开了。

  “咬咬要是带着一群蛇,还哪有小朋友跟你玩?”韩江打趣她。

  “对哦,不过还是要学,不拿出来吓唬他们好了。再说,小朋友什么时候才能见到,我们已经很久没见过活人了吧。”

  雒雪看着两条蛇离开,回到火堆前,“恢复一些了没有,要快点吃,这两条蛇不敢留在这里,似乎害怕什么,如果蝮蛇都害怕,那肯定不是善类,我们吃完赶快离开。”

  “娘亲,我还想洗澡呢,好不容易有个湖。”咬咬嘟起小嘴巴,这一路太艰辛,洗澡什么的都被忽略了。

  “那湖水里鱼比较少,不是连着什么地下河,有可能会有大型的鱼类或者水兽,还是先离开,等到安全的地方再说吧。”韩守中拍拍咬咬的头顶,安抚她。

第七十七章 欢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章节举报